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人物
2022-10-28
二〇二二年十一月號
誰識歲寒心— —悼念李怡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歲是我人生急轉彎的標誌牌,就像解不開的記憶繩結,串聯着前半生與後一半。而香港是命運扁舟短暫繫纜的埠頭,那時寄身西貢區黃麖地背山面海的一間村屋。苦夏逼人,心情抑鬱無法讀書,只亂翻報刊。不經意從《九十年代》雜誌讀到李怡,文人讀文別有心得,李怡的思想超越彼時各種驚悚流言,筆鋒刺穿龍鱗,直達深部。更觸動我的是,無論作者之堅持抑或反對,字裏行間都看得出真誠。我於是記住了李怡。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