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資訊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哥倫布發現新中國

早前看完曹雨的《激辣中國》,衷心認為值得向大家推介。最初購入這書是因為台灣出版社以「全部取代」功能將書中所有「大陸」變成「中國」,鬧出「哥倫布發現新中國」和「歐亞中國」等翻譯災難。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後,出版社決定將書籍回收,但幸運地我仍能在回收前買到一本錯版。

翻譯災難的確好笑,我也是抱着恥笑和留記錄的心態購入這書,但看完之後,覺得除了「中國氾濫」和莫名其妙的錯誤排版之外,作者寫得不錯。

作者曹雨是歷史和人類學出身,目前在大學擔任研究員,他有其他學術專著,但《激辣中國》目標讀者是大眾,因此全書行文簡單易明,中心思想亦頗為有趣。

首先就是吃辣並不是中華傳統,因為哥倫布發現新中國……不,發現新大陸之後,亞洲才引入辣椒,因此假如你看穿越劇,劇中主角竟然可以吃辣的話,那一定是時空錯亂或編劇精神錯亂。

辣椒進入中華社會後,最初竟然被當成觀賞植物,因為沒有人知道這種奇怪的紅色東西,竟然是可以吃的。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貴州有人嘗試吃這些觀賞用辣椒,辣椒才變成食物廣泛傳播,甚至成為現代華人的國民美食。

華人熱愛辣椒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窮。最初辣椒是為了代替珍貴的鹽,而被窮人當成調味料帶到餐桌;近代辣椒受歡迎,則是因為辣味食物製作成本低,容易大規模生產,因此便成為了快餐和零食的首選食材,讓麻辣米線和劣食辣條遍地開花。

作者提到一個頗為有趣的比喻:薯仔本來是西方社會低下階層食物而不被大眾接受,後來卻因為美式快餐文化興起,令薯條等薯類食物普及;在中國,辣椒就是中華兒女的薯仔。

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在此書最後引用「被發明的傳統」,說明很多辣味食物都是發明出來的,只是借用了雲貴川之名:川辣米線不一定來自四川,雲南米線也不一定來自雲南,正如蒙古烤肉是台灣菜,揚州炒飯是在廣州和香港起源一樣。

譚仔三哥在日本開設分店後成為熱門餐廳,聽說至少排隊一小時才能入內進餐。不少人覺得這是香港軟實力的發揮,但面對開心事,自然有人潑冷水。有人認為,譚仔是雲南食物,和香港人無關,甚至說香港傳統不流行食辣。

但明顯,脫胎換骨自車仔麵的譚仔,當然是在香港發明出來的「傳統」,雲南只是借用的名字而已。在雲南,根本不會找到像譚仔的餐廳。難道,美國冒險樂園來自美國嗎?

說回正題,《激辣中國》原書稿中有〈辣椒與紅色革命〉和〈大破大立〉兩章,講述中共建政及文革時期飲食文化被破壞的問題,卻被中國出版方刪除;台版出版時,不止被刪去的章節沒有補回,還鬧出這個翻譯笑話,令人無奈。

不知道,他日台灣方重新出版《激辣中國》時,有沒有機會讓失落的章節重見天日呢?到時,多買一本《激辣中國》也是值得。

(作者為REFRACT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