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百年變局下的中國發展(馬 玲)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狀況下,老天給了中國兩個異峰突起的機會:第一個是二○○八年從美國開始的世界性金融危機,第二個就是這次的新冠疫情大流行。

世界性金融危機之後的二○一一年,日本內閣府發布的數據顯示,日本二○一○年GDP為五萬四千七百四十二億美元,比中國少四千零四十四億美元,中國正式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二○二○年這個百年未遇的大疫情,使得許多國家的經濟陷入困頓。這個「黑天鵝」的殺傷力和破壞力之大,也讓美國經濟出現嚴重問題。國際上稱這次慘烈的新冠疫情,「堪比一場世界大戰」。不論是死亡人數,還是經濟受影響程度,都達到了世界大戰的程度。而往往世界大戰之後,世界需要建立新秩序。

美國經濟萎縮 中國經濟擴張

美國勞工部十二月十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十二月五日的一周,美國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為八十五萬三千人,遠多於市場預期的七十二萬五千人,相比前一周多出了十三萬七千人。表明新一輪失業潮又起。美聯儲兩位經濟學家Kristian Blickle和Joao Santo日前發表文章寫道:「疫情通過債務積壓的渠道對經濟造成影響,其影響程度可能比我們在大蕭條時期看到的情況更嚴重。」

在世界經濟哀鴻一片的時候,中國經濟出現了彩虹。從四月份開始,中國工業、服務業、進出口、消費、投資陸續由負轉正。前三季度的GDP,同比增長了百分之零點七,增速比上半年加快了百分之二點三。其中數字經濟佔中國GDP比重已近四成,對經濟增長貢獻率近七成。

目前為止的前十一個月,中國進出口總額達到逾二十九萬億元。出口增速達百分之二十一點一,貿易順差達七百五十四億美元。這些出口數據,遠超經濟學家之前的預測,創下自一九八一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注意,這是四十年來的新高。特朗普在其任上,玩美中貿易戰,拚命打壓中國的貿易和企業,結果中國貿易出口反而出現了逆勢上升。二○二○年初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的時候,甚或這些年評論中國經濟和出口下滑的人們,任誰都不會想到,二○二○年結尾之際,全球會以「瘋買中國貨」的方式收官。

美國視人命為兒戲

美國,一直被視為世界發展模式的燈塔,尤其在制度上,被弗朗西斯.福山定格為「歷史的終結」之歸屬。然而,特朗普領導的美國,在這場疫情的衝擊下,不僅讓美國人分裂得更厲害,而且讓遠在太平洋彼岸的中國人對其制度也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質疑。

之前,世人誰也預料不到,國家最強盛、科技最發達、醫療最優越的美國,竟然在新冠發病率和死亡率這兩項上,都遙遙領先於世界。當上半年疫情襲入美國時,特朗普擔心經濟受到人員流動管控的影響,不肯及時採取有效的防控措施,結果疫情氾濫後越發不可收拾。

當下,美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已超過三十萬,每天增加了二十四萬例以上的感染者,而且兒童感染數已超過一百六十萬人。美國醫學專家預測,聖誕節之後,情況可能更嚴重。美國人因疫情一批批死去,平均每天有九百多人死亡。根據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數據,僅過去一個月就有超過五萬人死亡。

雖然中國武漢新冠病毒爆發時也曾混亂一片,但三月後局勢得到有效控制,現在生活和工作都已恢復到疫情之前的狀況。美國特朗普政府面對新冠病毒所採取的一系列「神操作」和「騷操作」,不僅讓中國人大跌眼鏡,而且讓中國人對美國「視人命為兒戲」的處理方式頗感困惑:重視人權的美國為什麼如此不重視生命權?尤其讓中國人不可理解的是,明明知道口罩能有效防範病毒,但任憑美國頂級傳染病專家福奇反覆呼籲,美國從總統到一些議員,再到不少普通老百姓,就是抗拒戴口罩,而且有些人的抗拒帶有嚴重的政治色彩。

對比中國政府的有效管理和美國聯邦政府與地方政府的各自為政和投鼠忌器,中國老百姓對美國的膜拜一下子滑落了許多。中國老百姓對美國老百姓的不聽話、不怕死也看不懂。雖然知道美國有「不自由,毋寧死」的傳統,但美國年輕人不顧家庭年長者的生命危險而任性聚會,實在讓中國人匪夷所思。受過儒家文化薰染的講究集體主義的東亞國家,和歐美倡導追求個人主義國家的區別,通過這次疫情的爆發與流行,可謂涇渭分明。

近日,法國一家政治雜誌的封面圖片,是美、中、法、德與台灣五位領導人賽跑,結果中國領導人衝出平行線領先,寓意不言而明。

美國二○二○年的總統大選,也出現了百年未見之危情,其背後一層層撕開的深刻政治問題和嚴重社會問題,比電視劇《紙牌屋》裏所描繪的更甚。毋庸置疑,當今的美國,即使選情告一段落,其背後隱藏的各種亂象亦很難收場。已經獲得正式當選總統認可的拜登,二○二一年一月二十日進入白宮後,對幾近失控的疫情到底能控制到何種程度?那些支持特朗普的龐大民眾是否願意和這位「老驥伏櫪」者配合?這些都是讓人深表關注的未知。如今的美利堅「分裂國」,要想重新捏成團,再次成為美利堅「合眾國」,並且重振「領導世界」的雄風,絕非易事!

引領世界經濟走出困境

中國掌舵人習近平在二○二○年十二月十六日,發表於《求是》雜誌的文章中表明:「當前最迫切的任務是引領世界經濟走出困境。」這篇文章的標題是〈共擔時代責任,共促全球發展〉。文章強調:我們既要有分析問題的智慧,更要有採取行動的勇氣。第一,堅持創新驅動,打造富有活力的增長模式;第二,堅持協同聯動,打造開放共贏的合作模式;第三,堅持與時俱進,打造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第四,堅持公平包容,打造平衡普惠的發展模式。

其實,在二○二○年十月份制定的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年遠景目標」裏,中國已經有意識把自己擺進了頗具長遠戰略意義的世界未來大變局中。

二○二○年十二月十五日的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播音員念了一段長篇評述:「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整個世界經濟蒙上了灰霾。行至年終,多家國際機構卻同時給中國經濟打出了高評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經濟將增長百分之一點九,全球經濟將萎縮百分之四點四;世界銀行:中國經濟將增長百分之一點六,全球經濟將收縮百分之五點二。中國成為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這個評述特別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來說是一次危機,也是一次大考。習近平在湖北考察時即提出「危中尋機,化危為機」。

跨過年去,進入二○二一年的中國,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即將來到。「百年未見的疫病大流行」、「百年未見的美國大撕裂」、「百年未見的中國大機會」,這三個「百年」,似乎預示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啟程。目前,已展現出一種難以迴避的趨勢,二十一世紀這個百年變局的主角,中國已開始登場。「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世紀」業已呼之欲出。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