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中國能否突破美國的卡脖子?(馬 玲)

目前,中國面臨着被美國卡脖子的危局,而且美國還在進一步動員其他國家參與對中國的卡脖子。對此,中國日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所以已在最高層開始了對第十四個五年計劃中「瞄準卡脖子技術」的行動。

全方位芯片封鎖

在當下的卡脖子問題上,最緊要的就是芯片困境。從九月十五日開始,台積電已不能再為華為提供芯片。另有新聞報道稱,特朗普政府正考慮制裁中國最大的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從設備到配套產品,有可能採取全方位的芯片封鎖,這不僅會打擊到當前的中國製造,還會打擊到「中國製造二○二五」的半導體發展規劃。中國對芯片進口的依賴較石油進口高,每年芯片的進口率在百分之七十左右。高度依靠進口的芯片業,將如何進行內循環,確實是個十分嚴峻的問題。華為在大量儲備之外,也正在開展緊迫研發。眾所周知,芯片工藝頗複雜,芯片產業門檻高,目前最高水準的芯片是集合幾國之力走上高端的,比如荷蘭生產的製造芯片的光刻機,堪稱現代光學工業之花魁,製造難度相當大,中國僅靠一國之力恐怕很難追上。

在光刻機和芯片的製造中,涉及到很多知識產權。如果中國再回到製造原子彈和氫彈那樣的「自力更生」之途,與世界的距離將會是越拉越近還是越拉越遠?中國國內不乏充滿自信的人,認為中國的自力更生肯定能夠越過這道坎,美國即使動用一切手段打壓中國,也阻攔不住中國前進的步伐,而且這種自信,越是普羅大眾中的普通人越是情緒高昂,嚷嚷着挺起腰桿給美國顏色看。這些人認為,因為中國有強大的市場與組織力,脫鉤就脫鉤,「現在世界上究竟誰怕誰」!

不妨舉這麼一個中國人很少知道的例子:二戰期間美國被日本封鎖橡膠原材料供應,美國集合全社會之力,一邊節約並廢物利用,一邊研發並有政府助力,愣是搞出了響噹噹的合成橡膠,成為打敗日本的一個重要因素。

石油,是日本推進戰爭的生命線。日本是個資源極其匱乏的國家,他發動戰爭並力圖建立「大東亞共榮圈」,沒有石油是絕對做不到的,因為飛機、艦船、坦克等軍事裝備都需要石油支持。

日本在亞洲開戰後,曾擬定了「北上」和「南下」兩個作戰計劃。「北上」是為了戰爭資源而佔領西伯利亞。一九三九年五至九月,日本向蒙古的諾門罕地區發起進攻,蘇聯紅軍與日本關東軍打的那場「諾門罕戰役」,彼此動用了數十萬精銳在荒原上進行了長達四個多月的激戰後,日軍慘敗。「北上」失敗後,日本策劃「南下」。一九四○年六月,日本開始向南太平洋地區推進,取得了對荷屬東印度群島的石油控制權。這直接威脅到美國在太平洋的利益,美國不幹了,於是出現了一九四一年美、英、荷等國對日石油禁運。第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戰爭史上消耗石油最多的戰爭。雙方動用的飛機、卡車、坦克、大炮和潛艇都以石油為動力,石油成為維持現代武器的「生命血液」。禁運石油卡住了日本的脖子,就此激化了美日矛盾,也成為日本偷襲珍珠港的導火索。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清晨,日本海軍突然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由此爆發。日本偷襲珍珠港的目的,是要讓美國艦隊癱瘓,以便日本順利入侵荷屬東印度群島和印尼等有石油的地區,同時保護從蘇門答臘和婆羅洲返回日本列島的油輪暢通無阻。珍珠港事件之前,美國百分之九十八的橡膠是天然橡膠,來自於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等地。珍珠港事件後,日本以牙還牙,控制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橡膠供應,致使美國斷供。橡膠,也是戰爭的生命線。汽車、飛機、坦克、大炮等軍事裝備都需要橡膠,日本用橡膠來卡美國的脖子,純粹是一種以牙還牙。

美國生產合成橡膠突破日本封鎖

面對陷入危局的美國,總統羅斯福對美國民眾廣播說:「在所有重要的戰略物資中,橡膠是最重要的物資……如果我們不能迅速地獲得大量新的橡膠供應,我們的戰爭努力和國內經濟就會崩潰。」隨即,美國採取了一系列措施:

一、宣布進入戰時狀態。政府迅速成立了橡膠調查委員會(Rubber Survey Committee)。

二、減少橡膠的使用。政府號召國民少開汽車,把汽車速度放慢以減少磨擦輪胎;設立了四十萬個廢橡膠收購站,每磅可賣一分錢;橡膠和汽油憑票配給。沒有票買不到這兩樣東西。

三、在四處尋找橡膠無果的情況下,決定快速發展合成橡膠工業。珍珠港事件僅過了兩周,在美國橡膠儲備公司主持下,五大橡膠公司簽訂了專利和信息共享協議。

從一九四二到一九四三年,美國國會召開了一百多次聽證會,專門討論合成橡膠的生產問題。此後,各公司共享了超過二百項專利,產、學、研三方通力合作。美國政府強有力介入,成立War Production Board這個政府專門負責戰爭生產的機構,全面介入合成橡膠的各個生產環節,其中百分之九十七的橡膠企業生產建設資金來自於政府。政府先後開辦了五十一家橡膠工廠,當時生產的合成橡膠都用GR打頭,G是Government(政府)的字頭;R是Rubber(橡膠)的字頭,意味着所有合成橡膠都是政府所產。一九四三年以後,美國合成橡膠生產猶如滾雪球一樣擴張。有數據顯示,美國一九四四年生產了一百四十萬個合成橡膠飛機輪胎,戰爭中生產了五萬輛謝爾曼坦克,橡膠鞋之類的達數以億級。總之,到一九四四和一九四五年美國反攻時,盟軍沒有出現過橡膠短缺的情況。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羅斯福當時有句口號成為名言,「我們要建設民主的軍火庫」(Arsenal of Democracy)。戰後,美國出了不少書,書名分別取自於此。不過對於這一段歷史,中國大陸這邊鮮有人知道。

美國被卡脖子後發生的這場「橡膠大戰」,利益延續持久。到了二戰休戰五年後的一九五○年,全球百分之九十的合成橡膠是美國生產出來的,它甚至成了美國的一種支柱產業。美國用石油去卡日本人的脖子,結果把日本卡到瘋狂,不惜冒毀滅的代價發動珍珠港偷襲;日本用橡膠卡美國人的脖子,美國在羅斯福的強力領導下,形成合力披荊斬棘突破了日本的封鎖,為最後的決戰迎來了轉機。

中國被卡脖子會迫出什麼?

現在,輪到了中國,中國正在被美國卡脖子。雖然中美兩國之間並沒有發生戰爭,然而美國咄咄逼人的架勢,甚至讓人感受到某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戰爭風雲。中國當下高端芯片的困境,和美國當年橡膠短缺的危機相似。雖然一九四九年中國建立新政權之後,美國率領西方世界對中國也採取過全面封鎖,但中國依然製造出了原子彈和氫彈這樣的威脅性武器,所以有些人底氣十足。如果今天再步入當年那樣的自力更生,想一想會是什麼局面?是否還會出現陳毅當年甩下那句狠話:「就是當了褲子也要搞原子彈」的場面?那時的科學家不計名利、不講報酬,心甘情願隱姓埋名,遠離家庭深入沙漠去日復一日殫精竭慮拚命苦幹,現在的科技人員不知是否還能做到這點。在當前全球合作的科技和製造領域,如果我們孤立於世界的東方,學習理工的留學生也被美英等國家「推出其門」打發回來,我們將怎樣跟隨追趕世界最前沿、最尖端科技?今天的世界,早已不同以往。所以從事這個行業的科研人員,在一線接觸有關研發和應用的人們,甚至《科技日報》這類專門報道科學領域的媒體,他們是懷有一種憂慮的。因為即使今天解決了兩納米芯片,明天可能突然發現面板落後了,後天或許又發現新的基因技術來襲了……

現在的許多高科技點子和成果,都來自不同國家相互磨擦的點燃、激發與合作。科技在日新月異的變化和發展,再不會像幾十年前那樣扎根到沙漠地帶建立馬蘭基地就能蘑菇雲上天震驚世界。所以說,就是美國這個世界科技實力第一的國家,現在也已無法脫離協同合作而獨處一隅通過自力更生領先全球。為此,中國最高領導層還在不斷努力,爭取同美國保持「不脫鉤」的關係,能夠繼續合作下去。美國人的出發點就是想讓中國玩不起來,抑或說「想玩死中國」。美國給中國出的這個難題,中國已在做着最壞的打算和準備。於是,才有了對第十四個五年計劃中「瞄準卡脖子技術」的行動。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也已表態:從二○二一到二○三○年的未來十年,我們科學院也做「十四五」規劃。針對一些卡脖子的關鍵問題做一些新的部署。一是超算,二是高端軸承,我們要把美國卡脖子的清單變成我們科研任務清單進行布局,比如航空輪胎、軸承鋼、光刻機……希望未來十年的發展,為二○三五年中國進入創新型國家的前列,一直到二○五○年建成世界科技強國。美國被卡脖子迫生出了合成橡膠,中國被卡脖子會迫出什麼?

在當前中國所面臨的困境下,回顧美國被日本卡脖子後走出危機的歷史,也許或多或少能有一點參照。最近有句流行語「偉大是熬出來的」。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華為開發者大會二○二○」上說了一句話:「沒有人能夠熄滅滿天星光。」中國崛起的星光是不會被消滅的,但艱難的篳路藍縷也是肯定避免不了的。最後,中國能否突破美國的卡脖子,需要從上至下審時度勢的綜合智慧和對應能力。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