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9-29
二〇二〇年十月號
十二港人與兩岸三地關係(劉銳紹)

據綜合報道,十二名港人在偷渡前往台灣的過程中,在大陸水域被中國海警截獲,有關方面移交深圳公安處理。至截稿為止,大陸方面沒有以內地或港版《國安法》處理,而是用刑事條例處理。不過,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在其「推特」(Twitter)發表言論,認為這些人試圖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是首名中國官員把事件與國家安全拉上關係。一般港人(尤其是泛民陣營)對此密切跟進,但這事如何發展?卻不是容易確定的。

已到中央的層次

​首先,港府和建制的意見認為,華春瑩的言論是在「推特」上發表的,所以應該只是她的個人意見,而不代表中國官方已把此事定性為政治事件。不過,如果這種說法成立的話,那麼,特朗普經常在「推特」上發表言論,是否只是他個人的言論,而不代表美國政府呢?而且必須注意,華春瑩發表她「個人意見」的時間,剛好在深圳公安發布消息之前。這到底是巧合?還是刻意的安排,讓外界產生先入為主的印象?

其實,行內人了解,中國官員在二○一八年底之前也不能使用「推特」。其後,為了搶奪國際的輿論陣地,有關方面批准某些人士可以使用「推特」。當時大約只有十四人,後來不斷增加,如今可用「推特」的特許人士相信已是數以千計。這些人一般都有對外宣傳的論戰的任務,完成「轉彎放風」的作用。宣傳口的官員表示,外國也是這樣做,為什麼中國不可以?

​既然看到這種現實,換言之,此事已不是一般公安單獨處理的案件那麼簡單,而是背後還有不同的考量。此外,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去年已出任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的第五名副組長,而其實質權力可能比其他副組長更具體。相信「十二人案」如何處理,已到中央的層次了。

把視線轉移到泛民和台灣

​跟着,人們關注的就是港府的態度和行動。老實說,今時今日的港府還有多少「牙力」,在敏感的政治問題上向內地爭取港人的利益?港府官員多數說:「尊重另一個司法區的權力」,以免香港司法區的權力受損。可惜,市民看到的都是港府早已斬腳趾避沙蟲,連現有的通報機制也不能妥善執行。

按現行機制,如港人在內地出事或被扣,內地應在指定的短時間內通知港方,但此案最少拖延了四五天。如果再引述以前的「程翔案」,也是超過指定時間也沒沒有通知港方。「銅鑼灣書店」的「李波事件」,更是大約一個月後才知道「李波在寧波」;原來處理此案的人已不是港方經常接觸的廣東公安,而是寧波公安。

種種現實既令港人無奈,也令港府和警方無奈,誰叫他們是下級,因為幾乎所有主動權都在北京。所以,內地也好,港府和建制也好,都把視線轉移到香港的泛民陣營和台灣去。建制派指責泛民推動「反送中」運動(即反對「逃犯條例」),聲稱「如果條例獲通過,現在就可以要求內地把十二名港人押返和交還港方了」。

指責台灣的子彈,自然落在台灣「在背後包庇罪犯」之上,而且台灣在明在暗提供協助,但又不作透露,同樣是「神神秘秘」。不過,台灣的「神秘」和大陸的不透明是兩碼事,因為台灣既不能承認與「港人偷渡」有關,同時又要防止大陸那邊派人來魚目混珠,乘機掌握更多港人逃亡路線的機密,甚至派「臥底」滲透。這類事情在上一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國民黨退守台灣,以至在「六四」之後都有發生,難怪台灣要提高警惕了。

順利營救機會不大

鑑於目前形勢,相信能夠順利營救十二名港人的機會不大。不過,泛民陣營在無奈之餘,也沒有放棄。按這十二人的背景,也許有個別人士可能成為日後的「人質牌」(例如「香港故事」的李宇軒),只要繼續引起國際關注,難保日後沒有營救的機會。「六四」之後在內地被捕和判刑的羅海星,就是在港人沒有放棄之下提早獲釋的。

不過,同樣可以預期的是,兩岸關係和港台關係勢必進一步惡化,沉寂一時的「陳同佳案」又沸揚起來,成為三方的角力點。總之,最無奈和最無力感的是香港,港人只能小心應對,自求多福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