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資訊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附錄:問題域中的《紅樓夢》「大問題」 (節錄)(梁歸智)

周汝昌自號「解味道人」,並解釋說,意思乃「解(曹雪芹和《紅樓夢》)味道的人」,而不是「解味」的「道人」。紅迷們則稱周先生為一生癡迷《紅樓夢》的「癡人」和「玉人」。他的確一生都沉浸在《紅樓夢》中,一生都在嘗試與曹雪芹作心靈對談,與「畸人」劉再復先生讀紅講紅乃源於「生活下去、燃燒下去、思索下去的渴求」異曲同工。學術的深度與思想的力度密切相關,而思想的力度又常常建立在生命體驗的厚度之上,當然還有藝術感悟的敏銳度。本文以「癡人」、「畸人」、「秦人」與「乖人」的紅學研究作比較對照,透視異同,突出「大問題」的思考,呼籲更多「生命的閱讀與靈魂的閱讀」,提倡把考據、義理、辭章也就是史、哲、文互相結合,或者說讓「邏輯分析的實在性真理與非邏輯非分析的啟示性真理」融為一體,使曹雪芹這位「『創教』英雄哲士」及《紅樓夢》的「哲學大自在,文化大自在」發揚光大,行其正道,讓賈寶玉的眼睛這「中國文化中對生命之質具有最高敏感的眼睛」真正成為「奠定中華民族未來審美的最好基石」,成為中華民族「深廣的精神天空」,也算對廿一世紀第一個十年紅學與《紅樓夢》研究一種角度的觀照,以及對未來紅學發展方向的企盼吧。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