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2-11-29
二〇二二年十二月號
新加坡與香港的「搶人才」競爭

香港金融管理局主辦的國際金融領袖投資峰會終於成功在十一月一至三日舉行,峰會匯聚超過二百名來自全球一百二十家金融機構的國際、地區負責人,超過四十名由集團董事長、行政總裁代表。

會議舉行之前,有少數西方傳媒潑冷水,說某某某國際金融機構的總裁臨時說不出席,並製造這些人不出席的原因可能是政治表態,是杯葛香港及中國。不過,真正不出席的總裁極為少數,其中大部分不出席的真正原因是出發前確診了新冠肺炎。

這次會議,是在新冠肺炎仍然未消除的情況之下舉行。籌備期間,香港金融管理局一早說即使舉行的時候,香港特區政府仍未放寬防疫措施,也會為這批特殊嘉賓做一些特別安排,會議鐵定舉行,絕不取消、改期。最後,總算香港疫情管控在會議舉辦之前放寬了,入境不再需要隔離。

金融中心地位不再?

是否不需要在入境時隔離是非常巨大的分別,實際上,現在全世界差不多只有中國內地仍然保留隔離令,但是隔離日子也從最初的十四天縮小至目前的五天。全球防疫都放寬了,因為事實證明疫情此刻嚴重性大為降低,死亡率已大幅下降,多數人確診之後只感覺到自己只是犯了一次感冒罷了。

也因為香港防疫開始大大的放寬,入境不需隔離,因此,這一次的峰會焦點就從金融變成「香港回來了」,強調香港重新開放了、回來了,回到國際大金融圈子了。是的,在過去幾個月,因為新加坡政府決定採用「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方法,全面開放防疫工作,入境不但不用隔離,連檢疫也免掉了。街上走也不再需要戴口罩,只有一些指定地點及乘搭公共交通工具時才需要戴口罩,於是,香港傳媒就大量出現了某某香港金融機構把辦公室搬到新加坡的報道,也大量報道新加坡在努力吸收全球資金到新加坡設立家庭基金辦公室的行動,也有報道說不少香港人移民到新加坡,新加坡在搶人才,為人才提供簽證優惠。一下子,新加坡搶香港人才,新加坡搶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報道排山倒海地出現,而正好,近日也有一份所謂國際排名榜出現,新加坡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超越了香港……

情況是否如此?

彼此各有焦點

絕對不是。新加坡與香港都是國際金融中心,但是兩地彼此不是競爭者,而是各有各的焦點。香港以證券交易為主,每日的成交量、總市值是新加坡的許多倍。另一方面,新加坡的外匯交易也是香港的許多倍。一個搞證券交易,另一個搞外匯交易,基本上是河水不犯井水,彼此不存在競爭,也無從競爭。香港背靠中國內地,有十四億人口市場的企業到香港上市,這些巨無霸企業不會到新加坡上市。新加坡也有少數來自中國內地的中小型公司上市,但是規模與到香港上市的中資公司比較差得太遠。另一方面,新加坡之所以成為外匯中心,主要是靠東盟其他國家﹕新加坡是東盟十國的國際金融中心,東盟各國的外匯交易幾乎全通過新加坡進行;新加坡是亞洲美元交易中心,這也是香港完全不可能取代的。香港的所謂外匯交易,就只是港元、美元、人民幣罷了,餘者皆是成交額極少的交易。因此,一些所謂國際排名比賽,也真不知道主辦者如何衡量,實際上根本就是雞與鴨的比較,各有重心,如何比較?

新加坡為高薪者提供一次過多年的簽證,這是搶人才行動,但是,為什麼不直接為這些人才提供永久居留權、公民權?實際上,新加坡長期爭取移民,以補充新加坡出生率下降,以及人口種族組成的平衡。華人出生率最低,也就補充最多。近日的所謂簽證優惠就是針對一些並不想真正移民新加坡成為新加坡人的外國人才,讓他們可以一次過拿數年的工作簽證,期間可以自由轉換工作而不需重新申請工作簽證,如此而已。只是某些人才只想在新加坡工作,卻沒興趣取得新加坡的永久居民、公民資格。那些真想移民新加坡的人才,是可以輕易地取得永久居民、公民資格的。

香港則一視同仁,住滿七年就是永久居民,近日香港特區政府也提供優惠給一些指定的高收入人才,他們在住滿七年,成為永久居民後可以退稅,退回買自住房屋的從價印花稅。買家印花稅,總計為樓價的百分之三十,這算是比新加坡強一點點,有買樓的優惠。新加坡外國人買樓,至今仍得繳交與香港幾乎一模一樣的額外印花稅。當然,對那些至少資金數十億的家庭基金的主人,多繳這筆稅根本不是什麼數目,買樓「辣招稅」打擊的只是一般小中產階層的人,對那些超級富豪而言,實在是九牛一毛,香港特區每年也的確收取不少的「辣招稅」收入,支付的當然不是一般人,而全是富豪。

家庭辦公室是資產管理,不是炒作股票也不是炒作外匯,而資產管理是一門長期相對穩定的行業,在可預見的將來,這應該是新加坡與香港之間最強烈的競爭內容,而且可能是零和遊戲的競爭。家庭資金來到香港立足,就不需要再到新加坡開立另一個辦公室,反之也是一樣,基金到了新加坡也不會再到香港。論安全感,在不少中國人心中,新加坡會比較安全,畢竟,香港發生過有內地居民被強行帶回內地的事件。

(作者為香港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