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港版《國安法》帶出的懸念(劉銳紹)

全國人大會議通過,將在香港推行港區《國家安全法》。此舉引起香港和國際的高度關注和爭論。官方表示,具體條文還未出台,外界毋須過分敏感和擔心;此法只是針對一小撮人,一般市民如果沒有犯法,實在不用害怕。

可以說,這次行動是香港回歸以來最具震撼力的政治議題,比尚未立法的《基本法》二十三條、已經壽終正寢的《逃犯移交條例》更為震撼,引起強烈碰撞也是預期之中。同時也可預見,日後還可能帶來其他衝擊。當然,即使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短時間內也不知道執行的方向?官方只是備而不用?還是雷令風行?一切有待觀察。由於篇幅所限,本文只能帶出此法所引起的各種懸念,沒有答案,讓讀者自行探討吧。

港版《國安法》真正目的是什麼?

一、推動港版《國安法》的方法跟以前的相關法律不同,日後會否成為慣例?

過去,一般是由香港本地立法,或者由內地通過《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把相關法律放在《基本法》內。內地認為,這樣做一舉三得:可以保持《基本法》的完整性和地位;可以落實中央意圖;落實的過程順暢,不會引起較大爭議。

不過,這次推行港版《國安法》是由內地作出法律條文,然後交由港府執行,香港立法會並無審議權,也不會經過香港立法會。這裏有很多解釋,例如此法涉及國防和外交領域,屬中央的權力範圍。反對者表示,問題不在這裏,而在於此舉是把內地法律變相拿到香港來,而香港只能照單全收,連半點自主的權力也沒有,日後如何?只能懸空觀察。

二、《國安法》通過後,真正執行的權力在哪裏?

據已知的資料,屆時將在香港設立執行機構,香港警方已安排和訓練人選。不過,與此同時,警方也接受內地公安的指導。此外,港澳辦副主任鄧中華在深圳表示,立法「需賦予維護國安的機構執法及司法權」;但後來在文字稿中沒有了「司法權」,以「必要的執法權力」代替。

到底鄧中華是說漏了嘴?還是官方已有腹稿?「必要的執法權力」意何所指?都引起各方的懸念。

三、港版《國安法》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據全國人大的資料,《國安法》有四個目標:反分裂、反顛覆、反恐、反境外勢力。按中國政治文化,重要的放前,其餘的次之。那麼,為什麼「反分裂」排在第一?而「反境外勢力」放到最後?

這就要弄清楚「分裂」和「顛覆」的內涵了。「顛覆」的重點是指執政者不能直接掌控的力量(例如黨外、境外)來推翻政權,而「分裂」則指執政集體內部(例如黨內、國內)的力量。換言之,《國安法》針對內部分裂勢力多於境外勢力。實情是否如此?同樣引起懸念,還有更多中國國情的遐想。

四、香港的價值還能保持嗎?

官方角度是,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香港和香港人有利的,《國安法》實施後,「兩制」的空間更大。在實際行動上,中央已作出很多保證,還有實質的行動,例如「以資金穩定香港經濟」(包括控制不了的「走錢」)。悲觀的角度是,如果失去國際的價值,香港將失去大部分本錢。到底會出現哪一種結果?不得而知,只好成為懸念。

香港人有哪些回應方法?

五、外國對港版《國安法》的反應比《逃犯移交條例》強烈,間接證實北京的擔心是對的,但會否因而變得更堅決,更強硬地執行《國安法》?

首先要了解外國關注《國安法》的動機。以英國為例,將因應情況「給予BNO持有人更多保障」,主要目的有二:一是吸納港人資金,二是吸收香港人才,而不是香港的民主自由。這是國際常態,美國也是如此。

令人傷感的是,外國重視的,正是中國忽視的;當然中國也重視金錢和經濟,但執政者更重視「國家(政權)安全」。況且,外國口中的「制裁」並無實質行動。於是,人才跑了不重要,香港失去活力不重要,「香港不能失控」才是最重要。香港能否在中外角力之間取得平衡,活出未來,成為另一個懸念。

六、近年來,內地對香港的壓力加大,香港人有哪些回應方法?

有權力的人普遍認為,只要一輪施壓,「沒有人不怕死的」,自然會平定下來。有建制派這樣解讀,中央強硬令形勢穩定之後,即做好了防範措施,日後執行時就會相對放鬆。至於抗爭者,則像一九四九年前中共抵抗國民黨那樣堅決,誓死反抗。

其實,誰也無法絕對控制未來的形勢怎樣發展。抗爭者中,也有不同反應。有人反抗到底,有人移民離去,有人靈活爭取,有人「務實」順應……無法概括各種形態,只能各自想像,成為沒有答案的懸念。

唯一可以預見的是,如果雙方(尤其是有公權力的一方)各走極端,結果將是所有人都不想看見的。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