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疫情中的苦樂與書寫(金耀基)

己亥(二○一九)晚秋,杭州的西泠印社與香港的集古齋為我在西湖孤山舉辦了《西泠翰墨緣》的書法展。返港後,直到己亥歲末,我真享有了一段雲淡風輕的時光。不意,庚子(二○二○)春初,風雲突變,新冠肺炎轟然逼臨。一月下旬,武漢封城,全國倉皇抗疫。香港亦瞬間淪為危城,海空交通,戛然停頓,城之中,人人如驚弓之鳥,家家閉戶,足不出門,非不得已外出,則必戴口罩。路上所遇者皆不辨面貌,偶見熟人,只抱奉示禮,匆匆別去。二三月間,新冠肆虐已遍及歐美澳諸大洲,全球幾已無倖免之國。歐洲意大利、西班牙等國,疫災之烈,鬼哭神號,慘不忍睹。斯時也,維港兩岸雖燈光璀璨依舊,夜色卻是一片淒清。通衢小巷,人影稀落,寂然為死城。東方之珠的繁華景象,恍惚如夢矣。在一連串鎖國封城下,日本的奧運會被迫延期,美國NBA宣布停賽,世界已大半停擺,出現了上世紀七十年代以來經濟全球化的大逆轉─「去全球化」。此對世界經濟之衝擊既深且遠,一個新的全球經濟秩序勢將來臨。最可眼見的是旅遊業的全面崩散,酒店十房九空,大堂冷冷清清,不聞人語。政府、公司、學校都一一轉為網上作業,虛擬社交Zoom Meeting頃成風氣,生活方式悄然轉型,人間已換了面目。香港在時序上是春季,但一直到暮春時節,人人都在「苦待春來」,而春始終不至。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