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他走了,再沒有第二個──記黃霑(何冀平)

這些年靠「寫字為生」,已經很少是情之所至。文字自古是表達情感的,為了值得表達的人。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