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小朋友境界(李志清)

昔日的兒童刊物,除《兒童樂園》之外,還有《樂鋒報》、《世界兒童》、《少年樂園》、《小良友》、《小朋友畫報》等等,如《小朋友畫報》一九五九年創刊直至一九九二年停刊三十三年間也出版超過七百多期。

從前我們叫小孩作「細路」、「細路仔」或「細路哥」,李小龍就有一套叫《細路祥》的電影,印象中那年頭叫「小朋友」的不多,這個稱呼是較後期的事,斯文了,感覺對小孩也多了一份尊重。小朋友的「朋」字像漆黑的夜空中兩輪月亮互相扶持,又像兩條火車路軌,共同走向未來;朋輩的「輩」字就更像是火車在路軌上,轟隆轟隆地前進。

那時候物質匱乏,不像現在的小朋友有手機、電子遊戲消閒,玩物都是從大自然中來,上山下海,樹上溪澗,連火車路軌也成為孩子們的遊樂場。

由羅湖至尖沙嘴,整條路軌少有欄柵,一般人隨時可以走在路軌上,大圍與沙田之間更有一段火車與汽車交疊的交叉路,火車駛進時會發出叮叮叮叮的警示響聲,提醒路人及汽車小心避開,然後落下欄柵,讓火車轟然走過。我們兒時經常由大圍走至馬料水,在路軌上遊玩嬉戲,掉石頭,不識死刻意在路軌上一下,表現自己勇敢過人,待聽到隆隆聲,火車接近才姍姍然跳開,險象環生,簡直就是浪漫青春電影的一幕。當然,那時候的火車速度其實並不太快,更有小孩把銅幣放在路軌上讓火車輾過,壓成一片薄薄的橢圓形又有少許弧度的獨特飾物,從沒想過會有導致火車出軌的危險,造成大災難。

 

豐子愷除了畫名超著外,他的散文亦十分出色感人,跟他的畫格一致,不花巧,實實在在的情感,平平淡淡像一杯清茶,愈讀愈有味道,齒頰留甘,其中一篇題目為〈車廂社會〉,講述了他自十六七歲起,第一次乘火車開始,經歷三個時期的心境,覺得可憐、可笑、又可悲。初乘火車是新奇事物充滿樂趣,之後乘搭多了,一切風景都看厭,反而覺得乘火車變成討厭事,上車後只會埋首閱讀,之後心境又變,看厭了的東西也重新有着意義,彷彿返老還童。這三個階段可放在人生的許多事情上,比如交友、學習、旅遊,英雄慣見亦平常,任何事物開始時都新奇有趣,看得多便麻木了,甚至拍拖、結婚。初時戀人熱情如火,漸漸平淡下來,必然會轉入第二階段,此時最怕那個「小朋友」出現,令情感列車出軌,其實能夠達至第三階段才最困難,幾許無緣「返老還童」,懂得重新欣賞初心。禪宗裏有三種境界:「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還是山。」再見的山雖然是同一座,情感的境界已經不一樣。

純真可愛的小朋友會漸漸變成老氣橫秋的老人,能夠返老還童的更覺可喜,若是沒有這份覺悟,還不如交棒下放,讓生命軌道循環不息……

火車快飛  火車快飛

穿過高山  渡過小溪

不知跑了幾百里……

搭到家裏  搭到家裏

媽媽看見真歡喜……

(作者為香港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