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7-31
二〇二〇年八月號
下半年日子怎麼過?(曹景行)

微信朋友圈流傳一句話:「光顧着見證歷史,上半年稀裏糊塗就過去了!」對我來說,這半年在上海家中待了一百多天,已經好多年沒有如此長久的「居家」經歷了。香港對疫情的管控措施又延期一個月,感覺上再延期一兩個月甚至拖到年底也不出奇,反正越來越麻木了。就怕現在所謂的「管控」失效,不知如何是好。

香港為什麼不能像內地那樣對入境人士從嚴檢測、集中隔離十四天?一位香港記者朋友問了港府專家顧問,答覆是:「香港沒有地方集中隔離,酒店不肯做,香港不能像內地這樣強制要求執行。」是嗎?其實香港地方不算太小,不肯做、做不了,那就活該如此了!只希望不要再來個大爆發,倒迫香港人不做也得做。

另外,七月書展本是香港一大盛事,今年卻因疫情突然轉重而不得不推遲。我加入香港朋友合作的新書《香港顏色密碼》,本打算書展期間發布並舉行論壇,現在也只能作罷。由此想到去年七月香港書展,好不容易邀請到北京央視的白岩松做演講,記得他給香港年輕人留下的一句話:「建起一個城市起碼要花上百年時間,毀掉一個城市卻很容易。」真是恍如隔世!

下半年看來解封無望

中國內地對抗疫情走在世界最前面,卻沒有一點點放鬆管制的跡象。內防反彈,北京整個六月高度緊張,及時避免出現第二個武漢。外防輸入,因境外航班增加而更加吃重。台灣朋友全家飛回上海,靠着上有老且帶傷病、下有小不能自主生活、家中地方足夠大,才爭取到了回家隔離,大門裝上監測設備,十四天乖乖地足不出戶。

說到底,今天整個世界都被美國疫情失控而拖累。不只是特朗普胡亂作為弄得自己國家收不了場,而且還作出了壞樣子,誰學誰相信誰倒霉。很可能美國最後不得不來個「群體免疫」,疫苗和特效藥的研發生產又不如預期那麼快、那麼「神奇」,全球疫情此起彼伏越來越嚴重,中國只能繼續嚴守國門,下半年看來解封無望,只求不要拖到明年。

上海可算當今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已經好多天沒發現本地案例。端午小長假期間去了次南京路步行街會友聚餐,傍晚時分遊客不多,但起碼五分之四戴着口罩,沒有非戴不可的要求,更沒有強制,可見公共場合戴口罩已成為一般老百姓的社會責任和健康常識。平時街上也如此,尤其年輕人幾乎都戴口罩,比中老年人還注意自我保護。七月七日開始的高考各地都定出了新規矩,如考生除了准考證還要帶「健康碼」,都要戴上口罩,進場前先測量體溫等等。考場事前嚴格消毒,場內控制考生人數,座位間拉開距離,有人發燒立即轉到專門教室單獨答卷。

中美關係一天差過一天

確實,延續半年的疫情已經改變了我們生活的許多方面,下半年日子怎麼過,如何繼續「見證歷史」呢?有些歷史大事一定會發生的,比如美國大選。當前中國民眾對世界上的事情除了疫情,最關心的莫過於美國政情選情,甚至超越疫情。從三月開始,我在新浪微博和《今日頭條》上開設關於美國的新聞評論小專題,每天一般都有百萬上下的閱讀數,遠遠超出別的小專題。

有趣的是,美國的社會撕裂和意識形態對立也投射到了中國網友之間,而且出現立場觀點的互換「反置」。經常有報道稱,在民意調查中美國老百姓對中國越來越反感,中國的形象也越來越差。這應該不錯。但實際上美國在中國老百姓中的形象可能變得更差,原來對美國可能還有的那點好感,這兩年尤其最近半年已經被特朗普搞得蕩然無存。而且,越是草根的中國民眾對美國、對特朗普越是討厭、反感甚至憎恨,與美國支持特朗普並且還會跟着他一起咒罵中國的草根「紅脖子」、「窮白人」,正好成為兩個極端。

而在中國知識界中,卻還有着一定數量的特朗普粉絲。尤其在中國本身政治問題上被視為「自由派」的人士,有不少至今還堅信特朗普會同二○一六年一樣勝選,與美國知識界普遍反對特朗普又正好相反。他們尤其反感美國民主黨「政治正確」搞過頭,反感「黑人命也是命」的反種族歧視、反警察暴力的街頭運動,因而也欣賞特朗普強調「法律與秩序」,欣賞他獨立日在南達科他州拉什莫爾山下的演講。一位北京學者就稱讚說:「在美國往何處去的關鍵時刻,特朗普毫不含糊!」

但中國人不管討厭特朗普還是喜歡特朗普,都不得不面對中美關係一天差過一天的現實,這對誰都不會是好事。當前美國疫情再度失控,街頭抗爭持續不斷,令特朗普連任前景越來越黯淡。全面攻擊中國,進一步惡化美中關係,特朗普為了擺脫困境已無所不用其極。為了逼迫大學不顧疫情秋季如常開學,施政日趨惡質化的特朗普政府竟然拿留學生開刀,揚言要把只上網課的外國學生趕出國門,三十七萬中國孩子一定大受影響。好在美國大學為自身生存群起反對,特朗普政府只得取消決定。

如果特朗普成功連任

好歹美國大選日期不會改變,距今不到一百天了。特朗普和他那幫仇恨中國的官員、議員要在中國問題上繼續大做文章,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和多大空間。持續三年貿易戰如再擴大,中國方面越來越有適應性,反倒是美國企業、農場主和消費者更加受損,更加不利特朗普選情,目前的狀況應該可以維持到年底。政治軍事和高科技方面近期仍會有更多摩擦,如在香港、台灣、南海等問題上,但要鬧得更大弄得中美間全面「脫鉤」,甚至來一場軍事衝突,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估計沒這個膽子。美國在世界各地受牽制太多,早就力不從心了。

當然,如果十一月三日特朗普居然成功連任,他同他周邊的那幫劣質官員和政客一定會更恨中國,未來四年中美關係一定會變得更壞,弄不好會發生全面交手。但北京應該已有所準備,因為如果沒有突如其來的新冠瘟疫,面對沒有強手的民主黨,特朗普本來有可能輕易勝選。只是現在局面突然顛倒過來,明年一月拜登入主白宮的可能性日增一日,北京或可以稍稍鬆口氣。

如果民主黨不僅贏了總統大選,而且還有可能控制國會兩院,對中美關係應該利多弊少;即使好不到哪兒去,也不至於再度急劇惡化。受當前美國政治生態左右,拜登和民主黨同樣把中國當作主要對手而敵視、敵對,但至少不會像特朗普那夥人如此無賴、瘋狂和沒有底線地胡作非為。而且,如何收拾特朗普政府留下的爛攤子,才是他們最頭疼的事情。

以目前美國經濟的走勢,就怕重演二○○八年金融危機爆發後的嚴峻局面。那時奧巴馬剛剛宣誓就職總統,轉身進了白宮就發現美國經濟問題比早先了解的嚴重許多,結果深陷困境。那年我們到華盛頓採訪大選,在勞工部任職的一位朋友就私下告訴我,選前趕着公布比較好看一點的統計數字,不好看的就壓一下拖到選後再說。

所以,除了美國大選,今年下半年最重要的事情仍然是美國和全球疫情發展,以及對經濟破壞程度到底多大。當前中國經濟應該是世界上恢復最快、前景最樂觀的地方。雖然不少行業受疫情打擊很重,仍然沒有回復正常,但也有新興產業和一些經濟領域在疫情期間逆向崛起。加上政府龐大投資和扶持中小企業渡過難關的各種政策,下半年中國經濟不難回復可觀的正增長,而且正在從長期依靠國際市場轉為更多依靠國內市場。

但全球疫情和國際經濟卻是誰也控制不住的兩大因素。如果中國之外的世界主要國家仍然不能有效對付疫情,長期拖延下去誰家經濟都會承受不住,包括美國。一場如同二○○八年金融風暴甚至更加嚴重、更加廣泛、更加深刻、更加持久的大危機,會不會在全球各地突然爆發,才是下半年我們時刻需要警惕的大事。如果世界出大事、亂大套,中國也好不到哪兒去。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