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書訊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博物文化旅途上的沈從文

沈從文作品研究代不乏人,知名者如凌宇、王潤華、金介甫等,為探尋作者廣闊的湘西世界,展開了不同的論述。處於現代文學眾多意識形態割裂並進的時期,沈從文以其「京派」思維和「獨斷」的視野,儼然成為當時重要的文論家。

陳慧寧博士主力現代文學研究,她第一本沈從文論著正是關於沈從文的文學理論,如今再接再厲,將視野聚焦於沈氏的遊歷和文物研究上,以此作為框架,審視其小說創作的精神。全書共六章,其中〈沈從文的博物文化之旅〉一章勾勒出沈氏在中國服飾研究背後的藝術人格,解釋了作家如何把握和展示文物與文學所共通依存的樸素美和人情的真。〈沈從文和歷史博物館〉一章則從作家在川江的體驗貫串他文物研究的心路歷程,印證作家雖經受「沉默」、「改業」的現實,接近了「運動中的自然」,可與他早年寫作《邊城》等一系列表現湘西「風景畫」的心境遙相呼應。由此歸結到〈對沈從文的別一種理解〉,印證沈氏為人樂道的「貼着人物來寫」、「創作與水的關係」等創作觀念與其生命體驗息息相關。

此書附錄部分收了討論魯迅、周作人、林語堂等作家的文字,在〈魯迅《祝福》中的我〉一篇,她不僅借「隱含作者」的觀念申明「我」的虛擬身份,還指出魯鎮是體現祥林嫂受虐悲劇的空間,見解精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