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一國兩制」初期實踐回顧(劉銳紹)

中國共產黨慶祝一百周年黨慶。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中國共產黨與一國兩制」論壇上說:「作出一國兩制政治決斷,需要何等的胸懷和勇氣?」「世界上還有哪個執政黨會允許在一國之內實行兩種社會制度?」這個問題問得好,令人回想香港回歸初期(一九九七至二○○三)「一國兩制」的實踐,的確體現了無可比擬的胸懷和勇氣。

在這六年裏,香港人和世人看到的是,中國共產黨完全履行了它的承諾,體現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宣示的「一國兩制」精神,一點也沒有花假。如今想來,有不少事例可以追溯,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

希望愛國陣營審慎行事

一、要求傳統愛國陣營審慎行事,不要破壞投資者的信心。

其中最具體的要求是,如果遇到勞資糾紛,首先盡量不要介入,先行從旁觀察,看看事態如何再算。如果可以從旁協助勞方解決,那就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不能為勞方向資方爭取到理想的效果,那就看看能否用最低的程度介入,例如協助勞方自行爭取,而傳統愛國陣營的人士盡量不要出面。

為什麼有此政策?主要的原因是不希望間接推動更多勞資糾紛,影響了投資者的信心,尤其是大型的華資和國際企業。記得在許家屯年代,中央認同「留住英資,吸引外資,鞏固華資,壯大中資」的政策,讓香港回歸後經濟繼續發展。可見,這個出發點是好的。

不過,針無兩頭利。在傳統愛國陣營減少介入勞資糾紛的時候,有需要尋求幫助的勞方只能從其他渠道尋求協助。於是,職工盟等勞工團體就乘時而起,活躍於勞資糾紛之中,慢慢成為新的工人運動領頭羊,會員人數不斷增加。

二、勸籲建制派不要批評特區政府。

那時候還未出現「建制派」的名詞,各方親政府和親中央的力量還未像今天那樣明顯地凝聚起來,按中央精神辦事。用通俗的話,就是各顯神通。不過,為了減少磨擦,有關方面要求他們不要批評特區政府,以免無端干預或影響施政。

其中最突出的例子是,有關方面表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可以就全國性事務發言,但不要在香港事務上發表意見;如談及香港的事情,最好是香港與內地有關的跨境事務,而不是純香港的內部事務。

這個要求的目的很清楚,因為港區人大代表是全國性代表,比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地位還高,他們的表態帶有半官方的影子。所以,還是盡量減少為妙。

有些港區人大代表表示大惑不解,內地省市的全國人大代表可以就全國性事務發言,也可以就當地事務發言,為什麼港區人大代表卻不可以?有關方面通過好言相勸,才能消除疑惑。

港區人大後來提出設立辦事處,同時讓他們公開接觸市民,但這些建議後來也擱置下來,避免構成港府的不便。

避免外界覺得有「影子政府」

三、要求傳統愛國陣營好好學習,不要急於參與港府事務。

回歸前後,一些傳統愛國人士認為是「參政報國」的時候了,但那時候主政的,除了特首董建華之外,其餘的全部是平穩過渡的「港英餘孽」。久而久之,傳統愛國陣營裏就出現「坐江山的沒有打江山,打江山的不能坐江山」的情緒。

有關方面同樣好言相勸,勸籲他們努力學習和實踐,假以時日,必有所成。老實說,傳統愛國陣營比「忽然愛國」的人更理解中央意圖,而且忠心實意地執行中央指示;只要靜心規勸,就可以把情緒安定下來。

四、內地駐港官員也懂得制約。

其中一個主動遵守的原則是:除了必要的場合(例如國慶酒會)之外,大凡特首出現的地方,有代表性的駐港官員(例如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即後來的中聯主任)盡量避免同場出現。因為這些代表中央的官員出席,很可能搶了特首的鏡頭,還可能引起外界很多無謂的聯想。可見,當年的考慮十分細緻。

五、駐港機構人員盡量減少曝光。

這不是說駐港機構人員不能在外面活動,而是要他們不要高調行事,以免讓外界感到「內地力量暗中在港活動」。所以,即使是負責地區和群眾工作的人員,也較少用官式身分出席地區組織的活動。如果他們有需要與地區或社團人士接觸,多數是個別的聯繫。

上述兩項政策的原意,是要盡量避免外界感到在香港有另一個「影子政府」或代表中央的力量,影響特區政府的形象。

從「大新華」到中聯辦

六、駐港機構調整名稱,但不能敏感,避免嚇怕香港人。

過去,代表中央的駐港機構是新華社香港分社。眾所周知,新華社又有「大新華」和「小新華」之分。前者實際是領導政治工作的決策機構,兼備外交性質的使館功能;後者才是真正從事新聞業務的機構。香港回歸後,前者的功能應該撤銷,因為不能讓外界認為新華社在領導特區政府,而外交性質的工作應由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負責。所以,「小新華」可以存在,但「大新華」應該改名。

那麼,改什麼名字好呢?有人笑言乾脆稱為「中國共產黨香港黨委」。這個建議當然只是搞笑而已,後來按其職能,改為今天的「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簡稱「中聯辦」。

同樣出於不想嚇怕香港人的原因,「大新華」屬下的一些部門早已改頭換面。例如把統戰部稱為「協調部」,因為對香港人來說,「統戰」一詞太剛強了。

上述各項內容,反映當時中央落實「一國兩制」的實際行動。今天因為形勢變化,所以有不同的表現形式,已是另一種「一國兩制」的實踐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