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未來施政能解決土地問題嗎?(劉銳紹)

林鄭月娥發表二○二二年前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其重點(也是主要賣點)就是作出長遠規劃,解決土地問題。這個方向甚受歡迎,如果能實現的話,那將是香港之福。不過,由此而引起的不同反應,也必須重視,否則只會「隱惡揚善」,看不透全景。

先談積極的一面。如能實現《施政報告》內關於土地供應和運用的問題,既可以解決目前土地短缺的問題,日後善用土地資源,還可以適當平衡地價,發展香港的全面布局。更重要的是,香港與內地(尤其是廣東和深圳)的經濟接軌工作將更方便,有利於粵港澳大灣區的整體發展。

發展新界北的一些問題

但規劃必須周詳,不能只側重某些角度。所以,林鄭月娥發表《施政報告》後,引發的關注也不少,比如,她在以前的《施政報告》中不是大力推動「明日大嶼」嗎?為什麼忽然又把焦點轉移到北部地區的發展呢?雖然「明日大嶼」的計劃沒有被廢棄,第一階段的發展仍會保持,但人們不禁要問:這會否是董建華年代「八萬五」建屋計劃的翻版?況且,港府有能力同時兼顧「明日大嶼」的首期計劃和北部地區嗎?經濟實力能同時支撐?更有甚者,假如首階段「明日大嶼」按計劃發展,日後又會否後繼無力而變成「爛尾地」呢?

外界估計為什麼「明日大嶼」開始被打入冷宮,主要因為在大嶼山填海造地,費時失事,不及發展新界北部的現有土地那麼快捷。如今,首先發展新界北部的土地,而政府也顯露了下一步的部署,就是其他地方的「棕地」。這些都是眼前可以調動和「快靚正」的土地資源。可是,外界又關注以下問題了。

新界北部的濕地(例如南生圍、大生圍等)都被納入發展範圍,但這些地區正是發揮「海綿城市」作用的地方,應該保育下來。昔日深圳大水和洩洪,這一帶地區正好作為「海綿地區」之用,但也經常水淹。如果只顧把北部地區作城市化發展,也許會重蹈內地某些城市的覆轍。最近河南鄭州大水引致的悲劇,就是城市化速度太快、「海綿城市」發展速度跟不上的典型例子。假如港府還按照某些建議發展鐵路甚至地鐵,還要花大筆公帑鞏固地質,不是與「明日大嶼」填海造地同樣花錢嗎?

這裏順道一提,不少建築工程和環保專家已提出,即使把新界北部的濕地填平,只適宜發展輕鐵,而難以發展鐵路或地鐵。這裏不單有沉降的問題,還有長遠的滲漏等技術問題。且看澳門,曾經研究興建地鐵,但後來只選擇輕軌,皆因地質問題。如果在新界北部興建大型鐵路,不是不可能,但肯定花費不菲,事倍功半。

地產商壟斷的問題

香港土地短缺的原因之一,涉及地產商壟斷的問題,所以才要開發土地資源。但日後新界北部發展起來,這些土地資源又會否被壟斷呢?雖然官方打擊壟斷的願望和趨勢已呈現出來,但現在的壟斷者收斂了,又會否出現另一批壟斷勢力呢?業界人士發現,近年從內地到香港發展的地產商(尤其中型企業)不斷增加,有些背景頗為特殊,外界難知詳情。如果土地壟斷的問題得不到根本的解決,又怎樣解決市民住屋難的問題呢?

同樣道理,日後如發展新界北部的鐵路網絡,將由那些承建商承辦呢?可以預期,內地承建商將是其中一個有份量的選項。這不是問題,只要按香港的實際需要、公平競爭、公開和公認的標準及實力就行,但這又涉及更廣泛的問題了,在此不贅。

收地所引發的問題。現時不少新界北部的土地屬原居民所有,他們不反對政府收地發展,關鍵是價錢如何?過去,官方為了拉攏鄉事派,作為支持政府政策和打擊反對派的主力之一,合作無間;但如今反對派消失,鄉事派的存在價值也下降了。況且,沒有利用價值的鄉事派還有多少實力跟政府討價還價?連他們一直享有的「丁屋政策」也受到質疑。可見,官方與鄉事派的關係如何發展?將是一大關注點。

香港事務的決策權問題

除了上述具體問題之外,外界還關注一些目前沒有顯露出來的問題,但這些問題可能引致日後的更大變動。例如,香港事務的決策權繼續由港府主理嗎?自從中央表示要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後,中央的角色已愈來愈明顯,港府官員只能蕭規曹隨。中聯辦官員落區,港府高官跟着落區。內地表示要「告別劏房」,港府高官馬上應聲。這種態勢在香港與內地合作方面尤其明顯。

談到這個問題,港府歷任高官也要反省:昔日當香港仍處於較優越的有利位置時,很多跨地合作的計劃都是香港一方廢棄的(包括河套地區至今仍被荒廢,港珠澳大橋被延誤超過四分一世紀)。所以,內地官員稱港府高官「腦袋不過深圳河」。值得一提的是,當年某些不願意與內地合作的政策官員,如今已是權責重大的高官,而且非常積極,也許只能用「覺今是而昨非」解釋。

有人認為林鄭月娥這份《施政報告》的內容,時間跨度很大,絕對不是以「五年一任」計算的,那麼,這份《施政報告》是否她爭取連任的報告?林鄭月娥只表示應該為香港作一個長遠的規劃。不過,她又暗示:不是想下屆特首「硬食」這個方案。這些說話如何解讀?悉隨尊便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