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專稿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李麗華終身成就獎之風波及其他(吳思遠)

閱《明報月刊》七月號江青小姐寫的〈小咪姐李麗華〉,引起我一些回憶,也可以說是遺憾吧。余生也晚,未有機會和小咪姐合作,但她的大名我輩電影人如雷貫耳,是大家心中的巨星、偶像。能和她沾得上一點點關係的是當年我還在南國實驗劇團編導班受訓時(一九六七年),教編劇的丁善璽導演組織所有同學去大配音室唱「喃嘸阿彌陀佛」為李麗華主演的《觀世音》影片配背景聲,不停重複唱,大銀幕上不斷循環放映小咪姐畫面片段,她的氣勢,她的眼神,她的舉手投足,無不令我等同學佩服得五體投地。我心想,這才是巨星的風範。當時也沒想到數十年後居然會為小咪姐的終身榮譽事情奔走呼喊,來往於港台數次。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