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憤 怒──伍德沃德新書揭特朗普刻意淡化疫情(堅 妮)

五十年前因為揭露水門事件而成名的《華盛頓郵報》記者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是共和黨人,特朗普總統給了他十八次面談的機會,讓他完成這本新書《憤怒》(Rage)。他用特朗普的話作書名:「我總是引起人家的憤怒,不知道這是好還是不好,總之我就是這樣子。」當伍德沃德在二○二○年六月為寫本書採訪特朗普時,他又提起這句話,特朗普回答說:「我比別人都做得要多,有時我的對手就不喜歡了。你所報道過的其他總統都沒有做成什麼事。」此時美國正飽受新冠疫情攻擊,已經有超過十萬人死亡(今天我寫這篇書評時已經有六百七十萬美國人感染,二十萬人死亡),伍德沃德的《憤怒》是想告訴讀者,特朗普此時究竟做了什麼讓他如此大言不慚?

伍德沃德在他二○一八年出版的《恐懼─特朗普入主白宮》書中形容特朗普讓「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的行政權力中樞發了神經病(nervous breakdown)」,當時電視台記者問他對總統的看法,他回答說:「請求上帝不要讓我們發生危機。」

結果伍德沃德最害怕的危機在美國發生了。伍德沃德在《憤怒》序言裏重講了兩件事情:一是今年一月二十八日下午白宮的例行最高機密匯報會上,美國的正副國家安全顧問都警告特朗普,正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說:「中國出現的神秘肺炎將會是貴總統任職期間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副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是位中國通,能說流利普通話,作為《華爾街日報》記者在中國工作了七年,沙士期間寫過三十篇有關報道,又在海軍陸戰隊當過情報官員,「深知道中國人是最會隱瞞真相的高手」。他這天告訴總統,他私下問一位中國衛生專家本次疫情是否比沙士嚴重,專家回答說:「別沙士了,要跟一九一八年西班牙流感比」。二是特朗普在二月七日晚的電話上告訴他:「剛跟習講了很久的電話,兩人關係不錯,互相欣賞。」伍德沃德追問他們二人關於中國疫情的談話,特朗普開頭說:「過兩個月天氣熱起來就沒事了。」接又說聽習講了很多疫情的特徵﹕「人傳人……空氣傳播……很致命的。相當奇特,比流感致命。」

但是特朗普明知如此,除了要求從中國過來的旅客於機場作檢查,以及後來停止中國航班外,便沒有作別的準備和措施,反而在電視上告訴美國人:「沒必要驚慌,美國風險很低。」他甚至在三月十九日還告訴伍德沃德:「我要故意降低調子,現在也如此,不要引起驚慌。」

所以伍德沃德在這本書的序言裏說:「習和特朗普兩個人都隱瞞了很多事情」,至於「誰應該對美國公眾發出疫情警告負責?漏洞出在哪裏?特朗普作了什麼領導決定錯過最初幾周關鍵的控制機會?」「我花了數月才找到這些答案。」

伍德沃德所找到的答案

在這本逾四百五十頁的長篇記錄裏,他回頭從特朗普組織內閣開始,採訪了特朗普的第一任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國務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國家情報中心主任科茨(Dan Coats)、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還有一連串特朗普內閣的政客或者共和黨人,以及聯邦調查局(FBI)、中央情報局(CIA)等美國政府機構的人員,當然還有十八次和特朗普的面談,基本沒有特朗普對立面的採訪,回顧了特朗普上任後,美國政府在外交和國內重大事件的決策過程。伍德沃德想通過這些人的口,盡量客觀地描述特朗普,通過對特朗普近距離的觀察,讓讀者判斷美國是在一位什麼樣的總統領導之下最後走向今天面對的疫情。因為本文篇幅有限,我無法將伍德沃德對每個事件的報告概況介紹,僅摘出一些伍德沃德個人直接陳述和採訪的內容列出,供讀者一瞥美國高層政治亂象:

一、科茨是共和黨印第安納州參議員、法學教授、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老朋友,當彭斯邀請科茨擔任美國最高情報機構主任一職時,科茨問自己的太太是否應該接受,作為印第安納州共和黨的組織者,她知道特朗普是「那種可以煽動起瘋子(inspire crazy people)的那種人」,但是她投特朗普的票因為那樣會讓共和黨保守勢力完全佔據國會、高院和白宮,三權中心都掌握在共和黨手中。於是科茨成為掌管美國十八個情報部門的國家情報中心主任。科茨的日子隨特朗普每天的情緒上下搖擺,特朗普根據他的隱形政府理論,說情報機構不可信,愛聽不聽。科茨慢慢意識到特朗普有自己的「現實」:特朗普認為「所有人都是笨蛋,所有的外國都要貪美國的便宜」,而且特朗普一天到晚發推特(Twitter),包括對重要的外交事務,讓科茨特別擔心,半夜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不知道特朗普又亂發出什麼東西?他的極其宗教虔誠的太太對他說:「上帝派你去協助特朗普,如果你不協助他,就是讓上帝失望。」

二、國防部長馬蒂斯入職宣誓那天接到特朗普簽署的禁止穆斯林國家人民入境的行政命令,大吃一驚,因為這紙命令沒有經過行政討論程序。緊接特朗普要對鋼鐵和鋁進口加稅,馬蒂斯和白宮首席經濟顧問科恩(Gary Cohn)極力阻攔,一個從軍事生產角度需要鋼鐵,一個擔心對整個美國經濟的影響,尤其是美國自己並沒有鋼鐵生產的能力,需要向韓國進口鋼材。但是特朗普說﹕「韓國佔我們太多便宜,要我們派三萬人的部隊支持他們,我們成了所有人的小豬錢罐。」特朗普訪韓國,經過三星公司總部三座大樓時說:「你們看看韓國多繁榮、發展高速,城市都是用我們的錢來蓋的(We are paying for these )。」

而特朗普對伍德沃德是這麼評論馬蒂斯的:「我那些操蛋的(fxxking)將軍都是一幫puxxies(英文粗話指女性陰部),他們把他們的聯盟看得比貿易交易重要。」特朗普在馬蒂斯辭職時說他是個只會公共關係的「PR人」、最被過度褒獎的將軍。

三、馬蒂斯和科茨都說「此總統沒有道德羅盤」,「對他來說,撒謊不是撒謊,是他的看法,他不知道真實和撒謊的區別」。

四、負責管理特朗普選舉通俄門調查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有三十年聯邦檢察官經驗,共和黨人。美國歷史上對總統的彈劾或者調查,無論是水門事件還是列根的伊朗門武器銷售、克林頓的白水事件和萊溫斯基事件,都是由不受司法部干涉的特別調查委員會調查。但是儘管效忠的共和黨人羅森斯坦監督特別調查員米勒(Robert Mueller)的工作進展,要聽匯報,特朗普仍然不滿意說:「這是我總統日子的末日,我被操了。」他認為他沒有選米勒當聯邦調查局局長,現在遭報復,「每個人都要害我」。甚至把一輩子當共和黨員的羅森斯坦說成是民主黨的(因為他來自馬里蘭州)。

瘋狂、無目的、固執、愛挑撥離間

五、關於特朗普愛撒謊,好報復,伍德沃德舉了許多例子,其中一件是當特朗普認為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在通俄門事件上沒有保護他而開除科米之後,打電話給聯邦調查局副局長麥凱貝(Andrew McCabe)說他收到百多位聯邦調查局雇員表示高興的電話,麥凱貝知道特朗普說謊。電話上,特朗普破口大罵科米,要麥凱貝不許讓科米進聯邦調查局的辦公樓取回他個人的東西。麥凱貝知道科米認為特朗普不誠實、腐敗和試圖妨礙司法,所以沒有按照特朗普要求表態效忠,讓特朗普惱羞成怒。

六、米勒的調查報告說並沒有開脫總統通俄關係,但特朗普自己公開說是完全開脫了。

七、米勒調查結束之後,科茨和馬蒂斯私下交換意見認為特朗普不適合在位(not fit),馬蒂斯認為我們不能讓這個國家這樣下去,太危險。科茨認為共和黨參院多數沒有起到憲法要求的監督平衡作用。

八、伍德沃德問特朗普有什麼治國策略,特朗普說是走到哪裏是哪裏,隨時應對。我的任務就是保證這個國家的安全。

九、特朗普對精英的矛盾心態:「奧巴馬不聰明,Overrated」,「我也上好學校,我也成功。我叔叔是麻省理工學院教授,我爸爸比他成功」。「精英,他們有好房子,我的更好,他們有的我都有」,「我二○一八年掙了四億八千三百萬」。

十、新聞官給伍德沃德和特朗普放二○一九年二月特朗普國情咨文會上民主黨人的面孔,特朗普指每個人都說:「他/她恨我!」

十一、特朗普不相信亞馬遜行政總裁貝索斯(Jeff Bezos)花錢買下《華盛頓郵報》卻從不干涉報紙的編輯方針,反覆向伍德沃德核實貝索斯不過問這件事,充分暴露特朗普是個沒有新聞獨立和新聞監督功能概念的人,在他眼裏的主流媒體都是假新聞,因為他們批評他。

十二、Dr. Nancy Messonnier是羅森斯坦妹妹,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下面國家免疫系統和呼吸系統疾病中心主任,二月二十五日發公共警告,學校可能需要關閉,集會取消,辦公室關閉,疫病不是不會來,而是什麼時候來和多少美國人會嚴重感染。特朗普對此大發雷霆,要解雇她,認為她擾亂人心。

十三、伍德沃德還引用了特朗普女婿庫什納對他岳父性格的總結:瘋狂、無目的、固執、愛挑撥離間(Manipulative)。

這就是今年十一月有幾千萬美國選民要繼續投票支持的美國總統。

(作者為旅美作家、本刊特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