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資訊
2015-12-2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號
死亡帶來的再生 (苗延琼)

  存在主義治療大師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提及人有四項終極關懷:死亡、自由、孤獨和人生的意義。人會因「存在」而產生焦慮,是意識到二次元對立的「不存在感」而感到恐懼、虛無,因此,「死亡」公認為最明顯的終極關懷。

認識朱小姐,是經過腫瘤科同事的轉介。半年前,她確診患上第三期乳癌。

朱小姐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學教師,一直全身投入工作,至今仍然單身。數年前,她母親和姊姊先後因乳癌逝世,現在她是獨居。

朱小姐步上了母親和姊姊的後塵,她曾目睹她們臨終前所飽受的煎熬。只是當時她們還有自己,而自己卻孑然一身,處境孤立無援。

朱小姐做了手術後,又接受了化療和電療,因為失眠和焦慮,轉介來看我。我看了朱小姐兩個月後,情況看來穩定。直到有天早上,我一踏進辦公室,同事就跑來告訴我,朱小姐昨天從自己住所十樓一躍而下,企圖結束生命。「啊!天啊!」我大叫起來!

幸運的是,朱小姐「奇迹」地並沒有摔死,因為她被三樓的晾衣架接住了,她只是有些骨折和皮外傷。

之後的日子,朱小姐臥病在牀,動彈不得,我要到骨科病房看她。

起初,朱小姐一見到我,就把臉別過去,對我非常冷淡。她敷衍我說,往窗外曬晾衣物時,一不小心而造成意外。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精神科專科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