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12-6-2
二〇一二年六月號
由貧富懸殊引起的革命與迷失 (堅 妮)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你方唱罷我登場的大戲終於落幕,不須等看共和黨大會提名,羅姆尼已經被公認是十一月和奧巴馬打擂台的對手。旁觀過去一年多來美國媒體的報道,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美國人對貧富懸殊的關注熱度,在奧巴馬執政期間持續穩定地增長,一方面是民主黨和奧巴馬政府要推行政府干預政策,高叫維護窮人利益,人們佔領華爾街,要求限制金融集團和富人的特權和既得利益;另一方面是茶黨和共和黨極右派擔心美國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精神被奧巴馬這個「共產主義」分子破壞劫持,把趕奧巴馬下台看成是維護美國憲法和建國基本綱領的鬥爭,因為他們骨子裏不相信均平,也不認為美國存在導致國家衰敗和倒退的貧富分化問題。這和太平洋那邊中國發生的「唱紅打黑」運動和最後所發生的政治鬥爭(雖然中美兩國有極其不相同的政治體制),居然有異曲同工之妙:圍繞社會兩極分化而發生的輿論攻勢和權力鬥爭,在兩個不同的國度平行發展。想到此,不禁莞爾。

美國人「理應享有」意識高漲

  因為美國特殊的開發建國歷史,美國人尊重個人權利,崇尚個人奮鬥和成功,均平和仇富在美國人的文化心理中沒有歷史淵源也不佔據主要地位(推翻奴隸制度與人權平等的建國精神相一致)。這和中國多次改朝換代是以農民起義和用均平口號號召推翻現行統治(包括共產黨一九四九年革命的成功)有非常不一樣的歷史軌迹。但是,自從美國國運最近幾年發生阻滯,中產階級江河日下,日子越來越難過,美國人維護和反對「理應享有」(Entitlement)要求的爭論卻越來越激烈。無論從各種統計資料和表面現象來看,美國人的貧富距離確實是有所拉開,但同時美國人的「理應享有」意識也是歷史性的高漲:在全民失業率超過百分之十的同時,聯邦政府公務員認為他們的鐵飯碗、高福利和退休優厚待遇不可碰;不願意工作的人認為政府應該保證他們的醫療保險和救濟收入;大學畢業生認為給安排他們就業是政府天經地義的責任,而要他們負責嬰兒潮一代退休的福利則是不公平;為人父母的不認為自己應該承擔兒女日益升級的高等教育學費;退休老人認為國家應該保證他們的生活素質不受經濟蕭條的影響……。這塊大餅有這麼多人要分,誰來繼續烹飪擴大這大餅呢?政府官僚機構的大爺們在為他們自己的加薪和福利鬥爭,華爾街和跨國公司的老闆們為了逃避稅收和降低生產成本,把公司和就業機會都安排到海外,好處都給了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人民。美國的資本主義集團和中國的社會主義集團聯手對付美國勞動人民,陷美國勞動人民於前所未有的經濟困境;而太平洋這頭,中國的左派們竟然毫不領情,高叫要阻止跨國壟斷資本入侵剝削中國勞苦大眾。中國有魄力的政治家繼承父輩的革命傳統,及時利用左派為民請命的要求,打出「均平」的旗幟,不許帝國主義入侵,在中國開展轟轟烈烈的「唱紅打黑」二次革命。

要均平,首先要均權

  中國人仇富不奇怪,因為從來就有水滸梁山泊好漢打土豪均貧富的歷史習慣和文化傳統,而且好漢們奪來財富都是開倉分糧,所以他們相信,現代好漢們會有一天將撤到海外隱瞞的資產,投資回到改善人民生活的革命事業來,好漢們送孩子上西方資本家開辦的私立學校,也是為了培養革命接班人的千秋大業。中國老百姓從來就是最通情達理的,只要好漢們給他們蓋上廉價公寓,通上電氣,把街上毛賊和煽動民心的線民一網打盡,他們才不管好漢們從國庫裏拿了多少錢出來給百姓辦事,自己吞掉多少,哪怕是一比十的比例,也比一分都沒有好,對不對?或許中國老百姓還缺乏納稅人意識,不懂得政府官員操縱的財富其實是由老百姓納稅積累,財富應該被公開監督,官員應該由老百姓來選舉罷免。

  不過,話說回來,美國人已經有多少年的民主政治選舉監督制度和傳統,怎麼也會讓兩極分化入侵,引發均平要求?目前,兩國的政客們都為「均平」的問題困擾,而當大家都要致富時,哪裏來的這麼多資源滿足十幾億人口的高消費要求?是否太平洋兩岸這兩個富有大國要向印度洋那邊的印度人民看齊,人家安貧樂道,既不爭相比富也不鬧均平,在古老文明的宗教文化斜陽下過着懶洋洋的日子,沒有汽車可以用毛驢單車代步,你要改造我的貧民區我還嫌你破壞我的生活氣氛。

  對老百姓來說,最要緊的是別忘記歷史教訓,多少革命是打着仇富均平的階級鬥爭口號開始,但是沒有一次老百姓是因為革命成功而致富,致富的都是掌握權力者。所以,要均平,首先要均權,不能讓少數人在沒有媒體和民眾監督的情況下運用權力,美國的政治制度今天也一樣面對權力過於集中和被少數人的利益集團操縱的新局面,更別說中國了。

  (作者是旅美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