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6-29
二〇二一年七月號
拜登不再相信自由經濟的神話?(曾淵滄)

香港特區政府今年推出的iBond,反應極佳,申請人數、金額皆創新高,有些人沒有錢也向證券行借錢申請,準備等iBond一上市就賣掉,扣除借錢利息之後,仍可平白無故的賺數百元、甚至千元。今年通脹預期高,iBond上市後會受到追捧,因此iBond也可以被視為香港特區政府全民派錢的另一個手法。

香港經濟至今仍受到疫情嚴重影響,旅客絕跡嚴重打擊旅遊業、零售業,失業人數居高不下。一直以來,通脹的起源之一是社會繁榮,人人花得起錢而引起,那麼目前香港通脹預期升溫又是什麼原因造成?相信原因之一是人民幣升值,香港人生活上需要的東西,大部分來自中國內地,而人民幣兌港元由去年開始就上升,近期升勢更是加快,人民幣升值,香港人就得付出更多的港元購買來自內地的產品。美國也是如此,美國的通脹率與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之間形成很強的相關係數,人民幣兌美元升值,美國通脹率也上升,這說明今日中國生產的東西也成了美國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過去四年,特朗普努力地想改變這個現象,但是不成功。

拜登如何體面地撤銷關稅?

二○一八年,特朗普發動中美貿易戰,希望通過向中國產品徵收關稅以打擊中國貨的競爭力,但人民幣兌美元也在那個時候逐步貶值,中國政府決定以人民幣貶值來對沖關稅的打擊,結果人民幣貶值成功地化解了中國產品在美國市場的壓力,美國人繼續購買中國的產品。那時候,人民幣貶值也使到美國的通脹下降。到了二○二○年五月,中國疫情開始受控而美國卻開始大爆發時,該情況對中國產品更有利,中國成了全世界唯一有能力開始復工的國家,美國人生活就更加依賴中國了,甚至連抗疫的口罩也得大量從中國入口。於是,中國政府就決定不讓人民幣再貶值,反之則開始升值了。今年拜登上任後大派金錢,準備搞基建,將來還準備與G7國家搞西方式的「一帶一路」,又是派錢的玩意,再加上人民幣升值加快,美國通脹就於近日一舉破十年新高,特朗普的貿易戰至此可以說是失敗了。

有理由相信,拜登接下來會設法體面地撤銷特朗普留下來的關稅,因為關稅也是造成通脹的另一個原因。特朗普說,中國廠家在付關稅,那當然是自我吹牛。實際上,關稅是由中國廠家、美國入口商、批發商、零售商及消費者共同分擔,消費者分擔的部分就構成了通脹的部分。

今日美國人,不論是支持共和黨或民主黨的選民,都感到中國崛起的壓力而對中國產生敵意,因此拜登不可能一上任就平白無故的撤銷特朗普留下來的關稅。如果拜登真的那麼做,一定會被批評為向中國下跪。要體面地撤銷關稅的最佳方法是重開中美貿易談判,通過簽署新的貿易協議來取消首階段貿易協議中的關稅,同時設法向中國爭取另一些好處以取代關稅。

美國經濟結構最大的困境

當年特朗普與劉鶴的談判,很大的力量是用於要求中國買一些美國的農產品,因為特朗普希望以此來爭取美國數個農業大州的選票,拜登當然也會繼續爭取美國農民的利益,農民的選票還是關鍵的。今日美國只有兩種產品領先於全世界,一是高科技產品,另一是農產品,但美國不敢出售高科技產品給中國,擔心中國會抄襲、模仿這些高科技,因此唯一可以賣給中國的就只有農產品,這也是今日美國經濟結構最大的困境,高科技與農產品之外的產業空洞化了。美國的自由經濟體系,以及過去多年鼓吹全球一體化的結果就是生產外判,美國矽谷領導世界,但美國的芯片生產竟然比不上台灣與韓國。近日拜登終於不再相信自由經濟的神話,決定學習中國,由國家來主導、支持經濟發展方向,並決定撥款一千多億美元直接支持高科技發展與生產,其中部分金錢就是用於推動芯片的生產,也準備在電動車的生產和研發上,與中國一較高低。

過去許多年,甚至近日的G7會議,美國及西方國家長期批評中國政府津貼企業,造成不公平競爭。多年過去後,西方國家無法禁止中國式的社會主義經濟模式,於是不得不開始學習該模式,由政府提供大筆金錢來資助企業進行科研與生產。G7會議通過了美國提出的「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協議」,要求G7甚至全球政府的企業稅最低為百分之十五,以避免有些國家以低稅來爭取投資,造成另一種「不公平」競爭。也許中美若開始新一輪的貿易談判,美國貿易代表也會要求中國簽署「全球最低企業稅率協議」。實際上,今日中國一般的企業稅率已遠高於G7所通過的百分之十五最低稅率,只是中國中央政府、地方政府都有各種各樣的稅率優惠來吸引高科技投資。

中美如果重開貿易談判,焦點應該也不會局限於美國市場,而是中國市場。十四億中國人的市場是全世界各地商家期望打進的市場,美國的金融業與科網企業都很想打入中國市場,而中國長期以來都很小心處理金融業與科網企業市場開放的事。金融業是一切根基。當年亞洲金融風暴下,中國不受打擊就歸功於中國市場不開放,人民幣不能自由流動,而科網的開放也涉及政治,非常敏感。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