文學.藝術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時間不留痕的13点(李志清)

「13」,燦爛驕陽,說的不是下午的太陽,是我們的「珍姐」─李惠珍。上世紀七十年代,在香港男性剛陽的漫畫圈裏,大紅大紫,巾幗不讓鬚眉!她的漫畫角色服裝花枝招展,令人目不暇給,無意間竟啟發了不少早年本地的時裝設計師!

人說真正認識一個人,莫過於一起去一趟旅行吧!二○一一年藝術中心邀請我們一班漫畫家去了法國安古蘭國際漫畫節,美麗的小鎮風情,認識珍姐多年,到這年才熟絡了。活動結束後返回巴黎,幾位臭味相投的聚在一起,到處遛達,在聖圖安跳蚤市場,珍姐和我比跳蚤更雀躍,不停聽到珍姐的女兒Tina拉媽媽叫嚷:「這個不要買喇,帶不回去啊!」、「您不是有了嗎?」母女倆的身份好像對調了!在一個小攤檔,找到了上世紀印刷用的鋅版,上面刻美麗的漫畫圖案,從前印刷用字是執字粒,圖畫用的就是這個,珍姐和我發瘋地每人選了多件。一轉身見到一疊老明信片,滿紙平民百姓情感往來的歷史痕跡,我們興奮地挑選,她不停問我,這張好嗎?那張好嗎?忽然覺得,眼前的是一位天真無邪的小女孩!離開跳蚤市場,我們又拿地圖碰碰撞撞,找到一間修理洋娃娃的老店舖,裏面都是眼睛、手手腳腳等千奇百怪的娃娃零件,她的表情完全就是從藏寶地圖找到了寶藏的那個樣子!

第二晚,我們約了旅居法國的朋友綠騎士與劉雲傑,到訪一位也是定居法國的前輩清河,清河原名張漢明,上世紀的香港漫畫家,後來轉畫油畫,題材以戲曲為主,養民初的那一份秀氣,清河的家滿屋都是古董、油畫、戲曲面譜,露台外種滿仙人掌,高至天花,蔚為奇觀!一桌芝士、紅酒、法包,談天說地,清河的法國男友人是研究中國戲曲的專家,說到戲曲劉雲傑興酣酒濃,高歌一曲任白的《劍合釵圓》,先用平喉唱:「霧月夜抱泣落紅,險些破碎了燈釵夢……」然後一轉子喉: 「處處仙音飄飄送,暗驚夜台露凍……」大家都驚為天人拍爛手掌,從此任白的一縷幽情在巴黎的民居內繞梁不散,清河的男友人色迷迷地整夜看劉雲傑,我真箇暗驚夜台露凍……

二○一二年香港市區重建局邀請珍姐、黃照達和我三位,為中環街市外牆設計繪畫一件公共藝術,珍姐負責域多利皇后街,黃照達負責皇后大道中那一面,我負責租庇利街,而德輔道中正門,也是由珍姐和我合作。為了這個計劃珍姐在中環跑上跑落四處搜集資料,感受到她工作態度的認真,中環是迷人目眩的金融中心,而街市卻是平民百姓最親切的地方,廟堂內的市井,巴洛克風格實用的建築四四方方像一頭巨獸!我圍繞它走了多圈,租庇利街那一邊有許多白鴿,街道停放很多車輛,比較狹窄,不宜遠觀,我的設計是由舊至新的人文風情,由中至西的生活細節,人物一比一的比例,跟路人並排而行,人畫合一,恍如走進畫內,走入百年歷史當中,完成後偶然走過,見許多市民以此取景拍照,數年間在中環的朋友看到都跟我說有趣,甚至有餐廳、建築商因此找我合作差不多的項目,那些當然就小規模得多,中環街市這個應該是香港最大的公共藝術設計吧!已經成為了香港的一段歷史!實在感到榮幸!更榮幸與珍姐有過這樣的一次合作!

藝術貴乎真!珍姐的童真,背小背包,眼睩睩蹦蹦跳的形象,我一直深受感動,偉大的藝術家都是白髮學童,一生不斷學習,不恥下問,每一刻都充滿好奇心,「大成若缺,其用不弊」!擺出一副專家姿態的,都已經太圓滿了吧!還有什麼進步的空間呢?

我心中的珍姐臉上永遠帶陽光,珍姐,祝福您!

(作者為香港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