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滬上五六月再觀疫(曹景行)

因為新冠疫情延續回不了香港,只能繼續待在上海。即使港人入境居家隔離規定七月七日期滿後不再延續或放寬,回上海還是要住進指定酒店集中隔離觀測十四天,而且上萬人民幣的食宿費用須自理。想想回香港只是看醫生做常規檢查,手邊存藥還可以對付一陣子,沒什麼大問題就再拖一兩個月吧。也不知夏去秋至全球疫情會不會緩解,只希望內地與港澳之間盡早恢復正常往來。這半年被疫情弄得實在很不方便,一定有許多人比我受困更甚。

新冠疫情發展到今天為禍之烈、影響之大,誰也不曾料到,大概也沒有人知道未來又會如何,什麼時候差不多可以收尾。更叫人擔心下一次病毒災難會不會來得更快、更猛、更難對付?又是誰也不知道,包括專家!這次全世界都吃了大虧,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開始時只以十七年前的非典疫情為參照,還以為天氣轉暖病毒就會自動突然消失;西方更有人以為只有東方人才容易受感染,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回事。

無論中國還是歐美,每一個疫情嚴重的地方現在都後悔沒有早一兩個星期果斷採取「封城」或「居家令」等隔離措施。中國有過當年非典的教訓和實戰經驗,亡羊補牢把武漢和湖北嚴密封閉起來,現在看來還算很及時,尤其與其他國家相比;如果拖到春節或之後勢必擴散到其他省市,整個國家醫療資源甚至經濟及社會運作都可能不堪重壓而崩潰。

歐美發達國家醫療先進、資源豐富,中國武漢疫情之慘烈又明明白白放在面前,居然也有無知如英國和瑞典決策者,會相信蛋頭學者的「群體免疫」理論。或者漫不經心,像私心極重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其他大小政客,一心忙於剛開場的今年大選,聽任百萬歐洲來客帶入病毒,傳播到每一個州,很快就自食其果,至今難以收場。

全球對抗疫情上半場即圍堵病毒擴散,中國開頭時雖然遲了半拍,仍然明顯勝過歐美和其他主要國家;下半場既要全面控制疫情防止大規模二次復發,又要有序恢復常規經濟活動和社會生活,孰先孰後、孰輕孰重,對每個國家和決策者都是難度極大的考試,如同一場押注國運的賭博,弄不好就全盤皆輸。

就對付疫情而言,當前也只有中國為「內防擴散、外防輸入」花了那麼大的功夫,投入那麼多資源,承擔那麼多損失。各級政府無不戰戰兢兢,再不敢掉以輕心。個別地方出現新的群發案例,早前如吉林省舒蘭市,近日如帝都北京,即刻就高度緊張起來進入「戰時狀態」,一定要「嚴防死守」。

武漢至今仍是遭受新冠病毒最嚴重禍害的中國城市,前些日子一度成功「歸零」,但五月十日一天就確診五例,加上上一天的一例,六例都出自同一小區。為此武漢決定對全市一千多萬居民作全面核酸篩查,「十天大會戰」檢測數量應該相當於美國至今檢測總數一半,很快結果出來讓武漢老百姓和外界對武漢都放心許多。

回國如此之難還是第一次

至於「外防輸入」,這兩個月來只見步步趨緊,未有任何懈怠。隨着往來境外的航班逐步增加,有關城市必然要增加更多投入才能應付。家姐和先生一對八十老人,因旅遊去美國滯留在洛杉磯兩個月,千辛萬苦「撲」到回中國的有效機票,全身防護登機飛到首爾中轉,在機場過夜十六七個小時不敢絲毫放鬆。回到國內飛機降落東北吉林省首府長春市,初步檢查後坐專車「無縫對接」直送指定商務酒店集中觀察。

在長春那兩個星期中,他們三餐和所有生活用品都由全身防護服的專人爬樓梯送入房內。按規定酒店電梯和房間空調都不能開,所有的過道走廊都用大幅塑膠布覆蓋天地四周。每天三次量體溫和前後三次檢測核酸都沒有問題,本來已經通知他們第十四天早上八時可獲「解放」直送機場飛回上海。不料上一天下午又有變化,說是她先生血檢抗體呈陽性,要再做一次核酸檢測,好在沒事,只是回上海的時間又不得不推遲兩天。

所有境外來人都有相仿的經歷,有的為了機票付出的金錢和精力代價更大,甚至把信用卡裏的錢都刷光,不得不求助於國內親友。有的一路數次轉機,飽受煎熬時間更長。最不幸的是一些留學生中轉他國受阻機場,那種身體和心理上的折磨一定終生難忘。還有被困船上百日漂流無法登岸的,也有被困海島或偏遠小國,處境實在難以想像。中國對外開放四十年,早先只知道出國難,回國如此之難還是第一次。

還沒有回到原先的「常態」

防止疫情再起,是重新啟動經濟的首要前提。除非像英美等一些國家擔心經濟支撐不住,老百姓憋不下去對政府形成「民意壓力」,當政者只能冒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巨大風險提前「重啟」,再來一次國運的賭博。中國如上海等地防治有方沒走彎路,疫病爆發後一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有序重啟經濟起步也早許多,世界其他大都會如紐約應可參照。

一月底我回上海後一直如常工作,該上新聞直播、該錄製節目就去電視台,該拍攝就同攝製組一同驅車外出。隨身還是要帶着口罩,不然還是進不了家門口的菜場,上不了公共交通。外出活動最近一個月多了起來,最近一次講課兩百人會場只安排七十個座位,以保持社交距離。上下班時間一兩個月前就開始塞車,最近午間和晚上車流也越來越多,有的餐廳門口已出現排隊等位。

但仍沒有回到原先的「常態」,服務業就很明顯。網約車司機說生意近期大概恢復了七八成,再上去就難了,因為晚上飯店應酬少了許多,電影院、KTV等都還沒有營業。朋友在外灘開的爵士酒吧名聲不小,現在每晚來客只有過去的四分之一,樂隊也暫時取消。商場店舖更是冷清少客,疫情期間更多人習慣網上消費,現在覺得也挺好。加上網上直播帶貨越來越火爆,真不知實體商家和大商場如何撐下去。

學校已經分批復課,公司企業早就正常上班,從事實業的朋友苦的苦、樂的樂,處境兩極,普遍壓力很大,尤其涉及出口。有些產業靠着中國自己的龐大市場不僅照樣發展,甚至可以更好;還有一些新產業會趁勢而起,大有作為。但更多企業和產業遭受重創元氣大傷,唯有咬緊牙關力求生存,再謀未來,不然很快就會被淘汰。

世界各國都害怕疫情造成大規模失業,中國當然也很擔心。好些出租車司機是外地農村來上海謀生發展的,問他們生意難做會不會回老家去,都說不會,回去也沒有事情可幹,只有在上海扛下去。改行送快遞、送外賣的越來越多,他們的電助動單車速度也比以前更快,多送幾單才能謀生。涉及上千萬家庭的高考已決定推遲一個月到七月舉行,到時即使酷暑或颱風來臨也沒有辦法。

比招生考試更大的難題,是今年畢業的八百七十四萬大學生出路何在?教育部已宣布擴大招收近二十萬研究生,增加四十萬個教師職位,估計還有六百萬畢業生需要尋找工作。他們的前途,就看新冠疫情對中國經濟造成的危機有多嚴重,會持續多久,企業要用多長時間才能走出困境、恢復正常,重新開始招聘新員工而不是繼續裁員。

每個人都是一個「扛」字

但誰也說不準疫情會持續多久。最近有兩個不好的消息,一是北京突然群發本土病例,從新發地副食品批發市場傳開,而且很有可能源自進口冷凍食品加工運輸過程。二是美國英國等地急於重啟經濟,過早解除必要管制,民眾也不把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要求當回事,結果已出現疫情重新抬頭的不祥之兆。而拉美、非洲、中東、中亞多個人口大國,以及俄羅斯、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仍然處在疫病高發階段,全球整體情勢十分嚴峻。

已經半年了。如此拖延下去,即使不出現所謂的「第二波」疫情,也會帶來更加沉重的負擔。武漢一次全市檢測花費十來二十個億人民幣;北京新發地菜場出事,全市已進入半封閉狀態,小區進出重新設卡管理,剛恢復上課的學校重又停課。北京外出交通大減,上海及其他地方全面排查北京來客,如涉及新發地等高危地點的都要集中觀測十四天。

中國算是全球最佳狀態,疫情已經全面受控,還有巨大的國內市場和資源可支撐相當一陣子。其他地方包括歐美發達國家可能面臨數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一旦疫情長期拖延以至「第二波」高發期來臨,真擔心有的國家會破產崩潰。說到底二○二○年對世界上每個人都是一個「扛」字,問題都是還要扛多久,還能扛多久。現在或許只是災難的開始,誰敢說明年一定比今年好?同樣,美國同中國之間的新一輪較量或許就看誰更能扛,誰能扛到底。何況美國今年還有大選好戲登場,一切皆未知。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