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能否盡用選舉政治空間?(劉銳紹)

近期政壇的熱門新聞,除了多位泛民人士先後被判入獄之外,還有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從港府的角度看,這是完善選舉制度後的第一次選舉,希望各方(包括泛民人士)踴躍參與。這樣既可增加選舉的認受性,如果泛民候選人當選,也可以說明立法會的多元化;因為立法會地區直選只有二十席,有泛民成員當選也不會影響大局。所以,近期政圈裏出現了連串遊說活動,鼓勵民主派出選。

為何贊成泛民參選?

總體而言,贊成泛民參選的理由主要包括以下幾點。

一、香港政圈過去經常出現兩極化,一邊是泛民,一邊是建制,雙方不單各走極端,還在有意無意之間把香港的政治氛圍推向兩極,導致選民也分門分派,大致形成黃、藍兩大陣營。長此下去,只會令中間力量更無容身之處;他們認為自己的路線代表着沉默大多數,只是在不正常的政治氣氛下才沒有用武之地而已。此刻,經歷了強烈的社會震盪後,市民也回歸理智,應是溫和派實踐「又傾又砌」策略的好時機,贏面頗大。

二、在競選的過程中,可以利用不同的平台發聲。無論是講述泛民的主張,或揭示官方的錯誤,也可以趁機表達;近的作用是爭取選票,遠的作用則是提高選民的認知和判斷能力,有利於日後的選舉。

三、雖然泛民當選的機會不大,即使贏了,只不過是立法會內的極少數,但儘管是花瓶,也是一種陣地戰和持久戰,能發揮多少力量就發揮多少,這也是「存在就是勝利,創造冒起契機」的戰略。當年中共起家的時候,黨員只有數十人,舉行第一次代表大會時只有十三人出席,後來不是成為執政黨嗎?

基於上述理由,確有一些泛民人士正思考是否參選,認為要用盡所有政治空間。據聞,某些建制派人士和內地的「欽差大臣」近期頗為活躍,紛紛出動遊說,而且採取密集戰術,目標是某幾位形象較溫和但又沒有跟官方妥協的泛民人士,因為這類人士最能襯托政治開放的形象。

不過,一些不是官方屬意的泛民人士也蠢蠢欲動,準備參選。他們認為自己是市民可接受的中間派,至少可以取得溫和選民的票;如果官方屬意的泛民人士不參選,他們更可坐享其成,得其所哉了。

為何泛民不應參選?

事實上,反對參選的泛民人士也不少。他們也有很多反對的理由。

一、今天的政治大氣候已大不相同,官方已經牢牢掌握選舉的每一個環節。這根本不是選舉,而是像內地那樣的推   舉─官方認可的泛民候選人,雖然當選的機會不少,但只是扮演陪跑甚至是「陪睡」的角色。香港人怎能認同這種政治文化呢?

二、最令泛民人士難堪的是,愈來愈多泛民戰友身陷牢獄,過着屈辱的日子,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參選,整個泛民陣營也會受辱,還會失去市民的支持;以後既無顏面對獄中戰友,也難以面對市民。這是政治自殺。

三、即使心懷忍辱負重之情參選,但到底港府怎樣設計選舉平台和遊戲規則?一點也心中無數。主張參選的人以為屆時可以通過選舉論壇發聲,但如果連論壇也不舉辦,那又怎樣呢?儘管候選人可以自設平台,但當局只會把他們當猴子耍;如不聽話,隨時可以在選舉的過程中DQ候選人。

上述情況反映各有理據,莫衷一是。按民情,頂多只能說涇渭分明,但暫時沒有壓倒性的意見。本來,泛民可以通過民意調查掌握情況,再商議如何行事,但自從協調和初選機制也被官方治罪之後,還有《國安法》的內容,很多行動都變成「入罪的萬能匙」,進行民意調查也要小心為上。

縱觀眼前形勢,泛民陣營想尋找一絲發揮作用的空間,可謂難若登天。主要的原因不是他們不努力,不願意犯難而上,而是因為市民的心態已經疲勞,產生強烈的無奈和無力感。

市民陷於這種狀態,也是無可厚非的,既因為疫情仍未根治,經濟前路未明,市民哪有熱烈的心情關注選舉?況且,一批泛民人士已紛紛離港,顯示民間的爭取行動已進入低潮,暫時要搞也搞不起來。

市民投票給泛民也沒有用?

就在這個時候,政壇又傳出另一種輿論─市民投票給泛民候選人也沒有用,一來因為他們只能充當極少數派,二來他們當選後如果過於激烈,也可能隨時被DQ。值得注意的是,追本溯源之後發現,上述言論不是泛民陣營傳出來的,而是某些人士轉彎放風的。

試想,假如投票率低,只會影響泛民的選源,而建制派的選票則可以通過動員而得到保證。所以,各位不妨猜想一下,到底這種消息從何而來呢?沒有答案不要緊,這種情況至少讓各位感受到,政治確是波譎雲詭的遊戲,各有各的動機和利益考慮。

最後值得一提的是,如果這次選舉能夠符合官方眼中的「良好效果」,也許就會慢慢成為新常態,外國怎樣反對也無補於事。中央已看穿,西方國家聲稱關注香港的民主發展,都是口惠而實不至的口技而已。他們只是拿香港作為棋子,向北京爭取更大的經濟利益吧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