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孩子們, 你們不要原諒!—— 談梨泰院事件

從十月二十九日晚到執筆的今天,距離造成一百五十六人死亡的韓國梨泰院踩踏事件已經快兩周了,整個韓國社會也經歷了從最初的震驚、悲痛、憤怒,到惋惜和黯然的情緒轉變。電視上依舊播放着政府官員們互相推諉責任的宮鬥戲碼;媒體依舊在慷慨激昂地發表評論;韓國警方依舊被千夫所指但是卻又心有怨言;雖然總統尹錫悅已經站出來信誓旦旦的說要嚴查真相,不放過任何可疑之處,但是明眼人都知道,這一次的悲劇最後終將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找幾個馬前卒來頂罪以平息國民的怒火而草草了事—即使這位新總統前身就是檢察官出身,而且一直以「鐵面無私」而著稱。

官方早就通過不少渠道暗示這起慘案本身只是一起「意外」事故。既然是意外,那就說明很多情況並不在政府的掌控之中,所以就算政府和警方需要承擔責任,那也不會很嚴重。就如同二○一四年四月十六日韓國世越號沉船事故導致的三百零四人遇到的悲劇一樣,也是政府部門之間互相指責,然後爭相撇清關係,最後不了了之。

我的一名學生的好友很不幸也在這次的死亡名單中,突然失去身旁好友的打擊讓這名學生這些天一直精神恍惚、情緒低落。她總是喃喃問道:「為什麼就是簡單的去梨泰院遊玩一下,人就沒了?」看着她含淚的眼睛,我也悲傷莫名。這些被新冠疫情壓抑了快三年的年輕孩子們,在難得的周末時間,只是想去梨泰院好好的放鬆一下,高興一下,結果就走上了不歸路,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就在人們苦苦尋求答案之時,在韓國互聯網上突然流傳的一首詩引起了大家的共鳴!—〈對不起,不要原諒〉,作者署名是韓國詩人金義坤。

梨泰院一七三—七

在這逼仄狹窄的胡同裏

請不要放下哀悼的花束

更別把花束層層疊在一起

層層疊着的,是恐懼

往後……往後……往後啊……

抓不住即將熄滅的生命

在你最後的那聲呼救中

再輕的一片花瓣也無比沉重

連花也要說對不起

那是一個多麼猙獰的夜晚啊

那個瞬間改變了你們一生……

最初我讀到這首詩句時,內心是無比的悲痛的。因為這起慘案中罹難者絕大部分都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正值花樣年華,他們就像我的學生們一樣,生機勃勃,對世界充滿了好奇和嚮往。可惜生命就被定格在萬聖節之夜。韓國著名的演員鄭雨盛也在個人Instagram上傳了這首詩以示哀悼,得益於他的明星效應,現在很多韓國人的手機裏都存有這首詩,它在一遍一遍的警醒着大家,這些年輕人在死亡前經歷着怎樣的痛苦。在這首哀悼的詩裏我想我也許找到了之前苦苦尋求的答案—

請不要在這條胡同裏放下任何東西

不要放下那些華而不實的哀悼之花

忘記了黎民百姓的安危

無恥貪欲的水位淹沒了這個國家

懇請無限期地去怨恨

不知反省的大人們吧

孩子們,你們不要原諒

不要原諒在羞愧中哭泣着的我們……

沒有從歷史中汲取到任何教訓

詩中有一句關鍵的話—不知反省的大人們!在這裏大人們到底指的是誰呢?是孩子們的父母長輩,年長的親友師長?還是指手握重權,卻尸位素餐的官員們呢?在我看來應該是後者。因為類似的慘劇在韓國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一九五九年七月韓國釜山體育場就發生過六十七人被踩踏死亡的慘劇;一九六○年春節前夕,韓國首爾站發生了三十一人死亡的踩踏事件;二○○五年十月在慶尚北道發生了十一人死亡的踩踏事故;這些接二連三發生的慘劇並沒有讓韓國政府給予充分的重視,甚至就在二○二二年十月一日,距離韓國梨泰院踩踏事件發生前二十八天的時間裏,印尼爆發了造成一百三十二人死亡的球迷踩踏悲劇也沒有讓韓國官方提高安全防範意識。也就是說,韓國政府的這些大人們,其實並沒有從歷史上發生過的多次踩踏事故中真正徹底反省來避免以後發生類似的事情。

這如同著名哲學家黑格爾所看透的那樣:「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沒有從歷史中汲取到任何教訓!」那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梨泰院的萬聖節活動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慘劇,可卻偏偏發生在今年了呢?回顧梳理梨泰院踩踏慘案,我們會發現其實危險早已經有了預兆!

首先,二○二二年十月二十九日的萬聖節,這是在韓國新冠疫情爆發之後首個不需要戴口罩和人群規模限制的大型節日;加上這也是已經取消了兩年的萬聖節活動重新開啟,學生們終於可以走出校園參加室外大型聚會,自然十分興奮,也就吸引了大批在校學生的湧入。同樣,對於在疫情當中已經苦苦掙扎了幾年的本地商家們來說,遇到這樣千載難逢的萬聖節商機,所有的心思也就都放在了如何招攬顧客上面,疏於安全方面的考量,有朋友告訴我,甚至有些商家希望警方不要做出限制人群的措施,以免影響經營。畢竟,在以往梨泰院萬聖節時期,人數超過這次十多萬人的聚集活動也是有過的,都沒有發生過什麼安全事故。

其次,韓國梨泰院地區是整個首爾最另類的地方,在一百多年前,這裏還是荒蕪之地,因為此地種有梨樹而得名梨泰院。而在後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梨泰院」還有一個名字是「異胎院」,在韓文當中兩者的寫法是一模一樣的。從明朝末年到朝鮮戰爭結束後,日軍和美軍先後都曾駐紮在這裏,留下了不少混血的孩子。對於韓國這樣一個單一民族構成的國家來說,大家對這些外形和面容不同於本民族的小孩是很難接受的,於是就稱呼他們為異胎,這個地區也就隨之得名「異胎院」了。後來這個地區因為有大量的外國使館入駐,很多外國人聚集而變的出名,為了避諱不雅的稱呼而統稱為梨泰院。長久以來這裏都是燈紅酒綠,遍布夜總會,也有妓女出沒,一直為很多保守的韓國人所詬病,但是對於韓國年輕人卻有無比的吸引力。因為這裏已經發展成各國文化匯聚的網紅打卡地,有「萬國之城」的美譽,地位如同中國北京的三里屯。當地人一直有着這樣一個說法﹕「你可以不知道首爾,但你不能不知道梨泰院」。在不少韓國年輕人心裏,梨泰院等同於「找樂子」的地方,來到這裏就是放鬆玩樂,絲毫不會注意到人身安全的問題。加上這地方一向人流量密集,又距離地鐵口很近,當大量的人員通過地鐵向這裏匯聚時,就已經預示着發生危險的可能,而最後導致慘案發生的「稻草」就是梨泰院漢密爾頓酒店旁邊那條窄窄的下坡道,無數人在這裏被鑲嵌在一起,無法動彈、無法呼救、無法呼吸,就像密密麻麻的沙丁魚一樣被密封在狹窄的空間裏直至窒息死亡。

總統、警察都玩忽職守

最後就是人為因素,一方面是當地警方的失職,完全沒有對當晚的萬聖節活動可能發生的危險做任何預防措施。相反,在以往的梨泰院萬聖節活動中,警方都會布置充沛的警力現場維持秩序,還會拉起警戒線來控制人流,保障活動的安全。但是今年警方卻採取了不作為,放之任之的態度,甚至在當晚最早晚上六點三十四分接到第一個報警電話說人群過於擁擠擔心會有危險後,依舊不採取任何措施,直到晚上十點後慘劇上演,整整四個小時,十一通報警電話都沒有被重視,都是「一般申訴」,更不巧的是,本來就為數不多用來維護治安的警察大部分還因為當天晚上別的區域有抗議示威活動而被抽調離開,這就導致了梨泰院地區用來維護秩序的警力更捉襟見肘。後來得知,事發當日梨泰院一帶的警察共有一百三十七人,但負責維持秩序和安全管理的警察只有三十二人,這對於十多萬人集會的熱鬧場所來講,無疑是杯水車薪!所以,警方的瀆職是造成本次慘案的直接原因。另外很多民眾在抨擊當地警方的同時也在批評韓國總統尹錫悅,每天龍山警察廳都會投入七百多警力為總統從家到辦公室的行程護航,但是梨泰院當晚的警察才一百多人,這是那個口口聲聲說要保護國民安全的總統該做的事情嗎?這是多麼的諷刺!

除開警察部門玩忽職守的原因,另一方面是當晚梨泰院還有不少人私自販賣或者發放具有致幻麻醉興奮效果的藥物也是造成悲劇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據網上親歷者的回憶,有不少年輕人服用了這樣的藥物,變得十分的亢奮和難以控制,甚至有人故意的在人群中製造混亂來取樂,對於周圍人群的哀嚎視而不見,加劇了慘案的發生。

晚上,走在梨泰院踩踏事件的發生地,看着地上擺滿的白菊花和各種紀念品,感受着周圍死氣沉沉的寂靜,不由心疼起來,我腦海裏想起詩人的話「孩子們,你們不要原諒!」因為這些大人們的顢頇冷漠,已經葬送了太多的生命了!

(作者為本刊駐韓國特約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