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黃河之心》(馮大中)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我曾約好友李存葆先生赴黃河壺口采風夜過太行山。我驚歎太行山之巍峨,更為黃河壺口瀑布奔騰的氣勢所震撼。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