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5-29
二〇二〇年六月號
重啟經濟非易事(曾淵滄)

目前,世界各地政府都在為如何重啟經濟而煩惱,新冠肺炎使許多國家與地區實施封城、封國境界、禁聚令、禁足令、居家令等,禁令使全球經濟停頓、工廠停工、學校停課,失業率創多年新高,已接近上世紀三十年代大蕭條情況,再不重啟經濟,失業率恐怕會比當年大蕭條時更嚴重。

政府津貼企業繼續聘用員工

為了舒緩經濟衰退的痛苦,世界各地政府都推出紓困措施,也狂印鈔票。不過,儘管政府努力派錢,失業率依然不斷上升,除非政府百分百地為企業裏所有員工代付工資,否則依然有企業選擇裁員。理由是一日不重啟經濟,企業根本沒有工作讓員工復工,企業在計算得失之後,仍然會選擇裁員,他們認為裁員更符合企業的利益。舉個例,香港特區政府津貼企業繼續聘用員工,每月補貼員工薪酬的百分之五十,為期六個月,以每月九千元為上限。對企業而言,那些月薪少於一萬八千元的員工,政府津貼百分之五十員工薪酬,但月薪高於這個水平者,政府津貼的薪酬比例就相對低了。如果員工月薪五萬元,九千元的津貼只佔五萬元的百分之十八,雇主還得支付四萬一千元,如果企業完全停頓,沒有工作可做,企業會否白白地每月支付四萬一千元給月薪五萬元的員工?因此,一日不重啟經濟,裁員、失業問題則永遠無法解決。

上世紀三十年代,全球大蕭條,失業率非常高,當時有位英國經濟學家提出一個理論,他認為政府可大量雇用工人開工,付薪水給這些人,這些人就有工作了。但今日情況不一樣,疫症使政府也無法提供工作給失業者,因為這群人一開工,疫症就有可能再爆發。

供應鏈中斷與停工問題

另一個嚴重的問題是過去多年全球一起推動的全球一體化,在疫情打擊下,出現了供應鏈中斷的問題。以中國為例,今日中國內地疫情受控,幾乎已經全國復工,但依然有些工廠因為供應鏈出了問題,開工所需的原材料、零件因其他國家停工而無法供應,也因此而停工。若中國工廠不復工,就有另一些工廠因這些工廠無法提供零件而跟着停工。還有,失業情況使全世界的人開支減少,各種各樣工業產品與服務的需求下降,這也影響了工廠訂單。除了製造業,旅遊業所受的打擊相信更嚴重,封城令與十四天的隔離檢疫使全世界旅遊業停頓了,航空公司客運量下降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酒店除非被當地政府徵用為隔離檢疫房間,否則十房九空。疫情一日不受控,重啟經濟是很不容易的事。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