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專稿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用生命寫作的人──名家歲月留痕(嚴家炎)

我與潘耀明先生相識於一九九二年秋天。我到香港中文大學訪學,金庸先生得知後,委派潘耀明來接我去他位於香港太平山麓的家。我們相談甚歡,潘耀明則謙遜有禮地坐在一旁,始終面帶微笑。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