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2-6-30
二〇二二年七月號
美國一月六日的流產政變

在調查美國國會大樓暴亂的聽證會上,播出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等人士的錄影片段。(明報資料室)

馬克思一八五二年寫過《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分析拿破崙的侄子試圖推翻共和而自己稱帝的政變。二○二二年六月九日,美國國會眾院一月六日衝擊國會事件調查委員會,在經過一年多時間搜集了大量證據,對所有重要相關人員進行了取證調查之後,開始向公眾公開報告他們的調查結果,認為這是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為推翻自己失敗的選舉結果的一次流產政變。觀看調查委員會的聽證會,有如看一齣「特朗普的一月六日」。

特朗普欺騙煽動民眾

調查委員會對二○二○年十一月大選結果出來以後,時任總統特朗普對選舉結果所做的幾乎每一項詐騙指控(重複點票、假票、點票機作假、非法移民投票、八千死人投了票等)都做了調查,並搜集了特朗普在二○二○年十一月大選之後試圖推翻選舉結果的多種證據,證明特朗普是在明知道選舉不存在詐騙的情況下,繼續欺騙煽動民眾,鼓動他們去為他衝擊國會。

二○二○年十一月選舉,因為共和黨投票人多數到場投票,民主黨投票人(因為疫情)很多採用郵寄投票形式,開票當天先點到場票再點郵件票,出現特朗普領先最後卻失敗的結果。特朗普藉此大造輿論,說選舉被操縱和存在欺騙。但是他在幾個州法庭的起訴都拿不出存在影響選舉結果的詐騙證據,無法勝訴;他向喬治亞州的共和黨州務卿直接施加壓力,要他們給他「找出」幾萬選票無果;威脅費城選舉委員會的負責人不成,就煽動支持者人身威脅該共和黨人;他委任的時任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和其他時任司法部副部長都說選舉不存在改變結果的詐騙;特朗普的選舉團隊和法律顧問團隊,到一月六日國會舉行選舉認證儀式的前幾天也得出結論說,任何選舉詐騙的說法都不成立,不可能改變選舉結果。

特朗普的律師伊斯門(John Eastman)給他編造出一個理論,說副總統可以在一月六日國會對選舉結果拒絕認證,推翻選舉結果。雖然時任副總統彭斯多次跟特朗普說這個理論沒有法律或者憲法根據,他不會去這麼做;伊斯門也向特朗普和其他特朗普的律師承認,彭斯這麼做需要違反聯邦法律。伊斯門甚至私底下跟另一位特朗普的法律顧問赫施曼(Eric Herschmann)承認,他們這樣做是準備用暴力推翻二○二○年的選舉(也是這個伊斯門,在一月六日政變失敗之後的第二天,就要求特朗普的私人律師、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把他的名字也放進特赦名單裏,為逃避追究司法責任留後路)。彭斯還在一月五日晚上給他的助手發了一份書面備忘錄,說明他不會按照特朗普的意思行事。於是,一月六日上午,特朗普在白宮草坪上呼籲遊行的人去對正在國會裏主持選舉認證程序的時任副總統彭斯施壓,不讓彭斯認證,高喊:「彭斯,我希望你為這國家做該做的事,否則我對你會非常失望的!」「邁克.彭斯你必須去做,否則今天就會是我們國家最悲慘的一天!」隨着國會開會的時間越來越接近,特朗普的口號也越來越升級,要彭斯「挺起來,看在憲法的份上!」

這明明是一個破壞憲法的行為,卻喊着是為了捍衛憲法,可見憲法在特朗普眼中根本就是他家大法。

這不是政變又是什麼?

當由極右組織「驕傲男孩」(Proud Boys)和「誓言守護者」(Oath Keepers)帶頭的幾百名暴徒高喊「吊死彭斯」口號和在國會前豎起一個絞架後,特朗普說「彭斯沒有勇氣」,「他們要(吊死他)或許是對的」,彭斯「他活該」。特朗普在這些暴徒衝垮鐵圍欄、用凶器毆打國會警衛和對他們噴胡椒水之後,還對這些暴徒高喊「我們愛你們,你們是特別的!」從回放的電視視頻上看到,特朗普一月五日晚上呼籲「驕傲男孩」明天「要到場!要亂來(be wild)」; 特朗普的顧問班農呼籲「明天地獄將被打開」。

攝影師拍到的「驕傲男孩」和「誓言守護者」在一月五日夜晚在一個停車場裏的秘密會議和準備的武器;而衝破國會圍欄和門窗毆打警衛的也都是由穿綠色武裝服的人帶頭。衝擊事件導致一百四十名守衛國會的警員受傷、兩人死亡,其中一名受傷的女警員出庭作證,當時面對「驕傲男孩」領頭人的言語挑釁,她立即意識到這些人是有組織而來的,馬上通話上級要求支援,但是他們幾個警衛已經來不及阻擋幾千人的衝擊,她被當場推倒撞昏,醒來後再次被噴胡椒水和擊傷。

事後司法部對拘捕的暴徒審問中,他們都聲稱「是特朗普要我們去的」;「他要我們做兩件事:投他的票,一月六日到國會去」;「他為我們做了這麼多,我們為他效勞」;「我們聽他的號召」。

當支持特朗普的遊行者開始衝擊國會時,特朗普身邊的白宮雇員,包括他的司法部長和女兒都要求他開口叫他們離開國會,並且要求他下令派國家警衛隊去支援國會的警察,但他拒絕了。當暴徒衝入國會,衝進議長佩羅西的辦公室和正在進行的國會會議大廳門口的下午二時五十分,特朗普還在白宮草坪上高喊「這些人偉大,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搞的」。

其實,一月六日早上遊行之前,特朗普就知道彭斯不會去做他要他做的事情,所以他在白宮草坪上純粹是煽動他的粉絲去衝擊國會。如果阻攔選舉點票認證成功,他期待他們幹什麼?當然是歡迎他去宣布他的勝利。這不是政變又是什麼?

特朗普上台四年,目睹他肆意破壞踐踏美國的法制,利用民眾的偏見成見造謠惑眾,誤導群情;目睹共和黨政客為了不得罪特朗普的基本盤任由他胡作非為,我對美國的民主前途非常悲觀。但是觀看聽證會,恢復了我對美國民主制度的信心。畢竟還是有相當數量懂得法律、不將個人野心置於法律之上的人士,哪怕是特朗普挑選的、一直為他效忠的官員,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守住了法律底線,沒有讓特朗普政變成功。美國的民主機制雖然不完美,但仍然是相對來說最好的制度。否則,我們今天就會過上委內瑞拉,或者阿根廷,或者伊朗人民正在過的生活。

(作者為旅美作家、本刊特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