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由治及興」與強化大局意識

在中央眼裏,香港應該進入「由治及興」階段,而且要快馬加鞭,把失去的時間搶回來。所以,在近期香港的對外活動中,有兩項尤其值得注意:一是籌備多時的國際金融峰會,二是李克強在出席「東盟10+3會議」時,要求讓香港加入「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RCEP)。但香港如要「由治及興」,必須減少內耗,並提高大局意識,才能雙翼齊飛。

為了金融峰會花大量功夫

先談在香港舉行的國際金融峰會。這次會議籌備多時,過程頗為艱辛,既要想辦法吸引國際金融巨頭(其實是金融大鱷)來港,又要避免外國(尤其是美國)政府從中破壞。公開可見的是,美國向國際金融界呼籲,不要參加這次會議,理由是「不能支持壓制民主自由的政體」。其實,美國政府也知道這類「理由」對金融和經濟界毫無作用,但又不能否定這類國際金融活動的作用,才胡亂找一些不是理由的「理由」。不過,即使不是理由,但也有一些作用。所以,北京和香港不能不作防備,並要做一些背後功夫。

據悉,有關方面花了不少氣力和財力,尋找國際公關公司在背後向國際金融巨頭游說,曉以利害,才能保住大約二百名國際金融巨頭來港的場面。其中一個游說的理據是,香港將放鬆防疫措施,而內地也會逐步放寬;與此同時,香港還會陸續推出多項「復常」政策,包括一些金融改革。為了進一步拉住國際商界的心,財政司司長陳茂波也用中國代表團成員的身份,參加在印尼舉行的二十國集團會議(G20),而李家超則按慣例代表香港出席在泰國舉行的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APEC)。習近平也出席了這兩個會議,其中與美國總統拜登的會面更成為國際焦點。

不過,金融峰會後的結果如何,還要看實際措施。據市場的初步反應,國際金融巨頭對香港仍寄予希望,但難免繼續觀察香港和新加坡的金融政策,尤其是資訊自由的程度。在這次金融峰會上,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和中國銀行行長劉金基於慣常感覺,質疑外國媒體對中國認識不深,建議不要多看。這種文化差異雖是無心之失,但引起一些反彈,至少外媒感到不悅,日後報道內地和香港的新聞時難免有自己的傾向。

李克強要求接納香港入RCEP

至於李克強公開要求其他成員接納香港加入RCEP一事,更值得關注,因為他同時表示,中國願意繼續為該協定提供經濟技術合作捐款。雖然沒有詳情,也沒有明言捐款是否跟香港加入有關,但在國際的一般認知中,兩者或多或少會帶出某種意會的姿態或探索。

眾所周知,RCEP是全球最大規模的經濟組織之一,也是由中國主導並與「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定」(TPP)抗衡的平台。美國雖然在特朗普年代退出TPP,但仍通過日本等國繼續影響其運作。所以,中國只會繼續強化RCEP,並爭取香港早日加入,才能進一步互借東風,鞏固實力。

錯播國歌事件的思考

上述均是近期的努力,但如果同時出現內耗,或在不自覺之中影響了香港對外的大局,那就不理想了。其中一個事例是,在韓國舉行的國際七人欖球賽發生錯播中國國歌事件,播出的是「反修例事件」中被視為宣傳「港獨」的《願榮光歸香港》。韓國消息稱,這是因為「實習生沒有收到錄音檔案而自行在網上下載所致」;其後,亞洲橄欖球總會承認沒有把中國國歌的錄音檔案交給韓國欖球總會。

此事引致香港建制派一度反彈,大興問罪之師,還到韓國駐港總領事館抗議。他們指責這是不可接受的,懷疑背後是否有其他內情,要求警方追查並到韓國調查。從他們的角度看,這是保護國家尊嚴的正義之舉,應該得到肯定。不過,北京的反應並不強烈,外交部發言人低調處理,皆因中央考慮的是更全面的問題,還要先行了解詳情才作反應。這反映大局意識是否足夠,甚至對「大局」的認知程度是否深入。香港有關人士應該好好的上一課。

環視近期的國際大勢,北京的首要任務是加強國際的合縱連橫,阻止美國的圍堵政策。所以,對周邊國家(尤其是韓國和日本這兩個主要亞洲國家)必須審慎對待。習近平在G20會議中,還與韓國總統尹錫悅會面,但無提及錯播國歌事件,說明中國不想把韓國推向美國。

過去例子的大局觀

在這裏不妨提供一些過去的例子,作為如何處理這類事件的參考。一九八六年和一九八八年,漢城(即今首爾)先後舉行亞運會和奧運會,我均前往採訪。韓國有關方面曾在官方刊物錯把台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幟當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一名記者發現後,馬上通知中國奧委會負責人何振梁和魏紀中。他們了解詳情後進行交涉,沒有高調,很快就妥善處理和維護中國立場和尊嚴。

北京當時有兩大考慮。一,其實當時中國正跟韓國秘密商討和籌備建交事宜,不想朝鮮(北韓)反彈。二,大陸利用這類國際體育活動,拉近與台灣的距離,所以採取適當的力度平衡。其後,為了抵消此事的負面影響,魏紀中在上述記者協助下,跟台灣(當時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奧委會代表張豐緒接觸,三人一起吃早餐。

此外,以前規定兩岸健兒不能到對方的住地探訪,但這一次打破了。大陸舉重選手何英強到了台灣代表團的大本營。上述記者後來報道此事,還得到當年的新聞報道獎。

還有,已故港商霍英東在漢城向國際奧委會捐出巨款,但用的是「中國奧會會」名義,而資金也有利於韓國舉辦奧運。不久,何振梁就出任國際奧委會副主席。這連串行動不見有直接關係,但互為作用,達到心照不宣的效果。可見,大局觀念必須從多角度想,並努力自我提升,否則只會形成內耗甚至破壞大局。

(作者為時事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