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時事
2022-12-30
二〇二三年一月號
中國政府的內循環大實驗

二○二○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國武漢開始封城防疫,一封就是七十六天,當時中國各地都為武漢打氣,大叫武漢「加油」。

可是,疫情開始擴散,中國其他城市也先後啟動了漫長嚴緊的防疫措施,多處面對或長或短的封城、封區令。封城令和封區令都令經濟大受打擊,工廠停工,工人失業,老闆破產。

一年,兩年,就快三年了,不少工廠第一年有訂單卻交不出貨,第二年還有一些訂單,也交不出貨,到了第三年,訂單沒有了。

許許多多的老百姓都出現防疫疲勞的現象,不久前,多個城市終於爆發了「白紙運動」的示威抗議。「白紙運動」讓一些西方國家,特別是媒體感到很興奮,認為中國出現了顏色革命。

順應民意放寬防疫措施

沒想到,中國的最高領導層突然急轉彎,趁勢開始大幅度放寬防疫措施。如此做,一方面可以說是順應民情,另一方面,就是救經濟,這場疫情已經使到中國經濟面對巨大的挑戰,中國最高領導層終於在嚴緊防疫與經濟發展之間上選擇了經濟發展。

實際上,「白紙運動」提供了一個契機,以順應民情為理由放寬防疫措施。如果沒有發生抗議行動而由中國最高領導層自己突然下令放寬防疫措施,就得面對一旦放寬防疫,疫情大爆發的危機與指責。現在,為順應民意而放寬防疫措施,就算是疫情大爆發,也不再有政治上的危機,因為老百姓已經表達出對防疫措施感到沮喪與不滿,更何況,全世界的病例已經清楚的顯示,在多數人都已經接種了至少兩劑疫苗的情況下,病毒的殺傷力也大大減弱,不少人確診後覺得自己只是感冒,死不了,也不用進醫院。香港現任特首、前特首,都曾經確診,也都很快的康復,新加坡政府更是早在二○二一年六月就正式宣布要「與病毒共存」,大幅度的放寬防疫措施。目前,入境新加坡已沒有任何檢測與隔離,走在街上,有人戴口罩,有人不戴,但是,死亡率非常非常低,重病者也很少。

新加坡成功的例子也多次在香港引起辯論,不少人要求香港特區政府以一國兩制為理由,不必緊跟中國內地的防疫措施,可以自行學習新加坡而開放入境政策。終於,香港的入境防疫政策也開始放寬,改為不用隔離而只須要是三天的觀察期,觀察期禁止進入某些地方與堂食,即所謂「0+3」政策。之後,在中國內地開始大規模放寬防疫措施之後,香港也把「0+3」變相變成「0+0」,不再限制入境後的任何活動,包括堂食,只保留入境時的核酸檢測,而香港商界則繼續要求特區政府把核酸檢測也取消,這樣才能真正吸引外地旅客來香港。

實際上,香港推行「0+3」政策之後,外地旅客沒有前來,倒是悶在香港近三年沒有外出的香港人急需外出旅遊。筆者也曾在二○二二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七日前往新加坡度假,來回機位幾乎全滿,而機上的乘客,除了老外白種人外,餘者幾乎全是講廣東話的香港人,「0+3」沒有吸引到新加坡人來香港旅遊,倒是吸引大量的香港人外遊。據說,到日本旅遊的香港人更多,聖誕節、農歷新年假期去日本的機位出現搶購、漲價的現象。因此,香港商界幾乎異口同聲地要求香港特區政府全面學習新加坡政府。

西方國家更不必說,街上幾乎已沒有人戴口罩了。

領導層的盤算

中國最高領導層不可能不知道疫情的殺傷力已經大幅度減弱,只是在等一個最適當的時機放寬防疫措施。

中國政府如此嚴緊的措施,除了保護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之外,似乎還有另一個也很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在進行一項大型的內循環試驗,試一試十四億人口關起門來搞內循環能維持多久?

這是一項重要的試驗。

今日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都視中國為戰略上的最強競爭對手,步步進逼、圍堵,說不定有一天真會推動全面圍堵,經濟貿易全脫鈎,也不許中國使用國際美元兌換機制(SWIFT)。不久前,俄羅斯就因為入侵烏克蘭而被美國禁止使用SWIFT系統。若真有那麼一天,中國就必須靠十四億人組成的內循環系統維持生存。二○二一年六月,新加坡衛生部長王乙康在宣布新加坡將「與病毒共存」時,也引用中國十四億人口為例子,他說,新加坡沒有十四億人口以維持內循環,因此只有選擇開放一條路,結果成功了。可見,中國的十四億人口的內循環是何等的重要。

從二○二一年開始,中國不但嚴緊防疫,在經濟活動上,也大大加強管控,先是針對大型科網企業進行反壟斷的管控;然後是直接干預民間的教育企業,禁止過度惡補學習;之後再有「三道紅線」嚴控房地產企業的借貸,一下子,相關企業的股價狂跌,有的不止跌百分之九十,有的更是停牌了。股市大跌,樓價也跌,成交萎縮,再加上疫情管控,經濟面對的壓力很大很大。終於,一切都必須轉彎,防疫措施放寬了。

二○二二年十二月十五與十六日,一連兩天,由習近平親自主持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決定二○二三年是大力推動經濟發展的一年,特別是要加強十四億人的內部消費,內循環。

(作者為香港財經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