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專稿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周年之雪》落在哪裏?──首屆薩拉.麥克奎利國際翻譯詩歌獎獲獎感言(楊 煉)

我曾經把自己的「詩學」概括成三句話:必須把每首詩作為最後一首來寫;必須在每個詩句中全力以赴;必須用每個字絕地反擊。詩人的寫作像跑一場馬拉松,但這還不夠。我的馬拉松,要始終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刺。每一步是一首「最後的詩」,它像一道斷崖追着我:後退無路,只能前行。寫下每個字,都是一次「從不可能開始」。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