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0-12-29
二〇二一年一月號
建制與泛民各有新動向(劉銳紹)

想不到進入二○二○年尾聲的時候,還有令人有點意外的新聞:建制陣營竟然向林鄭月娥發炮,而且幾乎在同一時間集中火力地批評。還有,就在這個時候流出紫荊黨快將成立的消息,導致更多傳言充斥。這種狀況肯定會延續到二○二一年。

建制派為何批評林鄭?

首先探討一下為什麼建制派在這個時候直接和公開批評林鄭月娥。主要有兩大原因。其一,因為在目前的氣氛下,批評林鄭月娥是最好得到政治分的時候。這種情況就像二○○三年「七一」大遊行之後,市民怨聲四起,無處發洩,怎樣罵董建華也可以得到掌聲。尤其是近一年來疫情嚴重,眼前仍不知什麼時候才可斷尾,這更是發炮的好機會。

其二,自從泛民離開立法會之後,不少已離開香港,他們的政治版圖和平台不斷消失。如果建制派繼續對政府作出不痛不癢的批評,或者繼續做保皇黨,只會繼續死氣沉沉。所以,趁此機會表現他們是為民發聲的,也是一種策略。

這裏又要分開不同的建制陣營。有意參加下屆立法會選舉的建制派,批評林鄭月娥是希望爭取市民的支持,增加自己的本錢。毋須參加大範圍選舉的建制陣營,也有批評林鄭月娥的需要,因為二○二一年下半年將會籌備下屆特首選委會,這也是建制各方兵家必爭之地。他們多點批評林鄭,也會令尋求連任的林鄭多點重視他們的意見。至於那些不會參加任何選舉的建制派,也可以藉着批評林鄭月娥而得到有關方面的關注,從而取得其他方面的利益。這些都是政壇常見的事。

不過,外界有一種演譯,認為建制派如此公開批評林鄭,是中央放棄林鄭月娥的信號。我倒不是那麼容易得到這個結論。對北京來說,林鄭現在仍然是非常得力的助手,也是最賣力的推手,即使其表現未必完全符合北京的意願,但在中國的政治文化裏,無功也有勞;況且,《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還有很多工作(外間形容為Dirty work,骯髒的工作)需要林鄭完成。所以,相信北京在這個時候仍然需要林鄭月娥。

不過,如果建制派對林鄭加大批評力度,對北京來說也無傷大雅,因為這樣反而可以警惕林鄭,令她更忠誠為中央效勞,才能保證連任的機會;此外,也可以讓她注意工作方法,改善她和建制派之間的關係,免得北京經常要通過中聯辦在背後調停,甚至要「落柯打」煞停紛爭。

更重要的是,縱觀目前建制派批評林鄭的內容,比較集中在防疫工作之上,例如港府不進行全民檢測。其實,這些批評也是北京想說的,但不便直說而已,以免弄巧反拙。既然建制派如此懂得掌握界線,不妨讓他們發炮,抒發一下他們對林鄭的怨氣,同時代北京說了那些不便直言的話,不是很好嗎?所以,大家有沒有發覺,建制派的批評不會涉及敏感的問題,也不會碰到北京的底線;對北京來說,這是對林鄭的「小罵」,卻是對北京的大幫忙。

紫荊黨的目標是專業界

政治現實告訴我們,事情的發展一切都控制在北京手上。北京根本毋須現在就考慮誰是下屆特首。讓林鄭連任?還是另選他人?毋須現在就作出決定,北京的牌多的是。況且,美國現在也是一團混亂,對香港的「制裁」也是無關痛癢,北京更可以按原定的意旨辦事了。

再談紫荊黨的成立。無論它的成立原意和背景如何,肯定會在建制派內產生一種拉力。這種拉力不會形成分裂(因為北京可以調節),但將會令建制陣營心態各異。說到底,這是中國政治文化的一種特色,即使上級要求團結,明確說明分工的細節,但「爭餅仔」甚至「爭寵」的現實卻是避免不了的。

不過,外界毋須抱着「剝花生」的心態來看紫荊黨與建制派的「爭奪戰」。我想,從紫荊黨的班底看,也許它未來爭取的目標是專業界的群體;若要他們爭取民建聯、工聯會等基層群眾的票,相信還有一段時間。如果北京真的以為可以用「移植的人士」來取代本地建制,也許又是一種浪費了。

料泛民會與國際結合

在此,也要為二○二一年的局面作一簡略的預測。必須注意的是,泛民的力量雖然在本地萎縮,但將會與國際結合,尤其是已到海外的一群,將會凝聚起來,甚至合流成為在海外的政治組織。這種情況就像當年孫中山的興中會,又像「六四」後逃亡出外的民主中國陣線。按現時的形勢看,他們慢慢形成歐洲(以英國和德國為主)和美國兩大圈子,爭取生存、發展和生根的條件。

不過,根據過去的經驗,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能否發揮團結一致的能量?十分值得觀察。這也是中國人搞政治的特點,往往因為小的分歧而變成大的矛盾,較少妥協的因素;官方如是,建制如是,泛民也如是。這一點非常值得中國人好好反思。

至於香港本地的形勢,更大的問題不是政治(因為北京將進一步牢牢掌握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而是經濟。美國拜登政府上台後,對華政策雖然不會像特朗普那麼強硬,但也不會像克林頓和奧巴馬年代那麼鬆軟。況且,特朗普在餘下的日子裏已掘下很多陷阱,創造更大的中美(包含香港在內)矛盾,令拜登難以改變硬碰的現實。這一切,都要考驗內地和香港人的政治智慧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