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10-30
二〇二〇年十一月號
我們仍然站在十字路口(馬 玲)

深圳經濟特區建立四十周年之際的國慶前夕,原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圓圖)寫了一篇〈路在何方〉的長文,分上下部分連續兩天發表在香港《文匯報》上。厲文的主要問題是,此時,擺在我們面前的有三條路:第一條路是改革上層建築,來適應現實的已經變化了的經濟基礎;第二條路是改變現在的經濟基礎,往回走,來適應上層建築;第三條路是誰都不改變,維持現狀,實行雙軌制運行。

多年前,六小齡童主演的電視劇《西遊記》,孫悟空隨唐僧西天取經,一路降妖除魔,護唐僧周全……該劇的主題曲就叫《敢問路在何方》。厲有為在文章中的每個段落後,幾乎都在不斷追問:路在何方?路在何方?其「敢問路在何方」的態度,已然展示出一種精神。

關鍵時刻尤需穩定企業家的民心

一九八○年,深圳正式成為中國的經濟特區。一晃四十周年過去,今天的深圳,經濟上確實成功騰飛到令人瞠目的程度。成為經濟特區前的深圳,GDP只有一億七千九百萬元,還不到香港的百分之一;二○一九年深圳的GDP是二萬六千九百億元,已經超過香港,從一個小漁村躍進入亞洲經濟總量第四的現代化科技大都市行列。深圳的引人注目,還伴隨着美國對中國企業打壓的推進。特朗普政府下手遏制的幾家中國著名企業,大都是在深圳闖出名堂的,比如華為、中興、騰訊、大疆……

面對深圳的成功,冷靜的厲有為就自己看到的一些問題,大膽指了出來。他指出:「我們現在正站在三叉路口。」他舉了不少例子說明:民營企業發展到今天,是在不斷有人大喊大叫批判「私有化」的情況下成長起來的,可見其生命力的強大。華為等民營企業受到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勢力強烈打壓,就完全證明了民營企業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但並未得到我國法律的承認,法律只承認公有制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而且法律中只承認:「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但這「合法的」三個字,使龐大的私人財產在未經法律認證合法前都處於不合法的狀態,這就變成了私人財產有原罪,只有經過政府認證合法後才合法。國家有什麼部門或機構來對私人財產的合法性進行認證呢?沒有!起碼直到現在沒有!結果把國家無罪推定的法律原則,變成了有罪推定!

所以他指出,是否承認民營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經濟基礎?「我們仍然站在十字路口。」厲有為呼籲道:「人民政府的神聖職責就是保護公民的人身安全和財產安全。只有這兩個安全得到切實保障的情況下,公民才能全力以赴地安心創業。」他表示,在這個關鍵時刻,最重要的是穩定民心,尤其需要穩定企業家的民心,使他們覺得其人身和財產安全都得到政府法律的切實保障,才會死心塌地在國內拼搏、投資、發展,也才可以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六穩。

他強調,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實踐告訴我們,社會主義有私有制,資本主義有公有制。是否讓私人財產和公共財產都具有神聖不可侵犯的權力並納入法律?這就遇到了上層建築與經濟基礎之間的問題。在法律政策上對民營經濟低人一等,在資源配置上厚公薄民這種情況,在地方政府官員中是較為普遍存在的。所以我們仍然站在十字路口。

厲有為還端出了鄧小平的一句名言:「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鄧小平一九九二年初抵達深圳並發表南巡講話時,厲有為時任深圳市委副書記,當年十一月他出任了深圳市市長,一九九三年四月他升任深圳市委書記兼市長。

袁庚與深圳崛起有密切關係

深圳的崛起,與一個埋頭扎實幹的人物有密切關係,他就是袁庚(圓圖),一個敢於吃螃蟹的人。袁庚在深圳實踐的二十四個全國第一,包括:率先實行人才公開招聘、首先改革人事制度、第一個進行民主選舉……

袁庚是老革命,一九一七年出生於廣東省寶安縣大鵬鎮,客家人。袁庚跟香港有歷史淵源,他曾任東江縱隊聯絡處處長和港九大隊上校,還當過兩廣縱隊炮兵團團長以及中共駐香港辦事處主任。一九六八年他五十一歲時,被囚禁於秦城監獄五年。一九七三年他五十六歲時,在周恩來的干預下被釋放回家。一九七八年他六十一歲時,受交通部長葉飛指派赴港,主持香港招商局的全面工作。同年,他向中央建議設立蛇口工業區。由此,蕭條破落的百年招商局創造了第二次輝煌。

一九八○年他六十三歲時,任蛇口工業區總指揮,不僅實行了「擇優招雇聘請制」,而且搞起了物質刺激。在一片爭議聲中,一九八○年底,中共中央總書記胡耀邦接見了他。他憑着胡耀邦授予的「尚方寶劍」,在蛇口開展了群眾投票直選幹部的民主試驗。袁庚多次提出「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一九八四年他六十七歲時,一月二十六日在蛇口迎來了視察深圳的鄧小平,「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得到鄧小平的肯定。其後,袁庚出任蛇口區委書記。

一九八八年他七十一歲時,又在全國「出了一次大風頭」。一九八八年一月十三日,在蛇口招商大廈一個普通會議室裏的一場「青年教育專家與蛇口青年座談會」,掀起了一場風波。那天,與會的教育專家李燕傑、曲嘯、彭清一,頭上戴着享譽全國的光環,就人生價值問題與蛇口青年展開了激烈爭論。其中一位蛇口青年說:「三位老師的思想在蛇口是沒有市場的。」這位青年認為,對祖國愛的表達,不應是虛的、假的、空頭的,「要用自己的勞動表達對祖國的愛。我們自己勞動了,勞動成果自己享受」……座談會事後通過媒體傳播,引發了轟動全國的「蛇口風波」。在全國範圍掀起了一場有關新時期青年思想工作的大討論,甚至觸及到了意識形態的改革層面。當年八月,袁庚在《人民日報》上公開表明:在蛇口不許以言治罪,並讚賞「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發表不同意見的權利」。

一九八八年八月六日,《人民日報》發表七千字長文〈「蛇口風波」答問錄〉,並就此開闢專欄展開討論。從八月八日到九月十四日專欄結束,從全國各地甚至世界各地湧到人民日報社的信件,只有百分之十七點四傾向或贊同三位專家觀點。全國幾百家報刊紛紛就此發表文章,絕大多數都指出思想政治工作必須改進。一九九三年袁庚七十五歲時離休,晚年一直在蛇口定居,二○一六年九十九歲時,他駕鶴西去。

重提「摸着石頭過河」論

深圳能成為改革開放前沿的經濟特區,得益於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的思想解放。現在還能不能繼續解放思想,是人們特別關注的問題。

老百姓對習近平的講話,認為最大的看點是重提「摸着石頭過河」論。習近平講話中闡明:「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這個大變局加速演進,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保護主義、單邊主義上升,世界經濟低迷,國際貿易和投資大幅萎縮,國際經濟、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發生深刻調整,世界進入動盪變革期。」他總結出十條深圳特區四十年來改革開放、創新發展積累的經驗,說是對新時代經濟特區建設具有重要指導意義,必須倍加珍惜、長期堅持。他指出:「必須堅持發展是硬道理,堅持敢闖敢試、敢為人先,以思想破冰引領改革突圍。」至於思想怎樣破冰?人們還在拭目以待。不知厲有為提出的私人財產問題,是否在思想破冰的領域裏,最終能否得到解決?

習近平強調:「當前,改革又到了一個新的歷史關頭,很多都是前所未有的新問題,推進改革的複雜程度、敏感程度、艱巨程度不亞於四十年前,必須以更大的政治勇氣和智慧,堅持摸着石頭過河和加強頂層設計相結合……」聽了這番講話,給人將有大改革的聯想。社會上流行着中央給深圳不少改革大禮包的傳言,意思是讓深圳放開手腳先行示範,然後推及全國。今後的改革,能否升格到上層建築,解決一些影響中國改革發展的深層次障礙問題,是人們特別關注的走向。現任深圳特區市委書記王偉中說,他在中央印發《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綜合改革試點實施方案(二○二○─二○二五年)》後,因壓力太大而失眠多日。

中國一再強調,開放要繼續,改革要進行。在新一輪掀起的深圳先行先試中,鄧小平「摸着石頭過河」的名言被總書記習近平再次提出來,給包括厲有為在內的國人重新打開了一片想像的空間。然這回摸着石頭,最後能不能過到河對岸,達成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彼岸」期待,顯然是個久違的新課題。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