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9-29
二〇二一年十月號
「清理障礙」之後將如何?(劉銳紹)

近幾個月裏,外界看見港府對「反對勢力」進行犁庭掃穴式的打擊,可謂一浪接一浪,一炮接一炮,而且每仗皆勝。教協、民陣先後自動解散,支聯會即使未能自動解散,但港府也可能主動出手。跟着,外傳日後的打擊目標還有記協、職工盟等。如此類推,當局還會用各種條例限制多個社會團體的活動和功能,或要調查它們的有關資料。這種態勢持續下去,外界關注,網絡以至宗教團體會否成為日後的監控和整治對象?

打擊反對勢力的三大需要

從官方的角度看,上述行動是必須的,因為有三大需要。其一,必須盡快清理各種障礙,以免夜長夢多。自從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對香港問題作出全面部署之後,加上《國安法》的實施,一系列具體計劃已見諸行動。這些行動都是為了落實高層「穩定壓倒一切」的政策,因為跟着要推行的工作還有很多,例如要進行新一屆的選舉委員會、立法會和特首選舉。如果「讓反對派繼續阻撓,將會事倍功半」。所以,必須有效率地落實二○一四年提出的「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其二,在官方眼中,香港已浪費了二十多年時間,跟內地的關係還未到互相配合的地步,更難說「魚水關係」。眼前,內地的經濟形勢需要進一步運用香港的優勢,才能更好地解決各種問題。例如,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不單需要香港資金和人才的投入,還要繼續讓香港作為中國經濟的外向橋梁。

更重要的是,深圳前海地區多年前已被規劃為新的金融區,但一直未能發揮重大作用。所以,內地最近把前海與香港的合作範圍擴大七倍,就是要盡快推動兩地的金融合作。

這裏還有一個奧妙之處,就是有關方面認為金融的主動權掌握在內地比在香港更為主動。一來可以擴大內地的金融事業和實力,二來可以避免金融業受到外國的衝擊或影響。所以,必須加快前海與香港的結合,尤其是讓香港的經濟實力協助內地經濟提速。

國際形勢:明年挑戰更大

其三,有關方面觀察國際形勢,也許感到明年的挑戰將會更大,因為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已基本完成它們的合縱連橫,只是計算在什麼時間出手打壓中國的發展而已。這些合縱連橫首先不是在軍事上的圍堵,其實這是虛晃一招,誘使中國在其他方面妥協而已。西方陣營的目標仍然是中國的經濟和市場,尤其是賺錢最快的金融和第三產業。

不過,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已積累一定的實力,而且不願再受外國牽制;在條件具備之後,還有意圖和力量向外發展。這種態勢已是不可逆轉,所以對外國的干擾和壓力自然不會屈服和順從。所以,對香港的形勢必須有新的部署,也就是官方口中的「新常態」了。用過去的話說,就是「攘外必先安內」,才可以集中精神應付外來的挑戰。

上述三點都是官方的合理盤算,但事情總不是一帆風順的,所以內地的智囊也提出一些必須關注的地方,以免顧此失彼。例如:落實全面管治權的同時,必須注意方法問題,以免出現五十年代「反右」期間的「擴大化」弊病。這也是外界發覺為什麼有些「反對派人士獲得區別對待」的原因;容或在執行時會出現偏差,這就要靠執行者準確掌握政策的分寸了。

又如怎樣避免各種副作用。舉例說,中美角力必然牽涉在港的外資,《國安法》實施之後,外資的確出現信心問題,所以港府和內地駐港人員在過去一段時間裏經常與外資接觸,力求解釋它們的疑問。直至現時為止,在港的外資數字與《國安法》推行初期的時候基本相近。至於港人移民的數字,則是另一回事。林鄭月娥不評論具體原因,只說香港本身就是移民城市。

大方向已無懸念

形勢發展至今,外界一般感到香港未來的大方向已沒有懸念,只有隨中央的政策發展,讓日後的效果驗證政策是否對頭。所以,人們更務實地觀察問題。這些問題包括:下一屆特首將會是誰?林鄭月娥連任?還是新人或舊人上場?無人能說。但有一點可以明確,就是無論誰是下屆特首,也是中央政策的執行者,而且是忠實的執行者,無人能超越這個框框。過去,尚有一絲「擦邊球」的空間,相信日後已無人願意嘗試了。

此外,林鄭月娥再度表示,重組政府架構的工作已無可避免,但在她本屆任內未必能夠完成;也就是說,早前立法會和區議會的架構和功能已經基本完成「重新配置」,政府的架構將是下一步的目標。值得觀察的是,日後重組政府架構時的主導權在哪裏?相信港府的發言權已經不多。只要看看近年內地的「五年規劃」,已可察覺香港的主導權不再是主要的了。在北京眼中,這樣才是對香港有利,不會再蹉跎歲月。

還有,雖然中央努力避免香港成為中外角力的磨心,但可以預期這個「磨心」的角色也是避免不了的。外國和外資留在香港,由始至終也是一個錢的問題。過去,外國在香港還有情報的需要,但未來這方面的作用可以說沒有空間,或者空間甚少了。如果港府在留住外資方面未能提供足夠的吸引力,那就只會進一步失去香港的優勢了。

上述問題都會牽動明年香港的變化,所以政界中人也各有盤算。這不單涉及新一屆特首選舉的跑馬仔遊戲,還涉及「一國兩制」的發展趨勢。所以,明年將是香港的關鍵一年,外界不妨拭目以待。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