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3-30
二〇二一年四月號
陰霾下觀察「兩會」(馬 玲)

「兩會」,開了八天。

在這一周多的時間裏,會上的消息在國內外攪動了幾許波瀾:中央政府將今年的GDP增長目標設定為百分之六以上、中國軍費首超二千億美元、中國第十四個五年規劃首次放棄了GDP量化目標、參加「兩會」的俄羅斯駐華大使說想坐高鐵去台灣看看……

往年,「兩會」的全國政協大會都是三月三日召開(除了去年疫情的特殊情況以外),但今年推遲到了三月四日召開。全國人大雖然仍是三月五日召開,但今年無論政協還是人大,會期都比往年縮短了。

在全球疫情依然氾濫之下,中國數千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聚集到北京的人民大會堂,那種人頭攢動的鏡頭,有意無意間向全世界傳遞着中國的安全景象。

中國不再將精力放在目標數據上

當總理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說到中國今年的GDP增長目標設定為「百分之六以上」後,此數字迅速在境內外引起熱議。人們紛紛認為,根據目前中國的狀況,「百分之六以上」只是「底線」,屆時的增長數據很有可能達到百分之七至百分之八。雖然二○二○年中國的GDP增速只有百分之二點三,卻是所有大經濟體裏唯一正增長的國家,所以增長的潛力不僅限於百分之六。

二○二一年是中國五年計劃的一個新開年,一改以往的慣例,有意不提GDP具體量化目標。過去為了經濟增長、不顧質量效益、不惜毀壞生態環境的做法已被摒棄。這次藉以昭示天下:中國不再將精力放在目標數據上,而是將指標值設定為年均增長「保持在合理區間」。這有利於引導各方集中精力推進改革創新、推動高質量發展和效益,同時也讓政府在應對國內外風險時具有靈活性。

美中開戰風險真實存在

中國二○二一年的國防預算是約一萬三千八百億元,增長了百分之六點八。二○二○年的預算是一萬二千七百億元,增長了百分之六點六。

針對美國對中國軍費開支增長的議論,出身軍事科學院的羅援少將回敬道:美國二○二一年的軍費預算達到七千四百零五億美元,中國的軍費預算二千零九十億美元,只是美國軍費的百分之二十八點二而已。美國二○二一年軍費環比增長了百分之七點八,高於中國的百分之六點八。從人均水平來看,每個美國人在二○二一年要負擔二千二百五十七美元的軍費,而中國的人均軍費只有一百三十多美元。美國自己在大幅增加軍費,憑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事實上,中國軍費的增長,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外部環境所迫。自美國提出「印太戰略」以來,亞太地區的「軍事密度」持續上升。美國已把百分之六十的海上兵力聚集到亞太地區,在西部陸地的印中邊境美國也挑唆着印度頻頻鬧事,台灣海峽也是美國的一個軍事着眼點……

美國《時代》周刊三月九日登載了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等寫的文章,題名是「我們如何避免在不知不覺中夢遊般一步步滑向與中國的戰爭」。文章說,亨利.基辛格一年多前曾表示,美中正處於「冷戰的山腳」。我們評估認為目前兩國正迅速登上這座山的山坡,並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陷入全面的類似冷戰的狀態。二○三四年這會不會導致兩國發生熱戰、甚至是核戰?不幸的是,答案或許是肯定的。

文章指出,歷史上不乏「修昔底德陷阱」的例子,每當一個崛起大國(現在是中國)與一個老牌大國(現在是美國)對抗時,結果往往是一場全球衝突。文章認為,美中可能的爆發點在南海爭議水域,也可能在台灣海峽。美中意外開戰的風險真實存在且在增加。險惡局勢,為了保衛邊疆,中國怎能不增加軍費開支加以應對?為此,中國二○一九年發布的國防白皮書強調了國防與軍隊建設的戰略目標:到二○二○年基本實現機械化和信息化建設,力爭到二○三五年基本實現國防和軍隊現代化。

台灣或成北京動武的首要目標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海軍上將,三月九日在美參議院的聽證會上預言,北京對台動武的風險「在這個十年內的未來六年是明顯的」。他三月十日在眾議院軍事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再次表示,考慮到中方一直以來的公開言論,在中國領導人任期內,台灣會是第一個目標。

他所謂的「未來六年」,就是二○二七年。今年是建黨一百周年,二○二七年正好是建軍一百周年。他的推論,看來也不全然是信口開河。

此外,根據中國《國家綜合立體交通網規劃綱要》披露的高速公路從北京修到台灣省的台北市這個轟動計劃來看,沒準兒這條敏感的高速公路二○二七年就能修成正果。

正在北京參加「兩會」的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做客《風雲對話》時,談到網友熱議的高鐵至台北項目,他說:「如果以後有機會去台灣省的話,我當然更願意坐高鐵去。」這段話,也被揣測是否暗藏某種信號?

今年正值蘇聯解體三十周年、中俄宣布建立戰略協作夥伴關係二十五周年、《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簽署二十周年、上海合作組織成立二十周年。這麼多的機緣巧合,讓中俄在當前共同對付美國這個「麻煩製造者」時難免不攜手。

李克強在「兩會」結束後的記者會上表示,中美兩國歷史文化、發展階段、社會制度都不同,彼此相處難免會有矛盾、分歧,有的時候甚至比較尖銳,關鍵是如何對待。終於,美中要接觸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及國安顧問沙利文,三月十八日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與中共中央外事辦主任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會晤,就一系列問題展開戰略對話。中美「二加二」高層會晤,至少體現了習近平同拜登在中國農曆除夕通話時的承諾,「雙方同意中美保持溝通渠道暢通」。

然而還有一個背景:美國、澳洲、日本、印度四國印太聯盟領導人,召開線上峰會進行合作,以應對「來自中國帶來的直接挑戰」。對話無疑是個不壞的開端,且看下一步中美關係如何演進。

修改選舉制度 承認基礎研究不足

三月十一日下午,全國人大在閉幕日表決通過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其中二千八百九十五票贊成,零票反對,一票棄權。草案包括,規定香港特區設立一個一千五百席的選舉委員會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以確保特首和立法會議員候選人符合香港《基本法》、《港區國安法》以及有關規定,讓愛國愛港人士管治香港。

在人大會議結束後的例行總理記者會上,李克強以一貫實在的態度回答了記者的問題。他回答有關科技創新的問題時,承認中國在基礎研究領域存在不足,認可研發投入佔GDP的比例不高,尤其在基礎研究方面有欠缺。認識到行政冗務、職稱評比等體制弊病對科研工作者有干擾,指出人才是研發和創新的核心要素,尖端創新和大眾創新要並行不悖。科研需要合作,創新必須依賴市場主體,尊重市場規律。他強調,中國經濟已經深度融入世界經濟,可以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關起門來是沒有出路的。中國會不斷地、主動地擴大開放,這是中國自身利益的需要,也有利於世界。

「兩會」從三月四日開幕到三月十一日結束,北京一直陰霾密布,沒有一天陽光燦爛之藍天。老天的這種面容,似乎也是一種「甩臉子」,預示中國還需「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