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5-28
二〇二一年六月號
加息恐慌的背後(曾淵滄)

近一段日子,美國股市出現過數次的小股災,這幾次的小股災都是因為加息的恐慌而引起。眾所周知,目前美國聯邦儲備局所定的聯邦利率是零至零點二五厘,是歷史上的最低點,應該已經無法再下降而只能回升。而美國股市從二○○九年至今的超級大牛市的基本成因就是依賴這個超低利率,一旦利率回升,投資者、投機者就會擔心這個大牛市會到此為止。

然而,美國聯邦儲備局定的聯邦利率所指的只是隔夜利率,超過一天的利率基本上依然是由市場決定,一般以美國國債利率為最重要的參考依歸。近日,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升上一點七厘,這相等於說投資者認為未來十年,平均利率會是一點七厘以上。還有,美國剛上任不久的財政部長耶倫也公開說支持加息,依照美國憲法,財政部長不能管控加息或減息,加息或減息的唯一執行者是聯邦儲備局,現任主席鮑威爾是前任總統特朗普所委任的,也因此,耶倫的談話被一些政治觀察者認為是新任總統拜登對鮑威爾的不滿意,準備在明年二月鮑威爾任期滿時換人。

聯邦儲備局主席成重要角色

美國憲法規定聯邦儲備局主席任期四年,與總統任期一樣是四年,但不是同時上任與任滿,而是相隔一年。因此,就算是換總統,由上一任總統委任的聯邦儲備局主席依然會繼續當主席一年,然後由新總統決定是否換人。而鮑威爾的前任,也正好是目前的財政部長耶倫,會不會有這麼一個可能性,明年耶倫還得當聯邦儲備局主席?畢竟,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職位,拜登不一定會信任特朗普委任的人選。二○一○年,奧巴馬總統的確再度委任其前任小布殊所委任的伯南克繼續任聯邦儲備局主席一職,相信原因是伯南克的的確確很成功地在二○○九年奧巴馬正式上任後不久就推出量化寬鬆(QE)政策,解決了金融海嘯所帶來的災難。QE是伯南克發明的,他也是執行者,因此奧巴馬沒有馬上換人,而是讓伯南克再任主席四年。到了奧巴馬連任後,最終也決定換掉伯南克,任用耶倫。

美國聯邦儲備局有權獨立做決定加息或減息,不必聽命於總統。過去,特朗普與鮑威爾之間也的確搞得很不愉快,特朗普甚至公開說很想炒掉鮑威爾。

為何不加息以壓抑通脹?

美國的最新四月份通脹率超過了百分之四。過去,鮑威爾說可以容許百分之二的通脹率。如今,通脹率已超過了百分之二水平而直達百分之四以上,為何仍不加息以壓抑通脹?鮑威爾在現階段不斷地說不會加息,也一定有他的道理,那是因為目前的經濟復甦只是建立在去年的經濟衰退之上,是去年同期停產而今年恢復生產所造成的。當然,耶倫的講話並不表示她認為目前應該馬上加息,耶倫也是認為今年底比較適合加息。

理論上,港元與美元掛鈎,因此美國的貨幣政策會直接影響香港。美元加息,港元也會加息,但美國政府的財政政策與香港的財政政策就沒有必要一模一樣。目前,拜登正在大灑金錢,執行一萬九千億美元的紓困措施,也準備推出一萬二千五百億美元的基建大計,這三萬多億美元一投入,肯定會製造通脹。二○○八年,中國推出四萬億人民幣的基建大計,也帶來很高的通脹率。不過,對拜登而言,控制疫情,恢復經濟增長是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拜登心裏明白,他之所以能險勝擊敗特朗普,還得多謝特朗普沒有能力控制疫情,搞到投票前夕,美國疫情失控、經濟衰退。如今,已有超過二億美國人接種疫苗,疫情開始受控,接下來的事當然是推動經濟復甦,但經濟過熱、股市泡沫化也不是好事,貨幣政策與財政政策必須一手抓、同時抓。聯邦儲備局主席與財政部長兩個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人選,而聯邦儲備局主席人選更重要,因為一旦委任,這名主席就可以不必再聽命於總統而自己做決定。相反,財政部長需要直接地聽命於總統,總統也可以隨時換部長。

香港只能適量推出紓困措施

美國可以隨意印鈔票來搞紓困措施、發展基建,香港就不可以如此做,而內地中央政府更是擔心美國亂印鈔票,熱錢會流入中國,把中國的股市炒起、泡沫化。因此,目前的情況是內地人民銀行正在靜靜地收緊銀根,壓抑股市的升勢,香港也只能適量地推出紓困措施。畢竟,香港特區政府必須動用儲備來支付開支,不敢任意花錢,這造成了差距。美國工人會因為基建上馬經濟大幅復甦而加薪,加薪幅度更可能高於通脹,生活可以改善。香港則面對輸入通脹,但工資無法跟隨上漲而導致工人生活水平下降。美國經濟從來就不依賴外來旅客,而旅遊業則是香港四大經濟支柱之一,四大支柱去其一,是不是也得大搞基建來製造就業?可是,過去的許多次經驗顯示,基建一上馬,勞工嚴重不足,得輸入大量外勞,外勞則與本地工人之間形成政治與經濟上的矛盾。

無論如何,美國通脹已開始出現,美國金融市場,特別是股市也會經常性的出現波動。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