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書話
2020-2-29
二〇二〇年三月號
語言掩飾猶如防衛機制(歐陽偉豪)

寫緊呢篇稿時,新型冠狀病毒仍然蹂躪緊香港,希望讀者讀到文章時疫情已經受控。

喺呢段抗疫期間,高官需要為政策解釋嘅機會特別多,當中有啲掩飾技巧,值得大家學習,畢竟,掩飾可以睇成為自我防衛機制(defense mechanism),其實係好自然不過。

一月二十五日特首開記者會交代抗疫措施,我只討論佢嘅表達技巧,內容究竟係咩措施唔重要。一開始,佢就宣布一系列數字:開咗幾多次會,發咗幾多篇新聞稿,幾時幾日持續不間斷做過啲乜等等。

假設呢啲數字、數據係真確嘅,特首之前去咗瑞士開會,好耐冇見香港市民,點解一見面就拋出一堆冰冷嘅數字?

答案好簡單,因為呢啲數字所涵蓋嘅工作大概冇乜成效,冇成績可講,就退而求其次講數字,將焦點放喺數字嘅大小同多少,嚟遮掩、掩蓋冇成效嘅工作。

情況同下面例子差不多:

假如我同你匯報我見工嘅結果,我話:見過幾多次,每次見幾耐,我哋傾咗幾多個話題,內容有幾廣泛等;但係我由始至終冇話畀你知每次見工嘅成敗。

數字係中性嘅,用得其所就叫支持論點,故意用得唔妥當就係故意掩飾、故意逃避。

當然,身為高官,為咗要捍衛政府嘅管治權威,好多時候遇到批評就一定要作出反駁。張建宗司長一月份反駁西方評級機構嘅批評時,講過呢番說話:

評級機構穆迪調低香港主權評級,指香港的管治能力差過預期,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表示遺憾,認為並不恰當,強調特區政府有管治意志。(二○二○年一月)

評級機構批評港府管治能力差,而司長就強調管治意志冇動搖。咁樣回應睇起上嚟好似冇乜嘢,但細心留意一下,就發現評級機構嘅重點係管治能力,涉及管治效果同管治成績,呢啲都係針對具體行為。

但司長就用管治意志嚟應對,須知道,意志係睇唔見嘅心理狀態,用嚟回應針對具體行為要求嘅管治能力,係毫不相干。最後,我哋唯有猜想,司長好大機會唔能夠提供管治能力嘅實際成績,所以只能夠匿藏喺心理詞𢑥之中。

翻查資料,原來司長好鍾意用「管治意志」呢個詞組。例如:

回應英國金融時報指,香港當局失去正當性的社論,指是見仁見智,強調特區政府有憲制地位和責任,沒有半點動搖管治意志。(二○一九年十一月)

「沒有半點動搖管治意志」,完全冇提供資料究竟係管治成點。

同理,下面涉及管治意志嘅例子,亦都顯示講者冇提供管治嘅能力同成效嘅具體資料,只係訴說佢有管治嘅心:

他強調,特區政府絕對有管治決心和管治意志制止和依法追究所有暴力行為,盡快恢復香港社會秩序;且政府亦已釋出最大善意及誠意。(二○一九年八月)

總結一下,數字同心理詞彙係語言嘅一部分,本身冇好壞之分,但基於人類自身嘅防衛機制,需要時用嚟做掩飾,亦無可厚非。