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特朗普為什麼可以凌駕於憲法民主人命之上?(子 皮)

二○二○年美國大選已經結束了一個多月。到今天,美國對選舉結果已經沒有任何疑問,雖然特朗普部分支持者仍然荒誕地不肯承認敗選。事實是:在二○二一年一月二十日,拜登會宣誓就任美國總統。這一天中午十二點整,根據美國憲法,拜登成為美國第四十六屆總統。而特朗普在這一時刻,將失去他四年來具有的一切總統權力和特殊保護,成為一個美國普通平民。然而此時,美國不可以對自己說:噩夢已經過去,美國已經回到正常。遠遠不是如此。事實上,認為美國在特朗普之前一直是「正常」,而特朗普之後將自動回到「正常」的想法,是極其危險的。正是這種無視美國缺陷、堅信歲月靜好的習慣,造就了美國的下滑和特朗普的上台;如果美國人繼續如此,那麼我們可以期待在不久的將來,會有第二個特朗普的出現。災難過後最危險的是:假裝災難沒有發生。最需要的是:理性思考災難為什麼會發生?所以我寫了這篇思考美國選舉制度的小文,作為美國大選後思考的一部分。

欲觀看全文,請登記成為《明報月刊》訂戶:
如閣下為本刊訂戶,請登入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