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4-28
二〇二一年五月號
完善選舉制度的利弊(劉銳紹)

港府推出一系列完善選舉制度的方案後,未來的結果將可按官方的設計,順風順水地推行。不過,任何事物總有利有弊,事前熟慮深思,可減事後悔思。

提高安全系數 創造社會氣氛

先談有利的地方。其一,官方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數,不僅絕對控制「戰情」,甚至可以說萬無一失。有人向港府建議,不要「去得太盡」,以免引起更大的反彈。得到的回應是:當年港英政府不是同樣控制選舉制度和選舉過程嗎?港英政府不是同樣委任立法會議員嗎?況且,現在的形勢已完全不同,只能按眼前的狀況行事。從這個角度看,完善選舉制度確實可以落實中央說的「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其二,趁此機會鞏固「愛國愛港力量」。不過,與其說鞏固,倒不如說整合,以至整頓。長期以來,建制派內部也分多種不同的利益群體,有忠心實意的,也有乘機漁利的;既然大家願意坐在同一條船上,那就按實際情況和需要辦事吧。但時至今日,北京更需要真誠和有實用價值的執行者。所以,順水推舟來一次全面的「摸底」和整頓,凝聚建制派的向心力,對官方來說也是好事。

舉例說,港府已放出消息,日後欲成為特首選委會成員的人,可能要填報國籍資料。這樣既可以測試各人的忠誠度,也可以作為一種制約或善導的工具,讓他們不要三心兩意。據聞,填寫國籍資料的要求早晚也可能在全體選民身上實施,倒不如先在圈中人的範圍內實行,更有一箭雙鵰之效。

其三,拉攏少數溫和泛民,創造社會氣氛。

在港府的設計中,令人感到至少預留小部分空間讓泛民參與,例如地區直選的二十席,就像內地的制度一樣,至少有八個民主黨派(均在一九四九年前成立)存在,並參政議政。值得一提的是,近期政圈中出現一種遊說活動,對象包括退出泛民陣營的人士、較少露面的年輕政治素人、政黨的青年一族等,旨在「引導他們走入正途,參與完善後的選舉」。這類遊說活動當然有不同效果,視乎被遊說對象如何思考了。

市民的「潛反彈」

不過,針無兩頭利,即使官方的思考非常周密,但總有意想不到和難以控制之處。所以,完善選舉制度也出現不能掩蓋的弊病。

其一,市民以靜制動的「潛反彈」,預示着未來仍有很多風險。

港府推出完善方案後,市民的普遍反應是:沒有反應,或者不作強烈反應;但這不代表市民接受方案的內容。沒有反應,皆因不少市民對港府失望,已無興趣理會官方推銷什麼?你想怎樣就怎樣,反正我有我的想法和權利。不作強烈反應,皆因疫情仍未穩定,加上官方多種禁制措施,既不能有公眾活動,更不能組織示威遊行。不過,網上的反對和埋怨之聲,昭然可見。

所以,即使官方放消息說可能禁止鼓勵投白票,但難保市民在官方的「提醒」之下已心中有數。如果官方有辦法發現誰投白票和加以追究的話,那麼市民就會反追:香港的投票是保密的,官方如何知道白票或廢票的來源?這是否等如官方帶頭犯法?還有,如果官方真的禁止投白票和廢票,那麼一些市民乾脆不投票,投票率低得像廢票率高一樣,也會令官方尷尬。

據悉,建制派人士已向官方提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唱票時毋須把選票(包括廢票)用投影機顯示出來,只需要安排各參選人的代表在場,圍攏起來監票,確保彼此之間的「小圈子公平」就行了,因為有權投訴的只是當事人。可是,這種做法同樣沒有公信力。

建制派內部失調

其二,完善選舉制度後,表面上擴大了民主基礎,但同時掀起建制派的內部失調。

以特首選委會為例,由一千二百人增至一千五百人,選民的代表性表面提高了,但由於選委的界別、範圍和資格重新認定,這就擴大了建制派內部的爭奪戰和「卡位戰」。這些矛盾過去是潛伏的,但日後將不斷浮面和升溫,官方高層要花很大氣力才能平衡。

其實,中央也發現建制派的問題,並設法加以調整。近期出現「忠誠廢物」和「廢柴學者」的爭拗,只是其中一種表現形式而已。過去的建制派,因為種種利害關係而分為「核心建制」、「外圍建制」和「邊緣建制」;但今天的建制還出現「新興建制」、「外來建制」、「南下建制」、「海歸建制」等,港府基於現實需要,正在努力平衡各方的利益,但總會順得哥情失嫂意。更有甚者,港府自行打破過去的慣例(註冊三年或以上的團體才榜上有名),如今竟出現註冊一個多月的團體就可以成為「列明選委」,怎教多年來全心全意為官方打拼的傳統核心建制心服呢?

增加中國外交困難

其三,完善選舉制度的內容必然為西方陣營提供大量政治子彈,增加中國外交的困難。

這種效果可謂立竿見影,西方國家紛紛抨擊,成為海外宣傳戰的實彈。此外,港府對異見或泛民人士(包括溫和泛民)的檢控案件正陸續進行,更成為西方陣營的「量子彈」,大大增加了發炮的能量。不過,中國真的不怕外國勢力,因為官方已摸清對方的底牌,不會因為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而跟中國鬧僵,傷害本身的利益,香港從來只是一張牌而已。

可見,香港的政制困局仍會繼續下去。完善選舉制度只能滿足官方的一部分要求,長遠解決問題還要更高的政治智慧。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