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藝術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大 哥(金聖華)

每次收到大哥的信,看到信裏對我的稱呼—小妹妹,心頭總是感到暖暖的,彷彿霎時間回到了青蔥歲月,自己還年幼,正蒙受兄長呵護備至的照拂、關愛,我們仍然生活在一起,在同一個屋簷下起居飲食,為同一件有趣的事開懷,同一樁揪心的事發愁,日子過得理所當然,根本想不到有一天我們會長大,有一天我們會分開,從此天各一方,相距萬里,唯有靠鴻雁往返,才能稍解思念之情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