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8-27
二〇二〇年九月號
自建供應鏈應對封殺(曾淵滄)

許多年前,全球一體化概念由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提起,很快席捲全球,成了西方世界商學院教科書的經典教材,世界貿易機構也因此而誕生。全球各國都盡可能開放市場,降低關稅,但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機構後,美國發現中國以驚人的速度崛起,一躍而成為「世界工廠」,開始挑戰美國唯我獨尊的地位。於是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開始行動,努力組織《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特意把中國排擠在TPP外,這也相等於開始挑戰全球一體化。後來特朗普一上台,就馬上宣布退出TPP,有些人還以為特朗普特別親中,所以退出TPP。實際上,退出TPP是因為特朗普認為TPP是美國花錢來圍堵中國,他不願意花錢。

特朗普更直接宣布打貿易戰,向中國產品徵收入口關稅。貿易戰不僅針對中國,特朗普也向墨西哥、加拿大、日本、歐盟發動貿易戰,只是因為全球傳媒把焦點放在中國罷了,而且也只有中國最強硬,使這場貿易戰打了近兩年,直至二○二○年初簽署首階段貿易協議,暫時不讓貿易戰再擴大。

特朗普封殺中國高科技企業

貿易戰以徵收關稅為主要武器,對全球一體化的影響還不算大。不過,除貿易戰外,特朗普還發動了科技戰,下令封殺多家中國高科技企業,不許這些企業進入美國市場,也下令所有美國企業不許供應零部件給這些企業,甚至下令全世界任何國家與企業,只要這些企業有用到美國的技術就不允許供應零部件給中國高科技企業。也就是說,連中國的企業只要有應用到美國提供的技術,也不得不參與封殺行動,這就正正式式宣布全球一體化結束了。所謂全球一體化就是全世界任何產品的零部件來自任何國家與地區,以求達到最高效益。特朗普如此做,是打算硬生生的斬斷這幾家中國高科技企業的供應鏈。

自給自足不外求

面對特朗普的封殺,中國也無從選擇,只好走向自建供應鏈的道路。二○二○年七月三十日,中共政治局開會,制定了一項今後多年經濟決策的大方向,即以內循環為主導,再配合外循環而形成雙循環。

有些人對於內循環只解讀為推動內需,這是錯的。內循環除推動內需外,更重要的是完善中國製造,生產的整條供應鏈自給自足、不外求。自給自足實際上也是與所謂全球一體化的大方向背馳,不再搞「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整條生產鏈上每一部分都不外求,硬件與軟件皆自給自足。中國打算依賴自己的十四億人口,創造一個巨大的內部經濟大循環,自給自足之餘,還有餘力出口,出口賺到的金錢,可買些海外高檔消費品讓中國人提高消費等次,是為雙循環。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