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6-30
二〇二〇年七月號
「民主回歸派」潰散與「後修例」亂局(許 楨)

除卻到維園「六四燭光晚會」悼念「八九民運」難胞,筆者鮮少參與群眾運動。直到去年六月九日,極具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如箭在弦,港九街頭風起雲湧之際,筆者尚且維持觀察者的角色—當天,停駐軍器廠街天橋之上,與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作現場評述。及至六月十六日,敝人終於走上街頭,成為萬千黑衣港人之一。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