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蕭邦前奏曲──萬花筒中的天堂與地獄(陳廣琛)

傅聰先生逝世後,我不免沉浸在他的錄音中。這段時間反覆聆聽的,是他演奏的蕭邦前奏曲。某種意義上,這可算是蕭邦的巔峰之作。與馬勒、布魯克納這種擅長寫大型交響曲的作曲家相比,蕭邦走的是相反的路子。他雖然有奏鳴曲、協奏曲這類多樂章的作品,但更多的是短小的夜曲、瑪祖卡、練習曲等,長度大多不過三五分鐘。詼諧曲、敍事曲十分鐘左右的演奏時間,已算是大型構思了。這些作品很適合在音樂會上以各種順序來編排搭配,就像各種顏色形狀的寶石,串成風格變化多端的項鏈,給予演奏家很大的發揮空間。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