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7-30
二〇二一年八月號
看鄧小平的改革遺產(馬 玲)

舉世皆知的「貓論」,是鄧小平一九六二年在談恢復農業生產時引用的一句四川俗語:「黃貓、黑貓,只要捉住老鼠就是好貓。」這是「貓論」第一次公之於眾。

後來慢慢演變為「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就是好貓」。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貓論」隨處可見,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一個理論標誌。一九八五年,鄧小平再度當選美國《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他的「貓論」被摘在《時代》周刊上,影響擴大到全世界。

英國前首相希思(Edward Heath)曾這樣評價鄧小平:「我很享受和鄧小平的交談,發現他在陳述自己的觀點時既坦率又直接。」

沒錯,每到中國發展理論和社會分歧出現嚴重爭論時,鄧小平幾乎都是用通俗易懂的幾句話,言簡意賅的指出方向。比如「發展是硬道理」、「不爭論」、「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理順國際環境

一九七八年,鄧小平就找到谷牧商談向國外開放的問題。隨後,谷牧率團連續訪問和考察了許多國家,回來寫的報告振聾發聵,也帶給鄧小平很大的震動,當時的中國又重新「睜眼看世界」。

一九七八年十月,鄧小平首先出訪了日本,當他乘坐新幹線時,日本記者請他談談感受,他說:「感覺到快,有催人跑的意思,我們現在正適合坐這樣的車。」在松下公司(Panasonic株式會社),他與時年八十三歲的松下幸之助交談了二十分鐘,虛心向松下請教,並說:「值得我國學習的東西很多。」一九八七年,松下在中國設立了第一家合資工廠。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十二日,鄧小平抵達新加坡,與李光耀總理進行了深談。他對李光耀說:「我們都需要一個和平的國際環境來建設我們各自的國家。」上世紀到九十年代,李光耀幾乎每年都來中國,親眼見證了中國的變化。他說:「中國的開放政策給我印象最深的特徵,當數鄧小平的果斷堅決和不遺餘力。」

一九七九年一月一日中美建交。一月二十八日鄧小平對美國進行了九天的訪問,參加了近八十場會談和會見,有二十二次正式講話、八次會見記者或出席記者招待會。他參觀福特汽車公司,參觀了波音七四七飛機裝配廠,說「看到了一些很新穎的東西」。

鄧小平訪美時,同行的中國社科院副院長李慎之在飛機上問鄧小平,「我們為什麼要這麼重視同美國的關係?」鄧小平回答:「回頭看看這幾十年來,凡是和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富起來了。」

由於搞定了中美關係,讓中國國家利益得到了最大化,以至於鄧小平以「一國兩制」推促香港回歸,與當時的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鬧得「不歡而散」,導致其神思恍惚在人民大會堂台階上摔了一跤後,和英國鐵杆的美國也並未阻攔「使壞」。這些都體現出他「折中務實」的智慧和風格。

鄧小平把國際環境基本理順以後,於一九七九年提出了「中國式的現代化」—小康概念。

深圳的改革開放

一九八○年,深圳成為經濟特區。這源於一九七七年十一月鄧小平在葉劍英陪同下的廣東視察。當時深圳所在的原寶安縣非常窮困,不少人冒着生命危險偷渡深圳河去香港。

聽到當地幹部彙報人們偷渡香港時,鄧小平肯定地說:「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他說,要解決這個問題,就要發展內地一側的經濟。

一九七九年三月,寶安縣改設為深圳市,袁庚在深圳蛇口創辦了蛇口工業區,成為中國第一個改革開放試驗區。

一九八四年一月二十四日,在深圳特區成立第四個年頭、國內圍繞特區非議不斷、詆毀日加時,鄧小平來到了深圳,他目睹了深圳的發展變化後,提筆寫下:「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給深圳吃了一顆定心丸。

袁庚向鄧小平彙報,工業區之前是偷渡香港的線路,特區成立後偷渡的年輕人留在當地工作了。他們改革了人事制度,實行招聘和合同制,工資實行職務工資加效益掛鉤的浮動工資,員工考核培訓後上崗,通過選舉產生領導班子,實行任期責任制。鄧小平肯定了袁庚提出的「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

深圳不僅是作為特區對中國有特別的意義,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至此時,更是為中國吹響了新一輪的進軍號角。

一九九二年元旦,時任中共廣東省委副秘書長陳開枝接到時任省委書記謝非的電話,說「我們盼望已久的那位老人家要來了」。

陳開枝連忙趕回去,看到了那份「改變中國歷史的一個絕密電報」。彼時,中國非常困難,一方面是國內姓「資」姓「社」爭論激烈,另一方面是「八九動盪」之後國際政治格局巨變。在這關鍵時刻,鄧小平抵達。

當時深圳被罵得一塌糊塗,說深圳在搞資本主義復辟,除了五星紅旗外都已變「資」了。他們迫切希望聽到老人家的意見。

鄧小平到達深圳的第二天,登上了號稱「神州第一樓」深圳國貿大廈,在那裏發表了「發展才是硬道理」、「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不堅持社會主義,不改革開放,不發展經濟,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條」等等說法。

三月二十六日,《深圳特區報》發表了〈東方風來滿眼春—鄧小平同志在深圳紀實〉的社論報道,立刻轟動海內外。

鄧小平的南巡講話,標誌着中國改革進入新階段,改革開放的步伐加快。

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及二十一世紀,特區和開發區在國內遍地開花,開放了多個靠近邊境的開發區。二○○一年,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又迎來了新一波國家級和地方級開發區建設熱潮。截至二○○八年,全國絕大部分城市都設立了開發區。

陳開枝曾說,「改革開放之初,我們廣東什麼都要憑票,有四十六種票證,買火柴要票,買兩塊豆腐要豆腐票。現在有兩個票,一個郵票,一個股票。」

為此,深圳人說,「沒有南方談話,就沒有『十四大』;沒有『十四大』,就沒有今天這樣的發展。」

「鄧小平讓中國人富起來了!」

鄧小平眼界開闊、思想活躍、敢闖敢試,做事不拘泥於教條和傳統,提倡「摸着石頭過河」。

是鄧小平,把中國拉回到正常的發展軌道:恢復高考、尊重知識、鼓勵創新、黨政分開、抓大放小、物質刺激、承認人性、自主經營等等。在農村搞聯產承包、在深圳開創經濟特區、在外交上與美國建交、在國際關係方面提倡韜光養晦……

不同於喜歡講理論的毛澤東,鄧小平講的是務實。他主掌中國的最大特點是:不唯書本、不唯教條、不唯古法,只唯事實。甚至在涉及到一些所謂的「根本問題」時,他主張不爭論,選擇避開矛盾,表示有些可交給歷史去解決。

社會上給鄧小平總結了十大改革遺產:

一、支持和領導真理標準討論。二、主持起草《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三、改革開放之初提出讓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最後走向共同富裕;推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包產到戶;設立經濟特區,讓「特區」去闖,去實驗的三大政策。四、推動黨和國家領導制度改革。五、提出社會主義初期階段理論和黨的基本路線。六、指出只有精神文明和物質文明都搞好才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七、把市場經濟引入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八、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九、提出「一國兩制」構想。十、提出了包括韜光養晦等一系列遠見卓識的外交方針。

鄧小平一九七七年七十三歲時,開始在中國醞釀改革開放,直到一九九七年他九十二歲謝世。鄧小平老年的二十年時光,真正改變了中國「一窮二白」的命運。所以說「鄧小平讓中國人富起來了!」一點都不誇張。

不要把爛帳算到鄧小平身上

不過現在,國人在吃肉喝酒後、在擁有私家汽車後、在老家或城市住上寬敞房子後,越來越多的人卻針對當下貧富差距、官場腐敗、道德淪喪等一系列問題,把這些爛帳卻算到了鄧小平身上,讓他的名聲落到了谷底。

縱觀中國歷史,率領變法和改革的人物,基本都沒好結果,比如商鞅,比如王安石,比如范仲淹……如今社會上對鄧小平的不公、不敬、不堪的評價,似乎又進入到那個歷史怪圈。

不妨為那些歌頌改革開放前中國乾淨平等的人建立一個孤島,把他們送回到那個吃不飽、幾乎買任何東西都需要票證、上不了大學、高中畢業就下鄉當知青、全家三代人擠在一間房裏、除了八個樣板戲幾乎沒有什麼娛樂、不能出國留學、不能出國旅遊、購買不到奢侈品……看看有幾個人願意真正回去。

總之,鄧小平並非完人,他身上也有局限性,也犯有不該犯的錯,但是他的功績不容抹殺。如果沒有鄧小平,肯定沒有今天的中國,所以說,中共能走過一百年,鄧小平在期間起了特殊的作用。

(二之二,完。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