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1-11-30
二〇二一年十二月號
「君子之爭」與「標本兼治」(劉銳紹)

近期較熱門的政壇新聞,應是即將舉行的立法會選舉。這是「反修例」事件和《國安法》先效後、也是內地認為香港已經「由亂到治」之後的第一次立法會選舉,所以備受關注。

不會有太多脫軌的事情出現

種種跡象顯示,中央對這次選舉有三大要求:一,有適當比例的競爭;二,候選人要潔身上場;三,競選時要君子之爭。其實,這三種要求並非新鮮事物。早在二○一二年的特首選舉時,北京已有上述三種要求,當時以「三種精神」的形式傳達到港;至於執行的效果如何,則是人言人殊了。

把這三種精神放在今天的立法會選舉,可以看到總的情況是符合北京設計的。首先看報名的情況,共一百五十四人爭奪九十個立法會席位,總算是每個直選地區和功能級別都有競爭。按建制派形容,有些選區更是競爭激烈,一點也不比以前輕鬆。

其次,候選人都要潔身上場,用二○一二年的通俗說法,就是「各人都要沖乾淨涼才好上台表演」,包括事先引爆負面新聞,不要拖泥帶水上場。所以,各候選人在參選前都努力澄清不利傳聞。今天的條件更嚴謹,由政務司司長李家超主持的審查委員會擁有更大的職權,審視範圍不單個人操守,實際還包括政治傾向。

還有「君子之爭」,旨在確保候選人在競選過程中不要互相抹黑,以免弄巧反拙,影響整體氣氛和市民的印象。二○一二年特首選舉時出現的「地下唐宮」和「你呃人」的情節,也許在有關方面預料之外。所以,今年的立法會選舉應有更嚴格的防範工作,相信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不會有太多脫軌的事情出現。

為什麼要有上述三種要求呢?理由很簡單,就是要創造一種「香港特色的選舉文化」,候選人只是比拼政綱,講求實績實效,提出具體建議多於空泛的批評。如果有此效果,可以證明過去「泛民鼓吹的政治文化只有破壞而無建設」,也可以證明香港應進行不同於西方互揭瘡疤的選舉活動。這樣的選舉文化確立起來,不單對港府有利,也對中央牢牢掌握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有利。

仍然抱有的一些疑惑

不過,事物總有多個角度,設想與現實也許有落差。由於有關方面落實中央精神的時候比較謹慎,所以一些人士在報名之前已被DQ,不單不能參加這次選舉,而且在未來五年裏也不能參選。據坊間傳聞,這些人士中包括若干可能是北京願意接受、讓他們「陪跑」的泛民人士。如果他們能夠參選,市民將會感到真正的競爭,整個氣氛也不同了,不會出現近乎清一色的建制派「塘水滾塘魚」。

此外,有關方面唯恐有人破壞選舉氣氛,不斷宣傳「鼓吹不投票或投廢票」也是犯法。這是防患未然之舉,可以理解,但不斷強調也許又會引起外界對投票率和廢票率的預測和關注,反而形成一種壓力。屆時,就要看具體結果了。

據悉,當局有信心達致上述三種要求,因為今天的形勢比兩年前「反修例」事件出現後的情況已大為改善。在北京,剛結束的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了中共歷史上的第三個決議,其中談及香港的部分提出,中央採取「標本兼治的舉措,堅持愛國者治港,已實現由亂到治的重大轉折」。所以,預料在「基本已清除反對派」之下,這次選舉可以有序進行。

在此過程中,有一個環節值得關注。在上屆的泛民議員和參選人被DQ後,建制派表示,他們也可以負起監督政府和提出良性建議的作用,以協助港府「善治」。外界近期也看見部分建制派人士對港府的某些措施提出質疑。例如野豬到處出沒,還咬傷警員,該怎樣應付好呢?有人建議捕殺,有人建議捕後絕育但放生,有人建議應懲罰餵飼的人,不一而足。

不過,這些內容屬於技術性問題,難以跟泛民觸及的制度性問題相比。所以,這次立法會選舉的一個焦點,就是候選人能否按照市民關心的問題,向港府提出質詢或建議?也就是說,他們能否真正代表民意?還是照本宣科地進行一場「河蟹(和諧)式的選舉」?

未來將可以稍為放鬆?

上面提到,中央也說香港已經「由亂到治」,於是政壇近日有消息傳出:立法會選舉結束後情況基本大定,新一屆特首選舉也可順利進行,所以未來將可以稍為放鬆,不會像過去兩年那麼收緊。

無人能證實這些說法是真是假,一切要視乎屆時的具體情況。有意見認為,這也許是有關方面感到物極必反的可能,所以在控制局面之後,就會相對放寬一點,否則繃得太緊的弦就會斷線,對官方也不利。不過,也有意見認為,這種說法只是為了安撫市民,先行製造良好的預期,藉以減少對抗性。

上述兩種意見各有支持者。認為將會放鬆的人認為,近期中美關係好轉,習近平與拜登的視像峰會,雙方都顯示了緩和的姿態,預示兩國將會採取一些實質放鬆的措施。事實上,在港的美資企業數量基本穩定,而「外部勢力」的活動也有所收斂,例如國際特赦組織等已撤離香港。所以,應該可以放鬆一點。

認為不會放鬆的意見認為,官方花了那麼大的氣力才稍為穩定形勢,一般不會輕易放鬆;收緊的政策將維持一段較長的時間,以便觀察。況且,政圈同時流傳一句話:即使放鬆,也只是「策略性調整,而不是政策性改變」。換言之,放鬆只是微調,而不是大動作或制度性的改變。總之,如何發展都要看官方有多大信心了。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