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1-29
二〇二一年二月號
風浪仍多的三大原因(劉銳紹)

踏入二○二一年,各方都關注香港的政局將如何發展下去?到底《國安法》實施之後是雨過天青,風雲漸散?還是仍然風高浪急,甚至風雨飄搖?按現時的趨勢,雖然大局基本已在官方的掌控,但估計風浪仍多,且要預防一些難以預料的因素。因為,還有三大問題仍在變化之中。

台駐美代表參加就職禮的啟示

其一,美國因素仍是主要的變數之一。

美國新政府已經上台,事前一般觀察,多認為拜登政府雖然不會像特朗普那樣瘋狂地破壞中美關係,但也不可能回到克林頓和奧巴馬的年代,對中國的政策相對溫和。一來因為中美的實力已進一步拉近,美國真的感到威脅;二來因為特朗普在下台前故意留下很多「蘇州屎」,大幅破壞中美關係。即使拜登的對華政策相對寬鬆,但也不可能一下子改變特朗普任內所做的一切。

果然,拜登就任之後,其待任班子已擺出一副戰鬥姿態。其中,「台灣牌」已是明顯的加強,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的待遇升格,獲邀出席總統就職禮。早前,蕭美琴已對外表示自己是駐美「大使」,被指責後才作調整。這次邀請,更是直接的邀請,有別於過去通過國會議員提供入場券的間接邀請。台灣對此大事宣傳,藉此壯大聲勢。光是這一個小小的動作,已預示未來美國將加快打「台灣牌」,也預示中美關係將有更多風浪。

此外,在拜登的新班子裏,不單姿態強硬,而且有實際準備。例如,國務卿人選布林肯公開表示,應該多點幫助逃亡離港的人士,同時增加了批評香港人權和新疆問題的力度。其實,外交界已發覺,拜登政府在還未上台之前,美國民主黨已跟特朗普的政策一樣,加強了跟歐洲國家的聯繫,尤其是美歐議會之間的接觸。因為美國認為,加強與歐洲盟友的合作,才能遏制中國進一步崛起,否則美歐分散實力,中國將有機可乘。這種國際格局已經形成,相信仍然繼續下去。

現時值得觀察的是,歐洲主要國家會否跟隨美國的政策,針對中國和香港官員和企業或它們在歐洲的業務。美國財長人選耶倫在最近一次聽證會上直言,中國已是最強勁的競爭對手,必須運用一切工具,才能應對。據悉,特朗普在下台之前,已要求歐洲主要國家公開表態和制裁中國企業,不是只說不做,或者只做不說。其中,英國與中國關係也在惡化,不排除它將跟隨美國的政策行事。

消息指暫時不會打壓言論

其二,中央對香港的管控行動將進一步加強,以達到全面穩定的效果。

本來,港版《國安法》執行以來,整體的治安和政治形勢均有好轉,警務處長鄧炳強也作此表示。不過,在官方眼中,這種情況只是相對穩定,而不是絕對穩定。況且,官方認為還有很多後續工作需要完成,才能安心。所以,剛進入二○二一年,就出現「一○六大搜捕」,律師黃國桐等人被捕。有人形容這次行動像二○一五年內地的「七○九」維權律師大抓捕,只是對象不盡相同而已。

如此態勢發展下去,也許還有更多犁庭掃穴的行動。從官方的角度看,既然已經開始了清理政治環境的工作,總不能半途而廢,否則將會死灰復燃。所以,除了具體的抗爭行動之外,日後一些屬於宣傳性(官方可視為煽動性)的行動,可能同樣被視為「違法」。到目前為止,《國安法》裏的一些條文還未實行(例如那些可能被指破壞香港與內地的關係的內容);如果這個部分也落實的話,那麼言論空間將進一步收緊。

據建制派人士說,北京暫時不會把控制的力度收緊到打壓言論,因為從策略和程序角度考慮,先易後難;先處理那些威脅較大的「抗爭派」和「行動派」,沒有即時危險的「言論派」暫時不作處理。

其實,官方也在觀察寒蟬效應會否出現?且看,近期不少泛民團體(例如由區議會為主體的「議政平台」,以及新公務員工會),均宣布解散,已出現官方預期的一些效果。所以,未來香港政局的形勢如何發展?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北京如何判斷形勢?如果他們認為基本穩定,也許會鬆一點。但如果他們認為還要繼續清理障礙,那就可能還有其他行動,例如改變特首選委會的組成方法,不讓泛民為主的區議員成為選委。至截稿前,官方已蓄勢待發,各界均關注這方面的動向。

民生問題成官方着力點

其三,香港的經濟形勢也是關鍵。

最新數字顯示,香港的失業率不斷攀升,打破近十多年的記錄;其中,青年失業率更令人憂慮。根據過去的經驗,經濟不穩,社會不滿自然增加。這些不滿雖然多屬民生性、經濟性的,但卻可能轉化為政治性。一九六七年的「左派暴動」(左派稱「反英抗暴」),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所以,民生問題已成了官方的一個着力點,近期不斷宣傳和擴展的「粵港澳大灣區」合作規劃,就是希望能提供一個新渠道,解決經濟和就業問題。

不過,另一個官方也感到困難的民生問題,就是防疫和抗疫工作。到今天為止,疫情還未受控,其中一個原因是市民對港府的措施沒有足夠的信心。某些朝令夕改的政策(例如花市取消之後又恢復,檢測工作亂套等),更減少了港府的管治威信。

更有甚者,由於新一屆特首選舉的工作快將來臨,不同領域的人士(包括建制派)也在虎視眈眈。其中一個近期傳聞較多的事情,就是會否有人因為「抗疫不力」而被「祭旗」?而「被祭旗」的人屬於哪一級?都是政圈中的熱門話題。據行內人說,其實食衛局局長陳肇始提了很多具體的措施,但很多問題都不是她的層次能夠解決的。那麼,這些問題怎樣處理?會否演變為人事變動的導火線?一切有待觀察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