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書話
2019-2-28
二〇一九年三月號
從《彩夢世界》談英詩中譯(白立平)

拙文〈詩詞翻譯之難〉在去年《明報月刊》十一月號發表後,一位愛好詩歌的讀者給筆者寄送了自己喜愛的詩詞譯作,還在信中說希望能繼續讀到有關詩歌翻譯的文章。承蒙這位熱心讀者的支持和鼓勵,筆者在此繼續討論詩歌翻譯的問題。上次談的是中詩英譯,這次就以金聖華教授翻譯的《彩夢世界》(Colours: Poems and Drawing)(二○○八年北京商務印書館出版)為例說說英詩中譯。

詩歌與其他文體相比,一個重要的不同之處在於,詩歌更注重格式之美,而中英兩種語言文化有較大的差異,詩歌形式自然很不相同,英詩中譯的難點就是如何恰當地處理好格式問題。從《彩夢世界》的英詩中譯,我們可以看到譯者精妙的處理方法、精湛嫻熟的翻譯技巧以及深厚的翻譯功力。

《彩夢世界》詩集原英文名為Colours,作者布邁恪(Michael Bullock,一九一八─二○○八)生於英國倫敦,曾長期在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文學創作與翻譯,是著名的詩人、劇作家、畫家及翻譯家。金教授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進修時結識了布邁恪教授,兩人成為三十多年的好友。金教授除了翻譯出版了《彩夢世界》之外,還翻譯過布邁恪的小說《黑娃的故事》(The Story of Noire)(一九九六年譯林出版社出版)及詩集《石與影》(Stone and Shadow)(一九九三年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出版),是布邁恪作品的重要譯者。

布邁恪是超現實主義大師,其《彩夢世界》裏的詩作,採用了「綜合感官知覺」(synaesthesia)的方法,詩人會從某一種色彩聯想到某個聲音、某種體驗,詩中不僅有畫,更兼有萬籟之聲。我們來欣賞詩人筆下河流的顏色和聲音:

Colours of the River

The blue sound of the fish

in the depths of the water

reaches me through a grey mist of gnats

as I sit on the bank of the river

joined by the soft whisper of the reeds

Birds speak in high yellow voices

disturbed by the red cry of a hawk

 

Drowned in this rising tide of colours

I drift into an indigo sleep

這是一個多麼色彩繽紛、有聲有色的畫面──魚兒有藍色的聲音,蘆葦在輕聲細語,這裏有黃色的鳥鳴,紅色的鷹啼,還有湛藍的夢境。布邁恪是王維詩作的英譯者,其詩歌創作深受王維影響;而Colours of the River一詩簡潔而空靈,可與王維的〈鳥鳴澗〉媲美。我們來欣賞金教授的譯文:

〈河流之色〉

 

河水深處

魚兒的藍音

穿越蠓蚋的灰霧達我耳際

正當我坐在水湄

與蘆葦的喁喁細語為伴

 

眾鳥以高亢的黃音交談

受擾於鷹隼紅色的鳴叫

 

沉溺於眾彩喧騰的漲潮

我飄入湛藍的睡夢

可以看到,譯文完整傳達了原詩的意象,保留了原文無標點、不押韻的特點,句子的長短以及分行的特徵都保留了下來。譯文與原詩同樣簡潔,不管在內容或形式方面,都貼近原詩。

我們再來欣賞森林的顏色與聲音:

Colours of the Wood

The shadows between the trees

  are blue and grey

shot through with streaks of yellow

  cast by the sun

Patches of red black green

  flit among the branches

the birds of the wood

 

The colours of the wood

  merge in a manifold harmony of sound

 

On the dark lake

  the whiteness of a swan

rings out with the purity

  of a silver bell

 

〈森林之色〉

 

樹隙的陰影

  藍灰相間

絲絲黃暈自陽光投射

  穿插其中

 

抹抹紅、黑與綠

  在枝丫椏間閃爍

林中的鳥兒

 

森林之色

  匯成萬籟的諧音

 

在黑沉沉的湖上

  一隻天鵝以純白之色

發出銀鈴的

  純淨之聲

這首詩裏,天鵝的純白色在黑色的湖面上發出「純淨之聲」,森林裏的藍、灰、黃、紅、黑、綠、白等各種顏色交匯成「萬籟的諧音」。詩中有畫,畫中有聲。譯文不僅在形式上與原文吻合,讀來也絕無牽強之痕。正如金教授所說,她採用了「盡量貼近原文的策略」,注重「怎樣與原詩相契相合」,「盡可能在原詩的格式(包括分行與無標點的特點)、原詩的意境氛圍、文字的節奏語感、整體的統一和諧各方面去用心揣摩。」

《彩夢世界》共有六十首詩,譯文中的五十九首都採用了與原詩相似的格式,只有以下布邁恪特意為二○○八年北京奧運會而作的詩歌例外:

Olympic Colours

Five colours five rings 

encircling the world

and bringing it to Beijing,

Beijing, for as long as the Games last,

capital of the planet,

where all the colours of the nations

will be unfurled

〈華光溢彩迎奧運〉

五色五環繞寰宇

華光溢彩北京聚

奧運期間地球都

萬邦競相展彩旟 

可以看到,原文的意象與色彩在譯文中皆得以保留。在詩歌形式方面,譯者則有意採用了與原詩不同的七言四句。原文七行,譯文則變為四行;原文不押韻,譯詩則一、二、四行押韻。這首詩是金教授專門請布邁恪為北京奧運而作,因此也特地用中國傳統詩的方式來翻譯,讀起來就如同用中文創作出來一樣,自然流暢,琅琅上口。

處理原詩的形式,可以有兩種辦法,一種是保留原詩的格式,另外一種是「歸化」的辦法,即採用譯入語的詩歌形式。《彩夢世界》則兼有這兩種譯法,兩種方法雖各有千秋,但譯作皆能保留原詩的意象和神韻,讀來不覺得是翻譯,堪稱英詩中譯的上乘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