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無形的鞭子(林青霞)

董橋從來沒有對我說過重話,平常跟他吃飯他都是禮貌的聽人講話,自己不太發言。某一個星期六中午,我們在陸羽茶室吃午飯,說到我第一本書的新書發布會,他嚴厲的說:「你不能稱自己為作家。」我囁囁的說:「我只是在台上跟馬家輝開了個玩笑。」他臉上不帶笑容的:「開玩笑也不行。」我知道他是愛之深責之切,立即不敢出聲。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