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1-2-26
二〇二一年三月號
理查.史特勞斯愛好者的黃昏──記黃牧(路德維)

二○一三年,一位年長的人文學科教授因太太得了重病,心情很受折磨。見他終日愁眉不展,我便主動帶他外出,藉以分散他的注意力。有一次邀請他去聽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會,碰巧曲目包括理查.史特勞斯淒涼的晚年作《最後四首歌》(Vier letzte Lieder)。動人的演出對我朋友更是打擊,他聽後很是抑鬱。年少氣盛的我希望他能跳出心理陰霾,立即大言不慚地刺激他,說《最後四首歌》是老人的色情物品(The Four Last Songs are old men's pornography),着他不要沉迷。他聽後當然非常不高興,大罵我什麼時候才會懂得欣賞世界的各種事物,只是沒有跟我絕交。之後跟他見面,他雖已釋懷,但多次說永遠不會原諒我對《最後四首歌》的描述。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