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10-29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號
論《施政報告》北部都會區計劃(曾淵滄)

近日,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公布她在這個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林鄭月娥這一任的任期只剩不足一年,但是,她卻在這份《施政報告》中提出一個非常宏大的發展計劃,發展期超過二十年,那就是在新界北區建一個面積達三百平方公里的大都會,都會人口將達到二百五十萬人,提供至少六十萬個就業機會。過往及目前,香港特區的整個經濟重心都在南部維多利亞港的兩岸,住在新界的人絕大部分每天都得向南走到九龍、港島工作,所有的鐵路、公路也全是由北向南。

新界北發展計劃淪為地產項目?

在林鄭月娥宣布新界北部大開發的報告前,中國深圳市也宣布了深圳最西部,沿着珠江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的面積,由原本的十五平方公里擴大至一百二十平方公里。

深圳前海擴大面積與香港新界北的大都會,幾乎是在一個月內先後公布,明顯可見,這是中國中央政府全盤規劃的一部分。

過去一百多年,不論是港英政府或特區政府,香港政府總是奉行不干預的自由經濟體系,政府不干預經濟,也不為經濟發展方向提出建議、投入資金。回歸初期,時任特首的董建華一度提出數碼港、中藥港、四大經濟支柱等建議,都遭到強烈的反對,也不算很成功。至今,仍有人在取笑數碼港變成地產項目……因此,這一回,冷嘲熱諷也不少,有人說是畫餅充飢,遠水救不了近火,最終肯定又淪為地產項目,讓本地地產商賺更多錢。有趣的是,這份《施政報告》公布後,本地地產股的股價的確回升了。

國企與民企混合型經濟體

過去許多年,全世界的經濟學家都在爭論自由經濟好,還是計劃經濟好。一九七八年中國決定改革開放,走市場經濟。一九八九年蘇聯共產黨政府倒台,蘇聯解體,於是全世界的經濟學家都認為這是自由經濟打勝計劃經濟,許多大師級的自由經濟主義經濟學家紛紛受邀前往俄羅斯、中國,成為國師、顧問。

中國的改革開放,第一階段走得不算順利,出現嚴重的「倒賣」現象,最終爆發了「六四」事件。一九九二年鄧小平南巡,才算真正的開放,但至今為止,中國仍然是採用國企、民企混合制的經濟結構。以房地產企業為例,有全國性的國企地產公司華潤地產,有地方性的國企越秀地產,也有全國性的民企地產公司恒大地產,以及數不清的地方性民企地產公司,算是百花齊放。金融業有國企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中國銀行……也有阿里巴巴的螞蟻集團、騰訊集團的微信支付……各行各業,都混合着國企與民企,大家在同一個競爭條件下互相競爭,發揮各自所長。除此之外,中國政府每隔五年,就會推出一個五年計劃,今年正處於第十四個五年規劃開始之期,簡稱「十四五規劃」。早期這種五年規劃的確是計劃經濟,名稱是「五年計劃」,當時是很精細的生產計劃,只考慮生產,理由是在那個時代,生產力仍很落後,供不應求問題嚴重,因此盡可能全力生產,依計劃生產。現在則是國企與民企混合型的經濟體,而這個經濟體基本上也是市場經濟,以需求來制定生產,因此數年前的經濟規劃中,也提出「供給側改革」的方向。不過,儘管是市場經濟,大方向依然是有規劃的。二十多年過去,這種混合型的經濟體也向全世界證明是成功的。中國一躍而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預計在這兩個五年規劃之後,取代美國而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

換言之,中國政府很有信心地相信,這種由中央規劃統籌的經濟模式是可行的,而且比全放任不干預的自由經濟模式強。去年開始的一場疫情,更顯示出由中央嚴厲統籌、執行的抗疫方法有效,目前中國也是全世界僅有的能全面恢復生產的國家。

只建房屋不足以發展大都會

現在香港特區政府這三百平方公里、二百五十萬人口的新界北大都會就是中國式規劃經濟的第一個考慮。

林鄭月娥在這份《施政報告》公布後會見記者,也不否認五年內無法滿足香港人的住屋要求,因為她只能夠在未來五年提供十一萬個公共房屋單位、五萬個私宅單位,那是嚴重的短缺。換言之,五年之內,樓價依然只升難跌。至於「遠水不能救近火」的言論,最佳解釋是如果永遠認為「遠水不能救近火」而不去開始尋找「遠水」,那麼「遠水」就永遠不可能變成「近水」,「近火」也就永遠無法撲滅。

當然,只建一個能容納二百五十萬人居住的新鎮並不難,特別是今日《港區國安法》立法,清除社會暴力運動、完善選舉制度、清除體制內為反對而反對的力量之後,所有的土地規劃都有條件順利執行,但只是建造房屋並不能完成大都會的設想,要成為一個新的大都會,這裏必須成為一個新的高新科技的工業城,這需要招商引資,誰來做這個工作?過去一百多年,不論是港英政府或特區政府,哪有一位公務員懂得招商引資?公務員的工作只是你來申請,由我批准,公務員只有權而無任務,因此這將是一項巨大的挑戰。公務員主動前往招商引資,尋求高新科技企業進駐這個新的工業城,除了招商引資,還得設法主動尋求足夠的科技研究人才。過去許多年,香港工業北移,香港工程師不易找到工作,結果是香港中學畢業生,成績好的多數選修醫科、商科,工程學院招收到的學生,資質有限,如何成為尖端科技的研究人才?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